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女子图鉴》之后,或许你会想看看这部《东京男子图鉴》。

“现在东京在你眼中还是那么闪闪发光吗?”—《东京女子图鉴》


图片|《东京男子图鉴》剧照

2017 年改编自《东京日历》的日剧——《东京女子图鉴》,宛如成为现代都会女子的警世寓言,不少穿梭在都市丛林的女性,都在女主角绫身上看了自己的缩影。藉由现代女性的视角,看尽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繁华与末日,也无外乎《东京女子图鉴》会引起如此广泛的讨论。如今相隔两年多,《东京男子图鉴》开始播放,我们可以在东京男子图鉴中看到什么、学到什么?它依然是一个普世寓言吗?

《东京男子图鉴》男主角翔太由男星竹财辉之助饰演。竹财辉之助可能对许多台湾观众来说有点陌生,其实竹财先前演过大奥电影版以及深夜剧《情色小说家》、《靛蓝色的心情》等等。

其实竹财辉之助的戏路广泛,他可能是《假面骑士剑》中的青涩少年,也可能是《情色小说家》中气质出众,难以捉摸的成熟男子。跟《东京女子图鉴》女主角绫一样,都是从日本的乡下来到东京打拼的青年。翔太不像绫那样怀抱着胸怀大志,从小就立志要离开家乡到都市打拼,翔太的老家——千叶县浦安市,距离东京都不远,更是迪士尼乐园坐落之处,最后一集翔太说出了他来东京的理由——我就只是想要受女孩子欢迎,用一如往常一派轻松的语调,想不到这一个简单的理由竟然影响了整个人生。故事起源从翔太的大学时期到 40 岁的人生经历,整部剧以半情境剧、加上突破的四道墙的方式来推动剧情,观众可以从不同配角的角度来见证一位年轻男孩成为沧桑男人的过程。

东京男子的职场生存指南

跟《东京女子图鉴》着重描写绫在人生不同阶段爱情故事不同,《东京男子图鉴》的重心有一半放在翔太来到东京工作经历的描写。

刚从大学毕业,来到东京求职的他,顺利进了一间国内知名的贸易公司,坐收年薪三千万日圆。在 20 几岁的青年中,翔太俨然成为了金字塔上层的角色,这也变成他能够在同侪或是异性面前吹嘘的亮点。对比八面玲珑的翔太,另一位绿叶角色小岛,就是职场中个性木讷、默默做事的代表。

在寓言故事里的蚂蚁最终战胜了悠哉度日的蚱蜢。残酷的职场中,有竞争有合作也有起有落,翔太处心积虑,费尽心思想要往更上一层迈进,最终只换得上司跟他说了一句:“没有人是不能被取代的。”这就是职场的现实面,员工最终只是庞大机器中的一颗小齿轮。

不甘沦为齿轮的翔太决定加入旧识一马的新创公司,起初翔太认为虽然年薪比起前公司少了一些,不过最重要的是他获得了工作上的“夥伴”。30 岁左右的翔太,心态也不像过去汲汲营营于力求上位,虽然不改嘻皮笑脸的态度,不过他以圆滑的交际手腕,为公司谈成了许多案子,也成为了上司与同事间良好润滑剂。

不过最终翔太还发现,他自己认定的事业夥伴,只是将他视为可抛弃式棋子罢了。他第一次表达出自身的愤怒,沉淀一段时间之后,他决定为自己而活。年近 40 的他拉拢了前公司的工程师同事,开设了一间专售工艺品与居家装饰的品牌——CraftTokyo,向东京这个城市致敬。虽然公司成员只有两个人,但是翔太能够自由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谁说一定要进大公司年收千万才叫成功?也许现在的我们将人生职涯太过窄化了。


图片|《东京男子图鉴》剧照

东京男子与东京女子的爱情观

翔太因为曾经目睹到大学女友跟有钱的中年男性一同出游的画面,从此就认定女人都只看钱。也许当年的心灵创伤对他的爱情观造成极大的影响,翔太就像东京闹区涉谷一样,是个适合玩乐,但是不适合久居的地方。在众多女性眼中,他就像个玩世不恭的浪子,永远摸不清楚他真实的想法,对于追求以结婚为目标的女性而言,翔太绝对不会是最佳选择。

20 来岁的他,在异性面前总会将年薪挂在口中,他深知这是个能够吸引异性的最佳方法,却不知这样吸引来的对象,贪图的只是他的外在条件。

“我是不会跟上班族结婚的。”其中一任女友南说到,就是这么的现实,都会男女开出的结婚条件总不离房子、年薪、车子,一切都可以量化,却不肯量化爱情的刻度。翔太也不是将结婚放在最终目标的男人,最终他在这场游戏当中妥协了。

到这里我不得不提翔太的邻居——小百合,就职于外商公司,虽然不是海归子女,却靠自身努力练得一口流利的英文,堪称现代女性的典范。最终翔太没有选择跟小百合在一起,也许是与他外表自信相反的自卑心作祟,抑或是与他的价值观有所出入的关系,翔太最终选择了前公司的同事琉璃子。

琉璃子是个与翔太个性天差地远的女性,琉璃子太过认真了,不过也因为朝夕相处之下,琉璃子发现了翔太有别于他轻浮的态度,发现翔太其实是用他自己的方式在默默帮助她。其实可以从一些小地方,看到男生是不是认真跟你交往:当一个男生开始询问你的梦想,将你放进他的未来蓝图内,当翔太把店面钥匙交给琉璃子时,同样也将他的未来交给了她,男人啊,永远是要找寻能跟他一起做梦的另一半。延伸阅读:《我这样告诉我女儿》:身为女强人,你不需要有罪恶感


图片|《东京男子图鉴》剧照

离乡游子的心态转换

不管是《东京女子图鉴》,或是《东京男子图鉴》,都在叙说着一位离乡游子,如何在繁华、高楼林立的东京生存的故事。随着人生不同阶段,主角也在东京都内迁徙,我一直相信环境的差异,会带来不同的机运。

而居住的地点,也反映出了主角当时的心境变化:如刚来到东京的翔太,选择住在年轻人聚集的玩乐之都——涉谷;年纪增长,选择了离都心不远,且环境安静的月岛居住;任职于外商公司的小百合,选择可以看到海的丰州落脚。其实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在转变,这些“东”漂青年,为了追寻着更好的生活,选择离开了故乡。

“不想要我的人生就只是这样。”

他们用一生悬命的态度,在这个都市生活着,想要活的比在地人更像东京人。但就跟在最后一集,翔太遇到同为“东”漂青年的大学生,来到东京读了四年的大学,他说实在不想一事无成的回去家乡。当时已经年近 40 岁的翔太,彷佛看着过去的自己,曾经是如此胸怀大志,就算生活再苦,都想在大都市生存下去,起先做着飞黄腾达的梦、梦醒、梦碎、向现实妥协⋯⋯也许这就是成为大人的第一步吧。

他用温柔又带有一点沧桑的语调,对着眼前的青年,以及萤幕前的观众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来东京的理由是什么,总之,先用轻松的心情来东京吧!”


图片|《东京男子图鉴》剧照

“因为这不是你的人生,这是我的人生。”剧末翔太打破了第四道墙,对着观众娓娓道来他对于居住东京的想法。这个故事不是东京男子的群像剧,这是讲述一个轻浮男子,在东京生活逐渐改变的过程。对于我而言,《东京男子图鉴》并没有像《东京女子图鉴》那么的批判性,它并没有说出这就是资本主义末路之类的警世预言。这出剧单纯以一种平稳、写实、波澜不惊的手法,道出一个男人人生最精华的时光。对于现在在大都市生存的离乡青年,仍是一帖良药。

即使身为女性,在观看这出剧时,仍会对翔太的际遇有所反思。就跟演员竹财辉之助对于主角翔太的评论“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的男人”,被东京吸引、被东京翻弄、在东京活下去的“轻浮男”的故事。东京这个都市不也跟主角一样,感觉甚么都有但是却一无所有。璀璨华丽的外表之下,很难去了解它的内心,需要时间慢慢摸索才能见得其全貌,也是如此才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图片|《东京男子图鉴》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