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看《金瓶梅》,想必都对潘金莲的泼辣印象深刻。据说曹雪芹也深受影响,而塑造了得理不饶人的王熙凤。

文|蔡诗萍

《红楼梦》里,嘴巴刁利的,莫过于王熙凤,她伶牙俐齿,连珠炮似的犀利,得理不饶人,引人瞩目。

再来,尤三姐,她跳在炕上,袒胸露腿的,痛骂贾珍贾琏,亦大快人心。

其他的女人,就很难见到“女中豪杰”式的犀利了。

但《金瓶梅》不然,几乎每个女人,都“很会骂人”,尤其骂老公!且骂人不带脏字的,请不要来清河县!

骂人若不带脏字,不带性字眼的,那你看《红楼梦》就好,何必来碰《金瓶梅》!

但《金瓶梅》可以让你感觉,你就活在市井街头、巷弄邻里之内,每个女人都很真实。


图片|来源

真实生活里,你听见 F 字头、S 字首、干××、操××的机会一定不少吧!

《红楼梦》里,这样的字眼,多半在私下场合或声色场所里。《金瓶梅》不然,悍妇骂老公,主子骂妻妾,妇人对干妇人,街头互呛,无一不是动辄“问候你妈妈生你的地方”!

《金瓶梅》虽然以淫秽闻名于世,但它并不容易读,山东土语、民间俚语太多,随着地域的不同,随着方言的隔阂,读《金瓶梅》远比白话文更成熟的《红楼梦》要吃力多了。

这些夹杂土语、方言、俚语的民间“性”脏话,动不动就从任何一位女子口中讲出来,着实令人有点招架不住!(延伸阅读:教你说法国人的脏话:你知道“波尔蝶”是什么吗?

举例来说吧,李瓶儿是西门庆的第六位妻妾。个性算是相对温顺的,她也是对西门庆感情最诚挚的一位。

但她在老公花子虚过世后,等待嫁给西门庆的日子里,却阴错阳差,一场误会,等不及,因而短暂嫁给了一位医生蒋竹山。

很快的两个月左右,她的婚姻便出现危机,因为蒋竹山无法满足她的性需求。

这位蒋竹山为了讨好新婚妻子,去买了助性的药物,去买了“景东人事”、“美女相思套之类”(类似现在的电动按摩棒吧!),不料,却被李瓶儿骂了个臭头!

她可泼辣了,先气得用石头砸烂这些“淫器之物”,当场扔掉。你以为她是恼羞成怒吗?错!

李瓶儿骂道:“你本蛐蟮(意思是蚯蚓那么大小的生殖器),腰里无力,平白买将这行货子来戏弄老娘!我把你当块肉儿,原来是个中看不中吃蜡枪头!死王八!”骂得蒋竹山狗血喷了脸,半夜被赶到住家前边的店铺里一个人睡觉。够呛吧!

李瓶儿是“恶心”这些性道具吗?错。

在她之前,与西门庆的偷情苟合里,西门庆也用道具啊!但西门庆带给她的,是“狂风骤雨式”的爽悦,既然曾经沧海,当然难为水;既然曾经打过大联盟,自然很难再欣赏小联盟的1A。道理,就这么简单!由简入奢,易!由奢返简,难啊!(推荐阅读:“ 性从来不只是为了生育!”解放女性欲望的三部 TED 演讲


图片|来源

做为《金瓶梅》的首席女主角,潘金莲的泼辣,更是没话说。

她生来妖娇美丽,却让张大户破了处女之身,张大户妻子发现后,张大户不得不把她嫁出去,却又舍不得,最后想到一个“借壳上市”方法,把潘金莲嫁给租他房子,卖炊饼为生,身型五短的武大郎!再私下拿银两给武大,做生意本钱。武大出门,张大户便偷溜进去幽会,武大即使撞见,亦忍气吞声。

试想,潘金莲怎么可能爱武大?又怎么可能瞧得起武大?

就连后来,张大户过世,武大夫妻被赶出去,要商量买房子时,武大因钱财不足,别别扭扭,只见潘金莲这么展现她的霸气:“呸!浊材料!(指混帐东西)把奴的钗梳凑办了去,有何难处?过后有了,再治不迟。”武大这才凑齐了十数两银子,典了一栋小楼。

人漂亮,个性呛辣,又比老公有钱,再加上,性生活显然不美满,你说,潘金莲怎不成天气噗噗,不唉声叹气,不骂老公呢?(推荐阅读:与渣男谈的一场恋爱:如果要爱,必须为了自己

潘金莲的抱怨,非常人性化:“普天世界断生了男子,何故将奴嫁与这样个货?每日牵着不走,打着倒腿的,只是一味喝酒。着紧处却是锥扎也不动。奴端的那世里晦气,却嫁了他!是好苦也!”

老公又丑又穷,床上又没有一点男子汉功夫,关键时刻便泄了气,你说,这婚姻能走下去吗?连我也同情潘金莲啊!不是吗?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牛粪偏偏又不能怜香惜玉,不能满足鲜花的情欲,这鲜花自不免每天在小楼前面招摇,打扮光鲜,眉目“嘲”人,双睛传意。

你不觉得这“眉目嘲人”,这“嘲”字用得多巧?怎样,我就是美丽,我就是风骚,怎样,要不,你来尬我啊?你来啊,你敢吗?

这就是潘金莲。

她后来几番挑逗武松不成,最后武松要去首都东京(即开封府)公干时,摆下一桌酒菜,给哥嫂辞行,特别向嫂子潘金莲喊话,要嫂子注意言行,记住:“篱牢犬不入!”(妳把门关紧一点,哪只公狗能进来啊!)这话可激怒了潘金莲。让她恼羞成怒。

她红了耳朵,脸色气得发紫,指着武大郎,(有趣吧!是武松嘲讽她,她却回头痛骂老公。)骂道:“你这个混沌东西,有甚言语在别人处说,来欺负老娘!我是个不戴头巾的男子汉,叮叮当当响的婆娘,拳头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人面上行的人,不是那腲脓血(脓包,无用之人)搠不出来鳖老婆!(指自己不是缩头缩脑的人,暗批武大无能!)自从嫁了武大,真个蝼蚁不敢入屋里来,有甚么篱笆不牢犬儿钻得入来?你休胡言乱语!一句句都要下落。丢下块砖儿,一个个也要着地!”

看看,这娘们,多恰北北!多剽悍,多犀利啊!

潘金莲的连珠炮,轰得武松倒不好意思了,只得敬酒赔礼。孰料,潘金莲把酒杯一推,跑下楼去,半途还打了回马枪,骂武松不知道“长嫂为母吗?”她哭诉着,初嫁武大时,不知有小叔,怎么突然跑出来!还要扮演“乔家公”(假冒的家长)!干谯她这嫂子!

潘金莲边骂边哭,边喊:“自是老娘晦气了,偏撞着这许多鸟事!”

够呛吧!你这一生,肯定没见过几个类似的女人!

回想一下,《红楼梦》里,哪有这等的泼辣女子?勉强讲,就是一个王熙凤了。难怪,后世的红学论者要说,潘金莲有给曹雪芹留下深刻印象,往后在大观园里,就让王熙凤演出了类似潘金莲的伶牙与俐齿!

然而,王熙凤毕竟是大宅门里,在顺风环境下,狐假虎威的高手。而潘金莲则真正是地瓜叶、圆仔花,在污浊的环境下茁壮,逆风逆势,照样一副我就敢拚的模样!比起潘金莲,凤辣子还是逊色多了!

你敢爱上潘金莲吗?

你敢爱上潘金莲吗?

你敢爱上潘金莲吗?

因为,太刺激了,所以问你三次!

也因为,太敏感了,所以,你不用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