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间随着相处时间越来越长,对于另一半的了解应该更加熟悉,但是为什么年复一年下来,感受到对方并没有对礼物特别有惊喜?

“今年要送什么呢?”
“还没想到呢!”
“觉得吃饭庆祝好,还是买礼物呢?”

情人节送礼一直都是和友人聊天时的话题之一,从我们开始步入恋情,就开始思索的问题:七夕情人节、西洋情人节、白色情人节,到底是不是都要送礼物,而对方到底喜欢什么,价格的高低该如何拿捏?

每年此时,就是粉红色泡泡着魔的时刻,“情人节”被冠上各种商品上,化作各种行销推播飞弹,一条条发射到手机萤幕上,每年到了情人节这些天,不只是眷侣们晒恩爱 ,社群上更是充斥晒礼物晒料理美照,华丽的、一年比一年高贵的,有些人甚至觉得送给另一半的当然是越昂贵,越能表达我对对方死心踏地的爱和重视。

大家对于昂贵的礼物定义不同,学生时代在无经济来源时,出了社会以后有人生活从简,仍然觉得上千元的礼物贵,有些人累积储蓄以后,可能觉得五千以上一万之内都算普通,所以这里可以就相对价值来说,相较于过往平均购买礼物时所花费的价格,超出平均值较多的。

送昂贵的礼物并非代表收到更多的爱,有时如果对方突然送出超乎预期高贵的礼物,可能还要担心是否有掩饰自己某些错误的可能性。当然,也有人认为能够送对方价格高些的礼物,是成就与爱意的表现,但这样的表达对方能同等的感受到吗?会不会对方更希望你能把钱存下来,一起投资在你们的未来?

延伸阅读:恋爱经济学:情人节,是为爱情庆祝,还是为商人庆祝?

史丹佛教授弗兰克·弗林(Frank Flynn)曾做了一项研究,在研究中将受试者分为两组,分别代表送礼者和收礼者,要求第一组回忆他们所记得最近送出的生日礼物,第二组则是回忆他们最近收到印象深刻的生日礼物。研究的结果相当有趣。送礼者回想起的都是近期送出的最昂贵的生日礼物,而收礼者几乎没有回想起太贵重的礼物,能记得的大多是一些令人难忘的礼物,像是 T 恤、 CD 等具有纪念价值的物品。

其实你也可以把自己当成研究的受试者,问问自己记得最近几年来,自己印象最有印象送出的礼物,而自己最近几年收过的礼物最有印象的又是哪些,自己玩了一下这个测试,对于自己送出最有印象的似乎多半是比较花钱的 3C 产品,至于收到的礼物,如果是几年前印象深刻的的确不多,但是对学生时代朋友亲手制作充满 4X6 照片的生日版卡片特别有印象。


图片|来源

在另一个研究中,更是将许多人憧憬的订婚戒指作为标的,对订婚的情侣进行调查后发现,男人一直认为戒指越贵他们的另一半会更喜爱,然而,未婚妻大多认为自己并没有因为戒指更贵而更加喜欢。

为什么总觉得一年比一年还要难有惊喜?

如果一直存在着礼物价值就是爱意多寡展现的话,情侣间随着相处时间越来越长,对于另一半的了解应该更加熟悉,但是为什么年复一年下来,感受到对方并没有对礼物特别有惊喜。

也许可能还会陷入另一个边际效应的谬误,边际效益(marginal utility)从经济学的角度指的是,每新增(或减少)一个单位的商品或服务,对商品或服务的收益增加(或减少)的效果。

随着商品或服务的量增加,边际效用将会逐步减少,称为“边际效应递减”(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也就是说投入的固定不变时,连续增加同样的投入,所带来新的产出或收益反而会逐渐减少。

德国经济学家戈森提出欲望或效用递减定理,即随着物品占有量的增加,人的欲望或物品的效用递减,也就是物质消费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开始对同样的消费会产生倦怠。肚子饿时,吃一块蛋糕让妳身心灵感到满足,第二块、第三块如是,第四块你开始觉得饱了,第五块吃不下,那这块蛋糕的价值作用对你来说等于零甚至呈现负向关系。

不论是收礼还是送礼者,如果总是试图透过礼物价值来衡量爱,受到边际效应的影响可能会让获得礼物这件事情的愉悦逐步减少,对送礼者来说,也可能认为物没有越送越好是一件没有惊喜感的事情,就算今天对方很喜欢你的礼物,你可能也会曲解认为对方是否没有特别喜欢或充满惊喜感。

对于送礼物不以金额作为全盘考量,能够呈现心意与纪念性的意义能让对方更能接收到这份礼物真正的意义,比如说你在这次送的礼物背后还有对另一半有其他想说的爱与感谢:

“很开心我们已经进入了第____年的,感谢一路走来的相伴。”
“谢谢你在我出差这些日子的包容与体谅,在我最低潮的时候鼓励我。”
“送这个照片书给你,把我们的回忆纪录下来,未来要持续创造更多回忆!”

为了让这份礼物看起来得体并且让对方感到开心,我们经常在无意间花了远超出礼物价值本身的去购买礼物,有时候却不会达到预期中的效果。因此,尽可能让对方感受到除了物质以外,在心灵层面的回馈,可以用透过面对面话语的传达,也能以手写文字,写张简单的卡片,若是可以的话,也尽可能把送礼物这件事情与对方沟通,对于礼物的实际金额也能达到共识,以免因为在送礼与收礼过程中因为认知差异,产生过度期待的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