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发时,第一线的医疗人员的辛劳都是难以估计的。身在风暴中依然能平安的我们,都该向他们表示敬意。

文|Iris

《真确:扭转十大直觉偏误,发现事情比你想的美好》的作者 Hans Rosling 在罹癌逝世前最后写下他的人生随笔——《我如何真确的理解世界》。

Bills Gates 将 Hans Rosling 的《真确:扭转十大直觉偏误,发现事情比你想的美好》赠送给全美的大学毕业生。是什么样的人写的书让 Bill Gates 如此赞叹?从他的自传中,学习面对疫情的从容。

“同理心。”是我对这本书的总结。

Hans Rosling 曾作为无国界医生,远赴非洲担任急诊室医生,他曾对抗当地不知名疾病、伊波拉病毒等。在 Coronavirus 肆虐的这段时间,他的自传中纪录的故事,显得特别呼应时事。

然而在数十年后的今日,无论是已开发国家或未开发国家,对于未知的疾病,人心拥有的反应,依旧相同。推荐阅读:不该被遗忘的 SARS 历史:那一年,37 个国家,累积八千多个病例


图片|来源

挺身而出的非洲母亲

1980 年代 Hans Rosling 在纳卡亚时期,有段时间村落接连有人忽然双腿瘫痪,且疫情已越来越快速的方式散播开来。面对这未知的疫情,当地的居民称此为“绑腿病”。

Hans Rosling 的团队肩负着研究疾病的重任,除了居家访查、问券等,团队更计画用更科学的方式调查——抽血。

面对抽血,在当时当地居民的传统价值里,抽血是种不敬,且一个穿着白袍,欧洲脸孔的外国人要在你的身上带走东西,居民的防卫心筑起了高墙。

当时 Hans Roling 与一群团队前进一个村落,设置了医疗站进行准备,几名高壮男子挥着大刀逼近,冲突即将爆发,村民认定这是一群“来偷血的人”。一个非洲女子站出来,高舞双手向村民说“以前我们的孩子像苍蝇一样,死于麻疹,后来穿着白袍的人出现了,对孩子们打针,从此就再也没有孩子死了。”接着女子走向 Hans Roling,挽起袖子说“替我抽血。”

这场,女子将恐惧与攻击,转化成思考好处与理解。

虽此疾病最后研究确认并非传染性疾病,起因为食用因干旱而使种植期不够,导致居民常食用的树薯中含藏毒素。但面对未知的疾病,一个非洲母亲教我们,惊慌解决不了问题。


图片|来源

向一线防疫人员致敬

2013 年左右,伊波拉再一次大举侵袭非洲,Hans Rosling 前往非洲加入了防疫团队,持续用他擅长的数据分析管理疫情。在那几个月间,大大小小的防疫工作不断进行,

米雅塔.班雅,伊波拉追踪防治部门的副主任,同时也是卫生部的财务总监,负责预算与财务资源的调管。伊波拉肆虐了数个月,而在疫情最忙碌,米雅塔忙得焦头烂额向各国协调资源时,她接到一通来自表妹的电话,米雅塔的婶婶出现了伊波拉的症状,家人带他前往邻近伊波拉诊所,却因人潮过多而医院无法再收病患,因此表妹向米雅塔求救。

Hans Rosling 听到了这个故事,对米雅塔说:“最后你向国家效忠了对吧。”米雅塔回:“对,她死于伊波拉。”

我们无法切身了解一线人员的忙碌,但我想,很多的抉择,肯定都很难。

同理心

生老病死,我们可以为其努力,但有时我们并不能完全掌控。

Hans Rosling 到纳卡拉的初期,曾有个临盆妇女被送至医疗站,病人送来时已显得过晚,因此医疗团队并未救活这对母亲与孩子。但病人亲属依旧给予 Hans Rosling 大大的感谢,只因在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的非洲聚落,Hans Rosling 坚持协助将遗体送回病患原有的村落。

他努力过了,我们知道。Hans Rosling 因同理心而受未开发国家的居民深深尊重。无论疫情发展如何,身处美丽台湾,受过许多教育的我们,也深知许多一线人员奋斗把关着。推荐阅读:写在尼泊尔强灾之后:谢谢你们教会我如何毫无保留的去爱

Hans Rosling 的自传,《我如何真确的理解世界》在此时,为面对未知的我们,带来一些从容。

致,永远都在对抗未知的我们、医护人员们。以及努力学习经验为我们带来成长的科技人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