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印尼女生,只能一直待在家里煮饭,但 Mila 证明了,女生可以赚钱给自己用,还能在海外打造自己的一片天。

文|林思皓


图片|One-Forty 提供、摄影|Kenny Mori

“我叫 Mila,我是爪哇人,我目前快 39 岁,1999 年来台湾,然后 2002 年回去结婚。结婚完毕,我老公到黎巴嫩当兵五年,所以我 2005 年再来台湾。从 1999 年到现在,我都在化妆品公司上班。”

我们女生也可以自己赚钱自己用,帮助自己的家人

“我妈妈是做衣服的,奶奶很会帮人家结婚还有化妆,所以我们跟 fashion 很有关。”小时候在大人旁边看着,Mila 羡慕那些女生总是能画得漂漂亮亮的,便偷偷趁大人不注意时,拿起口红在脸上乱涂,“那时候只知道粉底跟口红,其他都不知道怎么用。你知道彩虹笔吗?我把它拿来画眉毛哈哈。”

渐渐地,Mila 愈画愈上手,十五岁时已经可以帮其他人化完全妆,“你问我化妆品从哪来喔?就用妈妈的哈哈,有时候他就说:‘好啦!要什么我帮你们买。’”

“因为我从小就很会跳舞啊、唱歌啊、走秀啊,国小一年级发现的。”除了化妆外,Mila 从小便崭露了表演天分,“因为我们毕业的时候每个年级都要表演,老师帮我们化妆、换衣服,教我们唱歌、讲笑话、读诗,从一年级就开始练习,所以我才每次毕业都去表演。”


图片|One-Forty 提供

也是因为这样,让他来台湾后继续表演,“我在 2008 年参加 GFTV (印尼网路电视台)在台湾办的走秀活动当 Miss GFTV 拿第一名,又在 2011 年台北市长在板桥办的唱歌比赛拿到第二名,后来就越来越多人认识我,也是在那些比赛和活动后认识很多会唱歌走秀其他才艺的人。”

“我以前当护士,因为大学念护理系,可是我不喜欢,感觉很烦啊,薪水很低,大概一个月才 1000 多台币。”因此,他有了出国工作的念头,但却遭遇父母的反对,“我跟我爸爸讲,我要去外面工作,爸爸说不可以,妈妈说你为什么不结婚吧拉吧拉,我说我不想,我先工作回来再说。”于是,Mila 还是先来了台湾工作。(推荐阅读:《虽然苦,还是想活成令人羡慕的样子》结不结婚跟喝不喝酒一样,是彻底的个人选择

工作一段时间后,Mila 还是回印尼与之前在医院认识的男朋友结婚,“他是陆军,常被总部分配来分配去,像是刚从黎巴嫩回来泗水没多久,又去 papua (巴布亚省)三年,然后回家两年后又去加里曼丹待四年,之后又去雅加达。”

Mila 不想让老公单独负担家计,“在这里可以学很多东西,老板也给我很多自由。所以我跟爸爸妈妈说我不要回去,他们说不行。我觉得女生只能在家给男生负责养家是不对的,我们女生也可以自己赚钱自己用,帮助自己的家人。而且我老公很辛苦很少回家,我也舍不得。”


图片|One-Forty 提供

我们很努力让他们看到移工不是只坐在这里而已,我们也有很多活动

在台湾工作的期间,Mila 看到许多朋友工作很辛苦,便想要举办一些活动让他们快乐一点,“以前很少放假,如果过年或是印尼国庆日,我们会写信给他们的老板,要不要给他们出来玩,IPIT(印尼在台劳工联盟) 会跟驻台印办讲,可是都没有成功。我们办很多活动,可是很少人来看,我们就放公告啊传单啊什么都发,就是没有人要来看。”

但 Mila 并不灰心,仍旧继续做下去。从 2006 年开始跟 IPIT 合作举办活动,甚至邀请印尼明星来台表演,如果台北不能办,就移到板桥、桃园等地,一心希望能让在台湾的印尼朋友们,有一个“开心”的地方。

去年 4 月份,Mila 第一次独自一人举办 Kartini 选美活动。Kartini 是印尼第一位争取女性教育权的“英雌”,为了纪念他的勇敢,印尼政府将他的生日订为“Kartini 日”。这对 Mila 而言也有特殊的意义。“Kartini 是最勇敢的女生,所以那天女生可以出去赚钱不用一直待在家煮饭。那次也是我第一次,自己想、自己找朋友当工作人员、还有自己找模特儿。”

今年 3 月,Mila 更是在 101 旁边办了为期四天的 Indonesia Week,“我觉得我办的活动每个都很成功。今年三月的 Indonesia week,印尼政府的人也有来,很开心他们可以看到在台湾的外劳那么认真、还有能力一起举办活动;然后我们也可以给台湾人看我们印尼有多美、有多好,不是你们想像得那么穷。这次在印尼的仲介公司也帮了很多忙,有 100 多间赞助,让印尼文化被更多人看见很感动。”(同场加映:印尼移工故事:赚钱不只为家人,也为了让我有更好的生活


图片|One-Forty 提供

我打算在回去之前努力让印尼的名字在台湾红一点

“我在台湾最开心的是帮助别人,很开心他们现在可以做到以前没办法做到的事。我在台湾最骄傲的是觉得自己蛮厉害的,很累也不会喊累,还可以做到别人不一定会做得到的事,像是我教别人可以不收钱、办活动我可以自己一个人拿很多东西、也会帮别人上化妆课。”

“我觉得成功的定义是可以办活动让其他人很开心,让印尼政府赞助我们。我开心、其他人开心,这样就是成功了。”即将于明年回印尼的 Mila ,现在努力在台湾培养很多“接班人”,“我打算在回去之前努力让印尼的名字在台湾红一点,继续办活动,让我们的朋友在这里不要随便玩、乱七八糟。”

“如果要用一句话讲自己,我会说我是 Mila,不管我做多少事,我就是 Mila。因为我不想一直讲,怕别人觉得很骄傲。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人家看就好,不需要我自己讲给他们听,这样而已。”

支持 One-Forty 说故事

你也是喜欢听故事的人吗?

One-Forty 相信每一个故事都值得被聆听,希望透过访谈过程中的言谈,真实呈现受访者的感受、温度与价值观。让这些跨地移动、为了追求生活目标与理想的人们的故事被听见与看见,也藉由这些彩色的故事,拼凑出更完整的世界。如果你也相信故事的力量,就一起加入我们吧!透过小额捐款,你可以帮助我们让更多的人用这些真实而有温度的故事,来认识这个世界的各种样貌,点这边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