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Amazing,成为自由工作者三年时间,她在去年报税时,发现自己过去一年的总收入只有 11 万多。她说,所谓生存、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生活,但能拥有自由。这个自由不只是工作形式上的,更是你能不能于去抵抗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其他人对你的看法?

如果只用最低限度的方式活下来,那会是什么样子?

女人迷站上作者 Amazing 来讯要出书了,《有一种工作,叫生活》,简介上写着,“从离职到成为自由工作者,让她学会的几件事”。原以为要打开的是一本职涯书,但她想说的却是刚刚好相反的事──离开别人拟定的职涯、他们所说的成功,我只在乎,你有没有你最渴望过的生活?

三年前她离开了原本的全职工作,迈入自由工作者生涯。2019 年夏天报税季以后,她在脸书上分享,自己过去一年的总收入只有 11 万多,因而引起许多人的好奇,她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她不疾不徐,一字一句细细地谈,所谓生存,就是可以自由。而这个自由不只是工作形式上的,而是你的内心,能不能于去抵抗其他人对你的看法。你敢不敢于,说这个社会要的成功,其实真的跟自己无关。(专访上篇回顾:专访曾彦菁 Amazing:那年失恋后,我才发现自己在找父亲的替代品

刚出社会时,我们全副武装,觉得自己能改变世界

“我们以前志工 T 恤上就会有一句话是,‘你就是改变世界的力量’。”

Amazing 上份全职工作做的是国际志工,当年 22 岁大学刚毕业,就像大多数的社会新鲜人,她满怀热情地要上战场,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心力。她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总觉得自己很强、很聪明,觉得能去改变很多事,对生命里很多事都充满情绪,并且希望一切按照自己的脚步进行。

什么人际啊、职场,感情,都在最美好的样子。你有一点不服输,也有一点天真,你有很多热情。而这些对世态的想像,也的确帮助你度过了一段还不错的日子。只不过,职场它的确没有那么梦幻。它有许多繁杂的人际相处,有一些莫名的规则和形式,它可能就和你真正想要做的事离得很远。

但就在还来不及思考是什么东西“卡住了”,Amazing 的生命里就又被掷入了一个震撼弹──在 26 岁那年,她失恋了。一直以来稳定的生活突然变得像灾难现场,遍体鳞伤,她想着疼痛来不及,现在的自己该何去何从?

过去那个充满骨气的女孩,如今却面对着人生里的“失败”,一下子手足无措。在这个时候,你突然知道改变世界的无能为力,因为你连自己的幸福都照顾不及,你如何还去关心别人快乐与否?

而面对自己有一点糗的人生,她摸摸鼻子,还是很骄傲地说,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再站起来。

我很想知道,到底要怎么样活才正确,要怎么样去爱才不会受伤

回想起刚失恋的时候,她当时活得特别用力:“我读了很多身心灵的书、用力地在吸收很多知识,家庭图、人类图、花精、精油,只要找到什么线索,我就会拼命地把它拉出来看,看有没有解答。”

“因为我很想知道,我到底要怎么样活才是正确的,要怎么样去爱才不会受伤。”

一场感情的结束,让女孩也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过去的人生哪里出了差错?是不是用弄坏了努力的方法?然而,就在她越用力的同时,她也发现自己也越困惑。她发现,每一个系统都有它一开始很吸引人的地方,但研究到后来,就会发现它也终究有它的局限。

“比如一开始接触到人类图时我很兴奋,觉得好像有人可以来告诉我怎么做,我就不会选错。我是‘投射者’,我的人生策略是‘等待被邀请’,也就是你不能主动地去提供建议,要等待别人看见自己。所以那时候我就开始很ㄍ一ㄥ,每天都在等待,担心主动会招来不好的结果。但我就这样反而矫枉过正,把自己限制在另一个框框里。”

直到后来,她偶然翻到一篇文章写到,“如果人体是一台电脑,西医就是硬体的设备汰换,中医是电路系统,人类图是电脑的使用操作说明,家庭图则是你跟隔壁这台电脑网络的关系。”在那个瞬间,她也突然明白,原来世界上真的没有标准答案这件事:“每个系统都有它对的地方,也有它没办法去包含到的地方。”

于是,她渐渐放弃了追求单一答案的坚持:“因为其实就是没有,没有所谓的解答。”

或者所谓“解答”,不是用来说服人的

聊到这,我停下来问她,后来花了多久时间走出情伤?

“大概两到三年时间吧。”听到这个数字,我玩笑地回应,你这样说我们会吓到读者,觉得失恋真的很可怕。然而,她觉得那就是个事实,这件事就是快不起来。

面对刚受伤的自己,她也曾告诉自己,想要在一个月内康复:“但我后来知道,那个康复还是想要证明给谁看的。你好像还是想跟社会说,我没有受伤、这件事并没有打倒我,我并不脆弱。”只不过,当你只是暂时把什么藏起来,你所感受到的痛苦并没有减少。

“但我回头看也会觉得,就因为我经历过这些,我会比较温柔,也比较可以对别人的痛苦感同深受。”过去你从来看不懂,朋友失个恋,有什么好哭哭啼啼地一整个星期都不出门也不吃饭?但如今你终于明白,那一种痛,真的是会刺进骨子里的。

她说,如果不管如何就是要经过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那你不如用一个比较有力量的角度去面对它吧。并且,所谓的两、三年,你所经历到的感受,还是会随着你的成长而改变。譬如你过去曾经拼命地想找答案,想找到好起来的方法,其实也是因为太害怕这个答案、现在这个脆弱的自己,不符合别人的期待。

于是,当你只是踏上找寻属于自己答案的路,要走多久,走得多远,你不必再为了说服谁;你是你,就是这个受伤的你,终于在一个没有他的世界里,可以安心地好好地疗伤。

我们希望人生是一张拼图,找到那块拼上去就能一劳永逸

而同样的道理,也套用在职场选择上:“我以前会很希望,人类图就告诉我我到底适合什么职业,这样我就不用跌跌撞撞,到处去探索搜寻。那背后的心态是,我们都很希望人生可能是一块拼图,找到那块拼上去你就会一劳永逸。”

找到你命中注定的职业,你这辈子就可以放松,躺在家里,再也没有痛苦。“但我觉得它其实是不太可能的。我们应该去看到的是,我们是不是有这样子不符合实际的期待。”她说,可能就是没有所谓的天堂吧。

“就算我现在大概有 80% 的时间,都是很开心的,但我还是有时候会感觉到写作上的压力,或者没有收入的时候还是会焦虑。”对 Amazing 来说,并不是跨过了哪条线,找到什么答案后,人生就再也没有烦恼:“人生的痛苦会一直永远在旁边。”

没有一劳永逸的事,但你不要着急,这件事并不悲惨:“你选择一个相较之下更心甘情愿的选项,虽然偶尔还是会冒出那些小小的痛苦,但没关系,它就是很真实的,生命的一部分。”

放下追求单一解答的渴望,放下对生命不切实际的期待,你的诚恳,会带给你真正踏实的快乐。因为此时,你已经更认同自己,也更认同你所选择的生活。她说,那就是属于你的答案。(专访下篇:如何知道离职不会让我后悔?专访曾彦菁 Amazing:我想的不是要做什么工作,而是想过什么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