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日本政府在 2017 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 60 岁以上罪犯占全国监狱人口数的 2 成,并且因为孤独、无法社会化等原因,即使他们出狱后,有 25% 会在两年内再次入狱。根据统计,监狱光是收容多一个人,包括人事费用、餐费等,就要至少多支出 300 万日币(约台币 80 万左右),让高龄犯罪问题成为日本政府眼中的烫手山芋。

文|陈淑芬

20 多名白发老人缓慢地运动筋骨,当中有一名神情憔悴的 92 岁老人,坐在轮椅上闭目晒太阳,旁边还跟着一名看护。这看似是养老院的日常生活,但事实上,这里却是日本德岛县某座监狱放风时的情景!随着日本人口高龄化,监狱也加入了高龄化的行列。


图片|来源

贫困孤独 监狱成为最好归宿

根据日本政府在 2017 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 60 岁以上罪犯占全国监狱人口数的 2 成,比 10 年前多了 4 倍之多,其中许多老人都是入狱 6 至 7 次的累犯。即使他们出狱后,有 25% 会在两年内再次入狱。根据统计,监狱光是收容多一个人,包括人事费用、餐费等,就要至少多支出 300 万日币(约台币 80 万左右),让高龄犯罪问题成为日本政府眼中的烫手山芋。

虽然狱方试图在保障囚犯人权的同时,生活并不无法过得太舒服,像是禁止聊天、夏天没有空调,一周只能洗澡三次(冬天两次)等等。

但即便如此,曾有不具名的老人犯接受采访,他表示出狱后曾发誓不再回来了,但却发现经济的困顿、生活的孤立感,让他走投无路,只好想办法藉由偷窃重回监狱:

“在这里至少有吃有住、还有同伴,也有人照护你,住在监狱里反而比较好。”


图片|来源

日本新舄县青陵大研究所的碓井真史教授,对于这样的社会问题作了分析。他表示:“人一旦处于孤立的状态很容易有攻击倾向,尤其是孤独的老人,其中男性比女性更严重,也让他们变成‘暴走老人’。”

完整照护 医疗监狱应运而生 

这样日趋严重的问题,日本政府也开始着手解决。一方面因应目前监狱的老年人口,在德岛、或是旭川、神户等地的监狱,针对这些高龄受刑人设置“高龄者工厂”与“养护工厂”,让他们不用做规定的监狱劳动,只要做像是摺纸等简单的活。(推荐阅读:监狱里吞电池的男人:这世界其实并不冷漠,是我们决定了它的冷漠

有高血压、糖尿病、白内障等疾病的囚犯,也提供特别的食物与照护。

此外,日本最新的方针则是将监狱结合医疗、福祉设施,提供这些受刑人更完整的照顾。在东京昭岛市刚于今年1月刚营运的“东日本成人矫正医疗中心”,就是日本最大的医疗监狱。里面除了有 400 个病床、17 位医生,并设有内科、外科、精神科、耳鼻喉科、脑神经外科、妇产科等科别,并有最新的配备,光是人工透析室一次可以容纳 16 位病人,光是看医疗设备绝对无法跟监狱做联想。


图片来源|日本法务省 

今年刚成立的“东日本成人矫正医疗中心”,是日本最大的医疗监狱。


东日本成人矫正医疗中心的人工透析室。图片来源|日本法务省。

降低老人犯罪 台湾可做为借镜 

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也为高龄者与身障者提供各种生活支援。首先提供这些高龄受刑人重返社会的支援指导教育,像是如何利用社会福利制度、有计画性地使用年金等。此外,日本各地都有“地区生活支援中心”,藉由与这样的组织联系,为这些高龄者更生人寻找可以居住的公营住宅或老人照护中心。

这一系列“再犯防止推进计画”是否能降低老人犯罪率来达到效果,目前还不得而知。(推荐阅读:强迫与汉人结亲、每家装设监视器:新疆,一座没有围墙的监狱

对照台湾,人口也不断在老化中,根据内政部于 2017 年的统计,台湾 60 至 69 岁犯罪人口在这 10 年来不断增加。老人与现代社会的孤离、少子化的亲子疏离、对科技产品的陌生等,都有可能让老人由孤独、不安转为暴躁,并透过犯罪,让外界注意到自己。

在台湾也面临老年贫穷化社会隐忧的当下,日本的部分做法,或许可以让台湾参考做为借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