专访 Blaire 左撇子,为什么她能一直很乐观?她说“这是个选择问题,所有事情都是一体两面的。”

“此刻的你,想跟十年前那个蒙蒙懂懂的自己说什么?又想跟十年后不知道会活成什么样的自己说些什么?”

在这等一班六分钟的捷运都嫌太久的时代下,有个人一天到晚,以十年为单位地问自己这个问题,也带领身边的人思考这个问题。灵魂交错在不同时空中的对话,让她拥有动力活在眼下,不让十年前的自己失望,要让十年后的自己骄傲。

她是部落客,是 Youtuber,也是 Instagram KOL,但在那些头衔之前,她首先是她自己,Blaire 左撇子。

身为左撇子,没有多厉害,但就是特别了一点

Blaire 是她的名,左撇子是和她有关联的特质。频道要取名时,她想,单单 Blaire 嘛,不一定有鉴别度。搭配中文名字嘛,好像又太普通了。不如把左撇子的身份融入进去,就叫 Blaire 左撇子吧。“身为左撇子,这是我从小到大都蛮自豪的事情。因为是少数,所以会觉得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推荐阅读:我是高龄 Youtuber!专访囧星人:“人生的意义,就是追求快乐”

身为异类,就要做个有个性的异类。她从没觉得自己和群体格格不入,反倒乐于享受独特。“我觉得每个人都要去挖掘,自己与生俱来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有可能是特别高,或特别会煮饭。这些特质不一定要很厉害,也不一定要跟外表有关,但只要跟大部分人不一样,你就会觉得自己比较独特。”人群之中,谁都渴望自己能成为特例,如情人眼中的唯一,又如百花丛中的一抹绿。但追求特别的同时,我们偶尔会忘记,其实自己本来就已经是个特例了。

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独特。

独特的人,有独特的名字,也有独一无二的频道。Blaire 的 Youtube 频道多以生活分享为主,包括旅游、恋爱、生活观等。生活面向多元,但不脱核心——正面思考。谈起为什么能活得如此乐观,她说道:

“我觉得正面能量或正面思考就是个‘选择’问题,所有事情都是一体两面的,人的一生就这几十年,你要选择正面多还是负面多?我选择正面,因此也延伸到我作品里的许多概念。”比方她看待失恋,是离开一段不好/不适合的感情,从结果论看来,是个进步,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但大家还是会为此感到难过。

该选择正面或负面,Blaire 认为是个比例分配问题。失恋当下感觉难过,那也许负面比例就高出一些;而一旦时间过去、感觉淡去,正面比例就可以高一点。“我没有觉得,每个当下遇到每件事都要超正面,还是要让自己有段时间去消化情绪和负面能量。但若要说如何维持乐观,我会说这是个比例调配的过程。”

你不需要永远正向,但你知道的,正向永远会是选项之一。(推荐阅读:实用的乐观主义:正能量如何失控,又如何能帮助你?

我的初衷,不是想成为一个有名的人

半公众人物,是要把生活剖开来,把一部分自己摊在镜头面前的,Blaire 尤其如此。观众喜欢看她的生活,看她的真实与坦白,她也从中感受到自己的价值,“很多人说,他会喜欢我,是因为看到我不只是有开心的一面,也看到我如何去度过自己的难关,进而获得力量。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低潮的时候,就连在他们眼中这么快乐的我,也有低潮的时候。因此我会想,既然我可以给他们力量,那何不?”

她享受与观众互相砥砺的过程,也喜欢发挥个人影响力。但与此同时,她心里知道,这和初衷似乎有点不同。“我没有想要变成名人,我会走上这条路的初衷,就是我想要用我可以创造的影响力去影响一个人,而不是成为一个很有名的人。”偏偏名气与影响力是正相关,也是相辅相成的事。于是她开始想,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名气转而带动更多影响力?

“我想要的景象是,当别人看到我是说‘嘿,她不是做那个真心相谈室的 Blaire 吗?’而不是说‘嘿,那不是 Blaire 吗?’我没有想要我这个人多红,我想要我的品牌,我的作品很红,进而去影响更多人。”

不要看见我这个人,看见我做的事。Blaire 正走在更贴近初衷的路上,也让人不免好奇,这么想要影响人的她,觉得谁对她的影响最大?“影响我最多的人⋯⋯应该是我妈妈,但也还有我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甚至,影响我最多的人,应该就是我自己。”(推荐阅读:专访陈绮贞:不要当个平面的标签,要做个立体的人

“我其实以前不是大家看到的,这样乐观的人。20 岁那年,我生了场怪病,来的突然,大家也都很措手不及。病情影响到我的生活,有半年至一年的时间,都找不到病因。医生说可能是心理压力太大,造成身体免疫力失调,也因为这样,我后来就中断学业,静心休养了。”

经过一段时间重整自己,Blaire 再度回到生活常轨,她深深记得妈妈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对这句话的诠释是,我熬过了那段我以为自己熬不过的日子,代表我有个使命要去影响其他人。生病时我们只会放大自己的缺点,忘了自己其实本来有多好。”她想要提醒或告诉其他陷入自我泥沼中的人,其实当你成为自己时,就已经足够好,要记得去看见自己的好。

有压力也有自爱,我才能感觉自己活着

“我这个人一生,就是无时无刻都有压力。我就是个会给自己压力的人,我会很想要达到标准,但我的标准其实一直在变,我永远都觉得可以更好。这个压力已经内化成我觉得自己没有压力不行。”压力成瘾者的日常,一但进入真空状态,生活索然无味。“但我给予自己压力或让自己很累,来源都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所以不会有任何后悔或不甘心。每一步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她是很能跟压力共处的人,甚至是没有压力会感觉不对劲的人。也是在压力过后,很能好好爱回自己的人。“每一个人在这个时间点,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一件特定要去完成的事,那就是你的价值,你的影响力。你可以决定你的影响力是好是坏,爱自己就是第一步。”

有人说爱自己很陈腔滥调,很老生常谈,但事实上,越是我们所没有的东西,才越需要如此用力记忆。女人迷长期倡议爱自己概念,也因应这个概念,与台湾品牌绿藤携手,孕生了 ME TIME 女性私密处沐浴露。谈起 ME TIME 女性私密处沐浴露的独处概念,Blaire 分享:

“我觉得 ME TIME 点出了很多新世代女性会有的问题。让刚出社会想要创业,想要冲刺工作,想要一直把重心放在外部的女性,能够留个时间跟自己对话,共处。尤其是现在人几乎连睡前都在滑手机,都在看别人的人生,你唯一能和自己好好相处的时候,真的只剩下洗澡时间了。”(推荐阅读:将“温和”做到极致的私密处沐浴露!三个爱上 ME TIME 的理由

因为有所追求,所以承受压力,但在压力过大时,也别忘了适时休息,感受生活节奏的弹性变化。

享受生活的方法百百种,Blaire 代表了其中一种能自律、能自爱、也为自己感到骄傲的生活。而这样的生活里不只有好事,她依然有难过,有痛苦,只是她懂得不压抑,不躲藏。拥抱自己每一种情绪,爱自己每一个面向,相信自己,能引领自己走出每一次难关。

编辑后记

谈到生病过往时,Blaire 的音量降至低点,在她的各种影片和专访里,从来都没听过的那种低点。她说,自己很少提起过去生病的事。

“我现在其实也没完全好,如果说‘喔我走过来了、我经历过了’,好像,没那个必要。”

有光的地方,必然有影子存在。我时刻提醒自己,要温柔再温柔地对待每一个灵魂。你永远不知道在看似坚强的外表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也没打算要让人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