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会没有搞清楚现实,错估了和对方的亲密度,一个神风特攻队告白后就被发了好人卡。该不该冲,你需要多想想。

文|小生

那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有看过神剧《让子弹飞》的人都知道,讲到十七岁,就得说个故事。有人的十七岁当手枪队长,有人的十七岁过得荒唐。

总之,那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

琪琪在班上是属于那种好哥儿们型的女生,跟小莫比长得不甜美可爱,骨架甚至有点粗勇,但很可以跟男生开玩笑,各种黄色笑话她都能懂,也不介意偶尔互嘴,所以深受男生喜欢,班上很多男生都默默对她有好感。

高中男生是这样子的,心里一定会有一个一见钟情的女神,和一个可以互开玩笑的好哥们。

好哥们就像是一种练习,练习在蠢蠢欲动的青春期怎么跟女生相处,练着练着,就会练出感情。好比打闹间挨了琪琪一拳,心中就会冒出那句:“打是情骂是爱”。又打又骂是真爱。(推荐阅读:我们真的没有在一起!“哥儿们”型女生的十个困扰

当时和琪琪一起上补习班,都会搭同一班校车到补习班附近一起吃晚餐,我印象很深刻,只要我们肩并肩坐着,心里头的小鹿就会一头撞死,一起吃麦当劳的时候,总会幻想喂她吃薯条的幸福画面。

“她应该对我有意思吧?不然怎么会跟我坐那么近?”


图片|来源

对,我的小鹿死因就是他妈这么离奇,因为十七岁的少年,总是有很多青涩的幻想,以为这就是暧昧。理所当然地,看到琪琪这么有异性缘,就不免心生嫉妒,想要超车他们赶在最前面。当时的假想敌超多,例如小胖常常请饮料,我也找机会请;阿伟常常写一些附庸风雅的文青体,我比他更无病呻吟;最难超越的头号敌人是前段班的小林,因为他成绩超好,校排前三十名,怎样都考不赢。

那时候甚至还发誓一定要考上比小林还好的学校,真的有够中二。高三下学期在补习班做化学考前总复习,复习完共价键中场下课,我找琪琪到补习班顶楼一起看夜景。现在想想,当时应该真的是跟静茹借的勇气,毕竟当年那首歌很红。

补习班所在的大楼算是附近最高的建筑物,因此视野很好,一望无际,四月份的风吹得琪琪头发有点乱,有看过《草莓百分百》的七年级生一定会联想到那个在教室顶楼被风吹乱头发和裙子的东城绫。

看着地面上的车水马龙和灯火,把夜空的星星映得失去光亮,我们安安静静地看着,彷佛在等待谁先开口。

偶像剧和小说还有少男漫画都是这么写的,于是我也这样做了,我把跟静茹借的勇气连本带利地对着远方的红绿灯大喊:“琪琪我喜欢妳!”一阵尴尬的沉默弥漫在空气之中,尴尬到我觉得人生如果是本小说会轻松很多,尴尬到连十字路口那台黑色轿车的引擎声都可以听得清楚,接着是琪琪的爆笑:“你白痴喔!”

然后她开始用很奇怪的步伐倒退走到电梯口,按了按钮,电梯偏偏又在一楼,很慢很慢地往上爬,这让整个尴尬继续延伸,我开始在思考要不要找共价键当话题的时候电梯门终于开了,十七岁的少年,感觉不出琪琪松了一口气。

在电梯里面琪琪站到最角落,我们的尴尬因为电梯里镜子的镜像反射变成了无限尴尬,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例如“妳喜不喜欢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而且我很害怕出了电梯,我就再也没机会问了。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问题都会得到否定的答案,所以我问了一个比较开放式的问题:“妳觉得怎么样?”

如果有一台时光机可以回到过去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我会挖到地下十八层,一辈子不要上来算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和女生告白。(延伸阅读:“我们牵手、约会,却不知道是不是爱”七个迹象,确认关系的认真程度

从这个经验我学到三件事:


图片|来源

第一件事,戳破自以为的粉红泡泡。

练习顾名思义,就是要从失败中学到经验,跟琪琪告白给当时的我上了很重要的第一课,就是:“我以为的暧昧,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粉红泡泡。”

看太多偶像剧、漫画、听太多虚构的故事,就真的把故事当真,吹起了粉红泡泡,这些泡泡容易让你莫名有自信,容易让妳误判两人的实际友好程度,进一步在偶尔突然清醒面对现实的时候感到失落、不平衡、然后做了明知道会失败的告白。

怎么判断人家是不是对你有意思,是有客观标准的。你主动示好,对方也有主动示好,这才构成最基本的互有好感条件。

如果是你一直热脸贴冷屁股找话题,去哪里都是自己主动提出邀约,那只能说明你不是他的菜,转移目标或者继续用时间换取机会。

这个经验和后来许多告白失败的同学相互印证后,我可以很大胆地说,百分之九十的告白失败,都是因为自己脑补太多粉红泡泡,以为两个人很要好,就冲一发 All in,结果落得满盘皆输。(推荐阅读:给迷惘的你:他对我,到底是好感、喜欢,还是爱?

剩下百分之十的告白失败,是明明知道自己不会成功,但是已经每天被对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牵动着情绪,想快点解脱,所以冲一发 All in,结果一样输到剩内裤。

告白就是要在一起,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在一起,那根本不该告白。

聪明的你会反驳:“放屁!如果有绝对的把握在一起,那我还告白干嘛?”

没错你抓到重点了,会在一起的人,告白就只是确认关系的一个仪式罢了。

如果你觉得心头小鹿常常莫名其妙乱撞,拜托开始找些事情分散注意力,或是多和其他异性友人聊聊天,有助于你去发现和对方的互动不如自己想得那么亲热,就可以转移注意力,稍稍冷却。

厘清了这点,我们就要进一步讨论,到底怎样才有绝对的把握在一起?参考辑一〈脱单练习曲〉收录的回文你会发现,每个个案不见得相同,具体的作法也会因人而异,但心态上都要有一个共通点:“两个人要像打乒乓球那样一来一往,接得越长越有乐趣,才能接出默契、打出感情。”

所以在这个篇章里关于搞暧昧和追求的内容,大多是欢乐、有趣的口吻,搭配能让人会心一笑、引发好奇的方式,因为这就是暧昧啊!恋爱这么样幸福的事,当然要有快乐的序曲。


图片|来源

第二件事,暧昧就像乒乓球。

有一个男生告诉我,他在回家后跟第一次约会的女生用简讯告白——发球就挂网。

正常人看都觉得很智障,但这不是个案,很多女生遇过这样的人,也很多男生这么做失败了却不知道原因。

有个女孩跟我说,她跟一个玩线上游戏认识的男孩见了三次面以后,发现男孩退游了,态度也越来越冷淡,于是冲一发告白,被发朋友卡——杀球出界。

为什么人生只有直球跟杀球?因为她想着要得分,她以为告白就是得分,在一起就是赢得这场球,却忘了输赢根本不重要。

可以互相传接球的人,一定是程度相当的人;爱情里可以互相接到球,才能确定彼此频率相近、有点好感,不是吗?

没有了解对方、没有试探感觉、没有引人上钩的诱饵,就一股脑地想要得分,根本就搞错了方向。重要的是那个人留在场上和你一起打球,一直一直打下去,成为最有默契的对手,最了解你的人。

等到对彼此的球路都了然于胸,你差不多有八成的把握,确定对方肚子饿了,你把那颗调皮的小球收回手心,真诚地看着她的眼睛说:“饿了吗?我下面给你吃。”这变招,猝不及防。不是抱紧处理,就是报警处理。

没事的,高风险高报酬。(推荐阅读: 恋爱社会学:给暧昧中的你,如果告白后连朋友都当不成怎么办?

第三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属于你的,兜兜转转后终究会回到身边。

故事里的琪琪毕业后上了台中的学校,小林则在台北,相隔十年完全没有联络,直到开始工作以后,才在一个聚会上重新遇见,然后就结婚了。

所以被困在当下的得失之中,不妨想想现在得不到的,只能说明是当下不适合的,命运肯定会把对的人带来面前,不妨轻松一点看待吧!

感情是生活的调味料,不是必需品,不要为了喜欢吃辣椒酱而坏了牛肉汤的风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