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学生到养老院打工换宿,能碰撞出什么火花?让荷兰的“跨代屋”告诉你!

文|苏凡

近日朋友的 LINE 群组里疯传一部影片,好多朋友还有阿姨、叔叔都说:“希望台湾也能这样。”点进去一看,原来是《文茜世界周报》的“世界最酷养老院 荷兰推跨代屋”。

荷兰跨代屋

故事从一个上 TED 年轻人 Jurrien Mentink 的演讲开始,他说他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改变了他的一生,那就是:“嗨,今天你好吗?”

“我真的很惊讶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所能造成的重大影响。”当时还是大学生的他,开始了让年轻学生到养老院打工换宿的计画,意外地大受好评,无论是对于长者或年轻人而言,生命就此变得不同;而后也登上了英国泰唔士报的封面故事,排队想要打工换宿的年轻学生更是两年之后才轮得到。

难怪,许多人会疯传这一部影片,对照许多台湾人对于养老院灰暗、沈重、悲苦的印象,荷兰不一样的养老院,翻转了大部分人对养老院的认定,对于自己的老后生活也重燃起希望。(推荐阅读:树木希林教会我的事|徐誉庭:原来有一种老,可以如此让人舒坦

当年轻人入住养老院后,长者们的话题改变了,变得八卦!

“他是不是有女朋友?”、“有留下来过夜吗?”、“和上星期还是同一个吗?”长者的生活不再是交替在医疗与病痛中,话题开始有各式各样的新鲜事,同时也变得更有活力起来,年轻室友的出现,让他们忘记岁月的沈重。

“你可能没办法给他们新的膝盖,但是可以注射生命力。”

是的,我们稍微换位思考一下,谁不希望生活里多些热闹呢?如同代间学习、BB医生,快乐是可以感染的;长者的智慧、经验也依旧存在,我们能藉由不同方式,去看见长者“能”的地方。而且会再次发现,原来快乐这么简单。

养老院的员工说:“我会陪伴老人15分钟以上,因为这样他们才能真正说到话,而不只是今天天气如何、咖啡如何这些话题?”影片剪辑报导的荷兰养老院,每一个地方都“打”到我们的内心里,其实我们也很期待,有一天我们的社会也能如何融合、同理,养老院也不再悲情。(推荐阅读:吴念真的老后哲学:我对生命想法很简单,时间到了,就该离开了

目前许多机构、市政也有推出相似的服务,但推行不易,或许我们总是在赞赏其他国家的时候,也能来思考,如果在台湾,到底要如何推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