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理学带你看《库洛魔法使》!

“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钥匙啊,在我面前显示你真正的力量!与你定下契约的小樱命令你,封印解除!”这句日本动画《库洛魔法使》的经典台词,绝对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然而,曾经坐在电视前的小孩已变成大人,少年亦成为父母,今天也许觉得动画只是小朋友的玩意,却未曾发现当中蕴含着各种生命哲理。所以,今天我要从小樱的家人(哥哥木之本桃矢、爸爸木之本藤隆、守护者小可-可鲁贝洛斯)着手,重新思考《库洛魔法使》(下简称《库》)的家庭心理学。

“要守护重要的人,就要学会守护自己!”桃矢的爱妹哲理

人们常常说,“为了(某人),要我作出牺牲也愿意”,这断言当然渲染力十足,但是在关系上,也许是刚好反过来。

在《库》第 65 集中,为了不让雪兔(假面目,实为守护者,月)因魔力不足而消失,桃矢决定把自己的魔力全部转给阿月,但这样做的话,他自己便无法再感知小樱周遭的危险,所以他要求月得好好保护小樱。当冷酷的月回应:“我没有必要答应你,我变成这个身份,便会保护主人。”桃矢生气地说:“就算你变身了又怎样?!你消失的话,雪兔也会消失,你要守护小樱,就要守护自己的身体!”月愣住,却明白了这个道理。


图片|《库洛魔法使》剧照

桃矢知道小樱最喜欢的人是雪兔(当然他自己也是),因此,他(以牺牲魔力的方式)更要守护月,教懂月“要守护重要的人,就要先学会守护自己”这个悖论般的道理,才能守护他最爱的妹妹。推荐阅读:【迟来的守护者】爱,永远不会错过

在临床上,如果孩子知道因为自己太调皮,让照顾者(父母)累坏,或父母因照顾自己而深深挫败与失望,那事实上,只会让小孩感到无比愧疚,并会因为害怕自己的坏而压抑起来。因此,一个生气勃勃(aliveness)、不会因为照顾小孩而“坏掉”的、能够持续地“做他自己”(going on being himself/herself)的照顾者,才是小孩真正需要的 [1]。这让我想起有一次摔车后,我简单包扎后不愿请假,却继续赶到机构给个案谘商,事后,某位资深的前辈温柔地提醒了我:“你很努力,个案也很感动,可是,个案其实也不会希望看到‘挂掉的妈妈’呢~”

“因为知道你会伤心,所以才决定不告诉你!”小可的好朋友哲理

面对残酷的事实,不论是从坊间的心灵导师还是直面真理的哲学家,也许都只会鼓吹勇敢面对!这在理智上都没有错,然而,心理治疗工作者会进一步考虑到当事人的身心状态,在适当时的时机才道出真相,或思考该以怎样的方式道出,以及道出后能如何去面对等等。

许多重大事件,小可其实都清楚得很,却不曾把“将库洛牌改变成小樱牌时,小樱因魔力不足,无法支撑雪兔(月)继续存在”一事提前告诉小樱。小可的选择,其实是建立在它对小樱身心状态的谨慎考虑,以及对揭示真相之际,相信那时候的小樱已经能够应对的判断上!

同样在《库》的第 65集,当小樱问为何不提前告知她雪兔可能会消失一事时,小可说:“因为我不想看到妳像现在一样伤心。要是我一早说了,你就会很伤心,责怪自己的魔力不足,妳可能为了处理问题而勉强自己,所以我和雪兔决定甚么都不告诉妳。”而当小樱开始自责,总是要依靠小可的保护时,小可又说:“这不是叫保护!妳也说过,不是要做甚么主人,而是希望当好朋友,所以我们时时处处为你着想,也是很正常的!”


图片|《库洛魔法使》剧照

在小孩健康的成长过程中,除了够好的父母之外,其实也需要一位交心互助的朋友。在临床上,这位够好的朋友提供的成长力量,有时候足够弥补父母缺失的遗憾──小樱的母亲(天宫抚子)在她三岁时便离世──换言之,这位恒常在场(constant presence)的朋友,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替代的童年照顾者[1]。因此,除了二人间的友谊外,我们也会发现平时傻气十足的小可,在某些关键时刻会变得十分成熟,如同小樱的长辈般给予最窝心的教导与照顾。

“我知道那是我无法解决的事⋯⋯(但我信任你)”藤隆的涵容哲理

想到我们对父母的记忆,他们常常不是管太多,就是该管不管;相对的,当父母的在教养上,也常常进退失据,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管。其实这现象可能在于对自身焦虑的涵容,了解自身的角色与责任,以及对小孩子自由发展的信任。推荐阅读:《小王子》心理学:守护你心中最纯真的梦想

观众对小樱爸爸藤隆的印象,一般都是个温柔的男士,他每天早上更换饭厅那张已故妻子的照片,并在繁忙的工作外,给家人煮好早餐。但终究他的角色不太重要,因为他不会魔法,亦不像桃矢般有灵异体质。然而,到了 2018 年最新的《库洛魔法使:透明牌篇》第 21 集,爸爸藤隆不经意地揭露说,他不只知道抚子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理解桃矢能看见没有形体的东西,也大概察觉到小樱从国小四年级(成为魔法少女)开始发生了很多事,有着许多辛苦的经历。

藤隆为何一直保持沉默?他说:“我是无法感知或听到的人⋯⋯所以我也无法理解小樱⋯⋯因为我知道那是我无法解决的事”,他虽然没有任何特殊能力,但他深信小樱是可以成功帮助自己与他人,并一一解决困难的!而且,他也知道在他力有不逮之处,桃矢是有能力帮忙小樱的。藤隆显然判断正确,因为自知无力时,却在无力处的四周继续尽己所能地帮忙所爱的人,就是桃矢──在《库》第 61 集中识破由“镜”牌冒充的小樱时,他明白现在只能够让小樱独力去解决危险,而自己“假装不知道”便是最大的帮忙,并感谢“镜”一再协助小樱。

往往在一段日子的经历后,我们把心中的想法告知父母,而他们居然说出:“我是你爸妈,怎可能不知道呢!”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或者是说,在孩子生长的路上,本来有很多事情父母就不要盲目点破──难道当孩子纠结于钢琴曲子没弹好,父母就马上给建议/换老师/热心陪练/泼冷水?不论父母会不会弹琴,这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看着孩子慢慢探索,找到自己的答案。又比如在发现孩子已经长大,开始会自慰时,难道家长要装起一副开明的样子:“来!孩子,我现在来跟你谈谈自慰的问题。”不!这对孩子来说只会造成过度入侵的不安。

藤隆知道甚么是他所不能为孩子解决的,因此他做的是安顿、涵容、管理自身的焦虑,并了解自身的角色与责任──做好每天的早餐,在小樱需要依赖时给予最强的后盾──以及信任孩子的自由发展。意即,父母如果真实地了解孩子的特质,看见他们的优势,他便能够“信任他自己”该对小孩的事介入多少、在甚么情况下才介入、以怎么的方式介入。

“绝对没问题的!”小樱的无敌咒语家庭力

孩子自由地成长与发展是十分重要的,它会带出人们心中最美好的东西 [2]。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困境与挑战,从收集库洛牌→小樱牌→透明牌,小樱就像一位艺术家,一再突破旧形式与创造新的作品。我们看见她的努力与自信,记得她总是跟自己说“绝对没问题的!”。

然而,小樱的自信不是源自只会叫人“相信自己”的心灵鸡汤,而是一种能够控制与克服内心的不安,并充份信任自己和他人的实在力量。小樱的自信是从上述家人的支持性环境中萌生的,这家庭的好条件,酝酿了能自我控制的安全感。在此基础上,也就是被保护、被相信、于自由的发展下,她能够(所谓的主角光环)真实地信任自己与他人,并以创造力的方式面对生命的困境 [3]。

《库洛魔法使》的家庭,体现了精神分析师 Winnicott 眼中家庭为人们的成长所作出的两个重要贡献 [2][3]:

  1. 持续地为孩子保持高度依赖的机会,并在此基础之上
  2. 为孩子提供脱离家庭,以走向外界发展的机会,于朝向独立的路上创造属于自己的认同与价值。

如果幸运,我们也能够像小樱一样说出那句“绝对没问题的!”。而若内心的安全感和自信还不足够,在试着找心理师谘商之前,我认为好好地把《库》重新“封印解除”一遍,也是一件很疗愈的事。

后记:我知道《库》的小说与动画在内容上有所出入,但这篇文章只根据动画剧情来写,因此,我作为非专业的樱粉,只能请求严谨的樱粉手下留情。另外,编辑部说如果反应不错,就会继续这个单元,而我则是希望下次能够书写《库》里头多元又丰富的爱情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