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实现女友开店的梦想向银行贷款,然而这一步竟然使他落入他人的掌控,困在贫穷的陷阱里无法逃脱。

《镜子森林》第二季延续了第一季的报社记者故事和叙事节奏,但由八年级的新锐导演吴宗睿执导,为第二季带来了不太一样的风貌,最大的亮点绝对是塑造出了年轻世代的男女主角大巴(夏腾宏饰)和小未(郑宜农饰),而且完全抓住了这个厌世世代或青年贫穷的核心本质,这让大巴和小未的个人困境在新闻线之外更凭添了许多生活感与写实性,相信会让年轻观众更有共鸣。

在第二季的《镜子森林》里,每个角色的欲望目标和动机都更加明确,而全季的灵魂人物男主角大巴更是牵动每一条线的关键,起初他想做的事和动机其实都完全可以理解,只是他随着欲望一步步深陷入复杂的权力漩涡,而他的年轻、一无所有和毫无选择,都在在反映了这个青年贫穷世代内心最深刻的痛。

以贫富差距与阶级议题创下同时拿下金棕榈和奥斯卡这等罕见风光纪录的《寄生上流》,正说明着这个世界正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富者愈富“大到不能倒”,相对的贫穷或平凡人则是被结构剥削到“根本不可能力争上游”。推荐阅读:没有恶意,但有人性!《寄生上流》电影金句:“有钱的话,我也会很善良”


图片|民视 提供

剧中的大巴和小未其实都是认真工作也有能力的人,但大巴只能在低薪的状况下勉力维持温饱,在台湾调薪不易、媒体营收不断下滑的状态下,大巴正在做他想做的工作,也是有才华的摄影师,但观众和他都完全可以理解,在可见的未来里他绝对无法突然多赚很多钱,让他有余裕去支持女友小未的梦想。

小未也有着明确的生活目标与喜好,但认真工作的她完全无法支应被炒到恨天高的租金,想维持自己的小本生意如登天般困难。

在没有任何资源的情况下,大巴为了突破困境,选择向银行贷款,他在赌这一把的时候,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正走入社会的陷阱,从此成为掌握优渥资源的金权手中的棋子。他以为他的作为能够让他掌握人生,殊不知他的作为反过来让他的人生进一步落入别人的掌控——这正是青年贫穷的真相与悲哀,当你试图做些什么,却因为结构的不可逆,不管什么样的尝试,都可能反过来让你再次发现结构的不可动摇跟你只能在其中扮演多么卑微无力的角色—这才是为什么我们的青年世代以“厌世”和“小确幸”过活,因为所有的挣扎最终都只会让自己陷入更糟糕更绝望的状态里。延伸阅读:月光族、肥猫族、少债族!在财务象限里,你属于哪一族?


图片|民视 提供

剧中的大巴为了想要守护女友小未的梦想,想要贷款资金让她能够开店——说真的,这点动机相信大家都可以理解,而且真的不是什么太夸张或不切实际的想法,但讽刺的就是在现行的各种制度建制底下,这么一点小小的希望,都会变成只能用最丑恶的方式去实现。银行得知大巴的记者身分后,刻意超贷给他后再逼他以记者所能取得的通道去当白手套,而大巴甚至在成为白手套的当下仍不自知。

不自觉卷入丑恶算计中的大巴,犯下错误后几乎只能一路往下沉沦,把柄愈来愈多,但他都已经一无所有了,这种时候他选择自私,错了吗?谁又在这条险恶的路上能够拉他一把呢?随着第二季即将进入尾声,大巴最终到底会走向何方,不仅是大巴自己的选择,也让我们看到这个社会如何让青年有强烈的相对剥夺感,大巴的遭遇值得我们思考,该怎么直面这个阶级难以翻身的社会,并提出可能的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