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是如何将孩子越推越远的?就在每一次的“我是为你好”之间。

文|黄花花

在我年幼的时候,父亲从事制材业,母亲则是电子工厂的作业员;我们家有一块两分大的农地,平常都是祖父与祖母在照顾,假日时我爹娘则会去田里帮忙。我对爹娘的印象就是不停的忙于工作,平日有他们自己的工作,假日还得去凤梨园里照顾那些凤梨。


假日到凤梨园工作的母亲。图片|作者提供

我的家境没有很好,事实上已经到相当吃紧的地步,但因为我们家有房屋与土地,因此申请不了任何补助,所以我的爹娘才会放了假还去凤梨园工作,等收成后也许能够多少补贴一点家里的支出。

“你们要好好读书,将来一定要读大学,才不用像我们这样做苦工。”

我父母亲总是这样对我以及兄长这么说着,但我的成绩向来不怎么突出,学期末的总成绩单下来,每个科目大概都是落在平均85~90分左右,优点栏上总会写上《善于表达》、《口齿清晰》,缺点则是《个性冲动》、《不谙礼节》。每回拿这样的成绩单回去给爹娘签名,总会得到父亲的讥笑:“恁老师在笑妳很会辩解啦!”

“去看书。”

我的母亲时常在我看电视看得正入迷时,一把抓起遥控器就按下关闭电源,萤幕消失那一瞬间,我的理智也会跟着消失,大叫着:“让我看完!”就像肯德基广告那样,我会在地上打滚着拜托母亲让我再看一下、再一下,而等到母亲妥协打开电视跟我说再让我看五分钟时,我爱的动画早已经入片尾曲。

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心情回到我的书桌前,打开随手抓来的某一本课本,托着下巴嘟着嘴,心思根本不在课本上。

“你们要好好读书,将来一定要读大学,才不用像我们这样做苦工。”

又来了,我心里这样想着。比起读书,我更喜欢跟父母亲辩论,每一次我问他们为什么我要读大学、为什么读大学才能有好的工作?为什么我不能跟爸爸一样去做制材业或是跟妈妈一样去当作业员?不然我去凤梨园工作也可以啊?为什么土地只能留给哥哥?

许多许多的为什么,爹娘最后总会不耐烦要我闭嘴,乖乖读书就对了,这些都是为我好。

“我这都是为妳好。”

我的爹娘,时常在体罚我之后对我说这样的话,可能是考试的成绩不理想而被打、可能是没有跟来家里作客的长辈打招呼而被打、可能是生字簿的字写得太丑而被打、可能是因为我顶嘴而被打、可能是他们找不到反驳我的理由而被打。

随着年纪渐长,升上国中之后爹娘几乎不再打我了,之前的文章有说过,因为某次母亲作势要打我的时候被我拍掉了她的手,我还回了她一句:“妳会老,我会大!”从此我几乎就没有被体罚过了。但他们虽然不再体罚我,对我的情绪勒索却一样没有减少过。

“妳是人不是畜生,我在讲话妳有在听吗?”

“牛被鞭打还会往前走,妳比畜生还不如!”

“妳厉害的话滚出去啊,看看出去外面谁供妳吃供妳住!”

“把钱投进水里还能听见噗通声,养妳到大却连句感谢都没有!”

“对啦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会教小孩,我死一死好了!”


图片|《母亲》剧照

这些我爹娘曾经对我讲的话多不胜数,渐渐地我开始学着对他们关上了我的心,不再将我的软弱表现在他们面前,我将我一切心事全部写在日记里面。爹娘当中,我比较厌恶的是父亲,父亲除了不曾鼓励过我之外,平常还会酗酒,发起酒疯时会无差别打我。

可能是孩子的天性,我对母亲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依赖,直到某天我的母亲拿着日记找我兴师问罪时,我对母亲仅存的那一点点爱在我夺回日记时也一并丢还给她了。那是我锁在书桌抽屉里,还刻意用笔记本挡住的日记,我的母亲不只擅自打开我的抽屉,还翻了里面的东西,甚至看了日记的内容。

我的故事就暂时先讲到这,相信各位读者看完上面的内容后可能多多少少有些既视感,可能是自己的父母曾经这样对待过自己,也有可能是自己正在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过去对待我的一双儿子时,也完美复制了情绪勒索这一套,虽然我不打孩子,但我却也时常在他们没有达到我的期望时对他们说出许多会使他们很受伤的话语

“你为什么要这样让我难过呢?”

“你这样让我很生气,你说应该怎么办?”

“再不听话就不要理你了喔!”

“玩具再不收好我就全部拿去扔掉喔!”

除此之外,我也时常逼迫孩子停止正在做的事或是马上去做我要求他们做的事,我就跟当年关掉电视的母亲一样把电视关掉,然后逼孩子上床睡觉。(推荐阅读:“我都是为你好!”如何停止过度付出?

“我这都是为你们好啊!”

我竟然也出现了母亲的口头禅,然而却忘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是多么厌恶母亲对我说这句话。我虽然曾经矛盾过,却无法明白自己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直到研究了个体心理学之后才明白,因为我没有做到《课题分离》与《横向关系》。

面对孩子,我把太多原本是他们自己的责任揽在我身上,我认为时间到了该睡觉、电视看太久眼睛要休息、玩具玩完就要收好等等。我没有试着用教导的方式让他们明白为什么应该这么做,只有直接干涉了他们的课题强迫他们服从,例如直接关掉电视或是没收他们的玩具。

我在与前夫离婚之后,与孩子的关系变得更加糟糕,一开始我单纯认为是因为前夫家庭对孩子灌输一些不好的观念,影响了我在孩子们心目中的形象,然而最主要的问题可能还是在于我不够尊重他们两个孩子。

每回见面都是他们要配合我决定的行程,吃我决定的食物、做我决定的一切,而我却从未问过他们想不想这么做,只因为我认为他们的主意不会比我想的更好。而这样的心态就是没有做到横向关系,即便他们年纪尚小,他们的想法与意愿也应该受到尊重。

直到我开始实践个体心理学,不只对我的父母也对我的儿子们进行课题分离与横向关系,我对他们的爱才开始变得更纯粹。爱不是交易,不是希望他们变成我理想中的模样我才爱他们,而是因为爱他们所以想为他们付出,即便他们不领情。

父母与孩子的关系会越来越疏远,最后只剩下一层血缘关系在维系着彼此,都是因为彼此不懂的互相尊重的关系,儿女对于父母会有‘不得不服从’的满腹委屈;父母对于儿女也会有‘我是为你好’的自以为是。当亲子之间能够彼此信任并且互不干涉对方时,自然彼此的关系就会越来越紧密。


不善表达的爹娘开始会透过 LINE 表达对我的关心。图片|作者提供

已经出现裂痕的亲子关系也不要先预设结局认为不会有所改变,我在改变自己对待父母的态度时,也是被泼了一整年的冷水才开始慢慢看见他们的变化,爹娘已经学会不再对我冷嘲热讽,而是明确表达他们对我的爱与思念;而我现在与儿子们关系也非常亲密,他们在下个学期即将搬来中坜与我一起生活。

不要为了看见他们的改变才改变自己的态度,因为这样的心态会让你在日后看见他们的改变时就又恢复成原本不懂得尊重他们的模样;你必须要抱着出自于尊重不同个体这样的心态去对待他们,这样日后你面对他们的一切行为时才能够保持尊重的态度与他们相处。(推荐阅读:我是为你好!一位母亲的反省:让孩子拥有自己的选择权

你必须先懂得尊重他们的一切,他们才能够学会如何尊重他人的一切;不要去当那个等人家先来尊重你的人,先去尊重他人让他人有一天也能够成为那个主动先去尊重他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