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识到父母对自己的影响后,Amazing 决定直接对母亲坦承。而她说,这其实不是和解,也不是要对方跟你道歉。你只是告知他,我理解妳有妳的困难,但我也有我难受的地方。然后,我要拿回我的人生决定权了,我要开始为自己成长。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长满了虱子”我的父亲就是那些虱子

在那段和父亲分居的童年时期,母亲也交代孩子们,别在外面说自己的是单亲家庭:“对小孩来说,我们不会知道要隐藏,会觉得这就是事实啊!反而是当时被妈妈一提醒,才会反过来想说,我们的事是不能让大家知道的吗?”好像有个什么残缺,隐隐约约,烙印在自己身上,要好好地被藏起来。

“后来高中时,我写了一篇作文叫做‘跳蚤’。在我四、五岁的时候,我身上有一只跳蚤,我父亲就抓着它,拿到浴室去冲水,他说这样跳蚤就会死掉。我印象中,这是父亲最早教我的一件事,就是怎么杀死一只跳蚤。”

“所以,我就写了这篇文章,我想说的事情是,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很华美的袍子,但是上面长满了虱子’,而我父亲的存在就是那只虱子。可能在你很完整个生命中,总是会有的那个缺憾。”她说,父亲之于我,可能就是我目前最大的,一生下来就要去处理的那个课题吧。回顾专访上篇:专访曾彦菁 Amazing:那年失恋后,我才发现自己在找父亲的替代品

我对妈妈说,你们的婚姻让我受伤了,现在可以抱我一下吗

开始与家的修复之路,Amazing 先是意识到,自己会在感情上寻找一个父亲的替代品;而那场失恋,唤起她再次被抛弃的伤痛。她于是决定回头告诉母亲这件事:“我就跟她说,你们的婚姻对我的感情,甚至我整个人生影响都很大。我讲的时候突然就开始掉泪,我说我以前其实有很多受伤的时候,只是都没有表现出来。”

“以前他们只要在一起就会吵架,我会看到我妈变成不是平常那个冷静的母亲;她会变成一个很张狂的,连我都不敢靠近的人。那时候我就会被她吓到。”

童年时期的惊吓,留在女孩心里,成为一道阴影。但她不敢埋怨,也觉得自己应该顺从她:“因为我会觉得,妈妈都这么辛苦了,她经历那么多,嫁了一个负债的老公,还不是都挺过来了;我也会怕她觉得我怎么是一个这么脆弱的小孩,都已经被好好保护的长大了,现在到底在难过什么?”

也是在这一刻她突然知道,找再多身心灵疗法,拼命想找寻一个答案,可能也不如直接和母亲“摊牌”。她感觉到自己像是在挑战一个“大魔王”,并且发现原来自己心里最害怕的其实不是父亲,而是母亲。

她对母亲说,我理解妳有妳的困难,但我也有我难受的地方。从一次坦承开始,她感觉到自己的家好像又重新可以被依靠、感觉自己可以不用再藉由谈恋爱去逃离那个她不喜欢的地方,或是去找一个可以替代、可以保护自己的人:“而是我回过头看到问题的源头了;可能不一定是要去解决什么吧,但至少可以重新站在一起,看看我们到底可以怎么样更好。”

你不用和父母和解,你可以继续恨他们,但不要继续恨你自己

我问 Amazing,说这些话,会不会很需要勇气?可能不是所有人都能承担得起,或愿意对父母如此坦承?“但如果你今天会觉得需要勇气,那是因为你还抱持着一个期待是,你告知他们后,他们会改变、会认错,会开始对你好。”

“这样变成你的决定权又在父母身上;他们可以决定要不要听下去,或者他不认错,那你可能就会更受伤。”她说,当初她选择对母亲开口,出发点不是要抱怨,而是告知:“你可以去想,你今天是要拿着一本教科书指证他们‘你不是一个好父母’吗?还是只是因为,我看见了这件事对我的影响,我回到我自己身上,我再去看更多,然后我可以如何在日后的生命中去做出调整?”

她指出盲点,说去做这件事,到头来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可以不要再受更多的伤害。

她说,如果你恨,你可以继续恨,你甚至可以一辈子都不要跟他们联络也没有关系。但你不要去隐藏这件事。试着去拆解它,理解过去的家、你的恨,影响到你现在生活的哪些部分?然后,你会慢慢找到让自己再次强壮的力量。

再谈一场恋爱,练习爱回自己

现在的 Amazing,已经进入比较稳定的心灵状态。访谈来到尾声,说了好长的故事,我想到方才抵达咖啡厅时,她从一台车上走下,是她现在交往的伴侣。于是好奇忍不住问,经历了这么多心灵旅程,现在谈的这段感情,有什么不同了吗?

她说,其实初期的时候,也还是有一些杂讯。

“我们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我会很想把自己在上一段感情犯的错误改正过来,就是想要当一个很贴心的、不会生气的人。譬如他有些让我不高兴的地方,我不会直接表达,而是选择隐忍下来。或是可能在下车要回家时,就会把车上的垃圾带下去,还特别跟他说,想要让他觉得我是一个很贴心的女友。”

“或者他有时候工作比较晚回家,我就会开始焦虑,想着这个人到底要不要回来、他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是不是现在又碰到其他更喜欢的女生?”一个瞬间,内心突然出现很多的自我怀疑。

而同时间,她意识到这其实就如同小时候总是在等待父亲回家的心情。

但当你可以看清这件事,你就能够开启一个比较健康的沟通:“我就可以告诉他,以后如果真的太忙,你还是传个讯息跟我讲一下,我就会心安了。这个过程就是,我看清楚焦虑的根源后,我没有把责任又塞到对方身上,想说你就是一个跟我爸一样的烂人。”

Amazing 同时也提到,其实伴侣也不必特别多做什么,只要很基本的理解跟支持,就是很大很大的力量了。但前提是,你敢于去让他理解、可以对他坦承你的状态:“像我们刚交往时,我聊到上一段恋情,聊到家庭,我就会哭。一开始我男友是很慌张的,那我就会直接跟他说,我现在很伤心,你要来抱我。”

“以前我会期待其他伴侣要自动知道现在该怎么做,但现在我知道,你就直接讲出你的需求,这并不丢脸。”于是,成熟的爱,就从不再期待对方无条件理解自己,更是你愿意表达自己开始。

从家到恋爱,再从恋爱回到自己,或许所有暂时卡住你的生命场景,背后都有一个你必须要去解决的课题。Amazing 后来告诉我,有天她母亲又聊起父亲,她对她说,其实有些人也不是真的是坏人,而是他就是真的没有能力去扛下这些责任、去处理这些问题。

说的短短几句,却是用一生努力换来的理解。而我们最终明白,你的这些付出,将尖锐的慢慢磨成柔软,不是为了要原谅谁,而是能够放过内心的纠结。不是他不好,也不是你爱错人,而是从现在开始,我们能不能接住自己曾经受过伤的生命,如果有恨,也终于可以不再错怪自己。继续阅读:如何知道离职不会让我后悔?专访曾彦菁 Amazing:我想的不是要做什么工作,而是想过什么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