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上有一个人,一个眼神就能交流,彷佛有心电感应一般,和你的灵魂完全重叠,你会爱上这样的人吗?

文|杨建东

世上最孤独的人

他,大概是我见过最孤独的人。

他的孤独是从内心最深处散发出来的,这种孤独感,不是物理概念上的孤独,也不是物质生活或社交概念上的孤独。

他是被他母亲陪到我的门诊室来的,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他那张阴郁的脸庞,失魂落魄,又有些颓废,就好像是丢了重要的金融卡而变得魂不守舍。

我:“他怎么了?”

病人母亲:“事情是这样的,医生。我觉得我儿子最近不太正常,常常一整天都不吃饭,然后人也变得不开朗了,以前他这个人是很外向的,但是最近突然就像是中了邪一样,变得郁郁寡欢。你也看到了吧?他现在这副样子⋯⋯。”

我:“是啊⋯⋯那你问他了吗?到底是碰到了什么事?”

她:“我问了,仔仔细细地问过了。其实,他这个情况,是因为相思病。”(推荐阅读:【单身日记】爱,是二十一世纪的瘟疫

我马上明白了:“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病人母亲:“是啊,而且,他说他失恋了。”

我:“失恋了?哈哈,年轻人嘛,没有谈恋爱的经验,遇到点挫折,也是很正常的。这不算什么问题,开导开导就好了。”

病人母亲:“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如果真的只是失恋分手什么的,我也不会带他来这里了。”

我:“那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病人母亲:“我一直在想办法打听他喜欢的那个女孩,但是我发现,根本没有那个人。”

我:“没有那个人?是不是人家也不好意思,所以故意规避了?”

病人母亲:“不是,这个我不太说得清。你让枫枫自己来说吧。”


图片|来源

枫枫:“妈,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没有用的。你们谁都不会相信我的话,带我来这里,根本没意思。”

我:“没关系,不管我们会不会相信,你先说给我们听听。说实话,我见过的人很多,他们之中有些人总是说一些很荒唐的事,被人当成有毛病,但是结果证明,那些人其实才是对的。你也不妨说说看,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

他愣愣地看着我:“医生,我问你,你有女朋友吗?”

我一愣,然后道:“以前谈过⋯⋯感情挺好的。但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我们也没有走在一起。”

他:“那她了解你吗?”

我:“相处时间长了,肯定都对彼此有一定了解吧。至少,我们两个人的兴趣挺相近的,所以也很谈得来。”

他:“那么医生,我想问你,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除了你自己,是谁?”

我:“这问题有点像社会调查。不过,要说最了解我的,肯定是我母亲,毕竟我是她养大的。我想你也是一样,你妈妈一定也很懂你。”

他摇了摇头,道:“她不懂我。其实,人和人之间,是没法真正完全互相了解对方想法的。每个人总会有一些差别,比如兴趣、爱好,比如习惯,比如家庭观念、生活经历等等。这个世界上,真正能互相了解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

我:“所以说,交流特别重要嘛。人为什么会说话、会表达?就是因为人和人之间有思想上的差异,对吧?这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

他:“可是,那样会很累很累。再怎么交流,人和人之间的心,或者说,两个灵魂,还是没有重叠的那种感觉。”(推荐阅读:曾罹患忧郁症 专访曾之乔:“心打开后,会发现其实很多人爱你”

我:“灵魂的重叠?这是什么意思?”

他:“就是两个人能够完全发自内心了解对方。对方一个眼神,你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对方突然出门去做一件事,你不用问,就知道他要去哪里、去干什么。两个人的感情,就像心电感应一样,甚至比心电感应还要更强——两个人,几乎完全变成了一个人。”

我:“你是遇到了这样的一个女朋友吗?”

他:“其实⋯⋯我妈妈没说清楚。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她就是我。”

我:“啊?哦,你是不是自己幻想出了一个女孩子,然后喜欢上了她?”

他:“不是我幻想的,她是真的存在。只是,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我。”

我:“另外一个世界的你?另外一个世界是什么意思?”

他:“一个几乎跟这里一模一样的世界。我去过那个世界,那个世界的国家、城市,甚至是人,都跟我们这个世界一模一样,没有差别。那个世界也有我家,也有我的爸爸妈妈,但是他们生下的不是儿子,而是个女儿。据我所知,这是我们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唯一的区别。”

到了这一步,我终于彻底明白他要说什么了。他认为存在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也有一个和他现在家庭一模一样的家庭,但是在那个世界,却没有他,只有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替代了这个世界的他,过着和他极其相似的生活,甚至,那个女孩拥有着许多和他几乎完全一样的人生经历。

我笑了:“如果真有那样的世界,我倒是想去看看,你能带我去吗?”

他突然流下了泪来,然后苦恼地捂住了脸,说:“去不了了。去那个世界的通道已经关上了。已经关了半个月,我一直在想各种办法去那里,可是,怎么都去不了⋯⋯她再也过不来了,我也永远碰不到她了。 ”

到了这一步,我知道,我已经很难说服他了。因为从逻辑上来说,我根本没有办法证明他说的“另外一个世界”到底存不存在。不管那个世界存没存在过,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连接通道都已经关闭了。那么对于他来说,剩下的唯一能够证明那个世界存在过的印记,就只剩下了他的记忆。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东西,你怎么证明它曾经存在还是不存在?从逻辑上来说,这就是无解的。


图片|来源

我:“那你最开始遇到她是在什么时候?”

他:“八个月前吧。我还在读大一的时候。大一下半年那会儿,我寒假回家,在穿过我家附近的一条老隧道的时候,我就那样糊里糊涂地去了她在的那个世界。那时候我去了她家,还以为是回到我自己家里,结果,我被她的爸妈给赶出来。她爸妈跟我的爸妈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他们却说不认识我。后来,我摸索了很久,才发现原来那条隧道是往返两个世界的关键。”

我:“八个月⋯⋯那你怎么跟她认识的呢?”

他:“我先是发现,穿过了隧道再回家,我的爸妈反应会不一样。之后又走了一次隧道,才发现原来她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于是我就去找她了。后来,我也把她带到了这个世界来。那时,我们两个人都很惊喜,觉得自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去找别人,也想让他们跟着尝试,但是其他人却去不了另外一个世界。好像只有我和萱萱做得到。”

我:“萱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你的名字吗?”

他点点头:“对,她叫萱萱。”

我:“那你们之间做了什么事呢?”

他脸上的痛苦之色愈来愈盛:“很多很多事⋯⋯寒假期间,我每天都会去找她,跟她比对两个世界的不同。我们会互相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对方。结果,我和萱萱都发现,对方的经历和自己的有九成都差不多。萱萱跟我是同一天出生的,她的爱好跟我一模一样。我喜欢打球,她也喜欢;我喜欢的漫画、喜欢的小说、喜欢的音乐,她也全都喜欢。我和她的学习成绩、读书的地点、认识的人,很多也都完全一样⋯⋯只是她和班上的女生关系更好,我和男生的关系更好,这样一点小小的区别而已。医生,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样更了解你的人吗?萱萱⋯⋯她对我来说,真的已经不是一般关系的女朋友,也不是姐姐妹妹能够比得了的。她就像是另外一个我,比双胞胎还要亲⋯⋯我们的灵魂,就好像是共生的。有时候,我们连做的梦居然也都一模一样。”

我:“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故事是真是假,但是我想试着去相信。我想,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样的一个人,我也会跟你差不多,一定会对她死心塌地。这种感情⋯⋯大概已经超过爱情了吧。”(延伸阅读:我会是一个好情人吗?给你的爱情气质自评表

我不知道他的故事是真是假,但至少从他的表情看来,他并不像是在编造一个故事。不管他出现这样的记忆,是由于什么原因,但是至少有一点,我是几乎可以确定的。

那就是,从他的角度来说,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我们一起去电影院,一起去逛街。我们对服装的品味都差不多。我们也一起去旅游,一起去抽奖,一起去迪士尼乐园⋯⋯甚至,同学会的时候,她还假装是我的女朋友,故意去其他同学面前替我炫耀。萱萱也很漂亮⋯⋯她跟我一起去同学会的时候,其他同学不知道有多羡慕我⋯⋯也是同学会那天结束的时候,我正式向她告白。我说,我想跟她永远在一起,而那个时候,萱萱也马上答应了。因为她跟我的想法,也是一模一样的。我们的想法那么一致,我甚至根本不用担心她会拒绝我⋯⋯”

说到最后,他脸上的泪水就愈盛。他甚至没有去擦脸上的泪水,好像完全沉浸于和她在一起的回忆里,都忘了脸上的泪水。

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谁对一个人,动情至此。

我:“你和她见最后一面的时候,做了什么呢?”

他:“那天,我们一起去吃自助烤肉。逛商场的时候,我给她买了一块玉佩⋯⋯我把玉佩用红线串起来,挂在了她的脖子上。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那天夜里下着雨,我们就那样,一直散步到家附近的隧道前,就像过去几个月那样,在那里分别。那时候,我只是默默看着她走进隧道的背影,甚至都没有跟她道别,因为我们的关系已经好到根本不需要说再见了⋯⋯可是第二天,我去那条隧道的时候,却怎么也去不了她的那个世界⋯⋯这样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我急得不得了,可是,不管我尝试多少次,都没能成功。我在那里转了两天,就是怎么也穿不过去了⋯⋯那时候我已经知道,通道关死了,我再也不可能见到她了。她已经走出了这个世界,也走出了我的人生⋯⋯她甚至都没有在这个世界留下痕迹⋯⋯她,永远只能活在我的记忆里了,永远⋯⋯。”

说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泪腺崩溃间,他更用力地掩面痛哭。一哭,就再难停下。

他的母亲劝了他很久很久,我也安慰他很久很久,可是,一直到他离开,他的哭声都没能够停下。

那种撕心裂肺的声音,过了很多年,我都无法忘记。

那是两个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灵魂,被生生撕裂的声音。

我不是他,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他经历的故事是真还是假。虽然他的故事已经荒诞到了一定程度,足够让我认为那些都是他的妄想,可是事实证明,他并没有妄想症等精神分裂的症状。

不管他的故事是真还是假,我都相信,他那一刻滴落的泪水,是真实的。

那天离开时,他的母亲也曾经轻轻告诉我,在她怀孕之前,她曾和丈夫约定过,如果将来有了儿子,就叫枫枫,如果有了女儿,那就叫萱萱。

这件事,他们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