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适当管教还子,又放手让他成为自己?听听家庭沟通大师萨提尔怎么建议!

文|萧子乔

一想到“西方”和“东方”的父母角色,你分别会想到什么?是不是想到西方,就想到放手让孩子独立、自由发展;想到华人,就想到父母严厉、权威?那么,如果试着描绘“现代华人”的亲子关系,你又会怎么描述呢?

推荐阅读:以爱控制的华人社会!改写易卜生,让西方文学说东方故事

“不想再用过去那一套对孩子,不希望给孩子父母很有权威的距离感”

“想跟孩子当朋友,希望能温柔同理的对待孩子,和他沟通”

“不过有些时候,孩子很失控,我想忍住不要骂他,可是又对孩子束手无策,怎么办?”

这些是我们访谈近期新手父母得到的回答。

不知你有没有发现,现代家长看待亲子关系的方式已经和过去严酷权威的风格大不相同,但也出现了新的问题,最明显的就是“如何在管教和放手之间找到平衡”?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中西文化的交融来看。

亲子关系,父母角色的过去与现在

过往华人父母重视权威,强调父母与孩子要“长幼有序”,但随着社会变迁、西方文化传入华人世界,父母的角色也逐渐抛弃过往的“严教勤管”、要孩子孝顺服从、以父母为中心的思维。

1995 年有学者针对 2000 多位父母做问卷调查,发现父母眼中的亲子关系已转为“类平辈”关系,父母认为自己要“和孩子做好朋友”,要与孩子培养好感情。另一项 2014 年的研究,学者分析台湾各大报章杂志的亲职内容,发现社会中对于“孩子孝顺”的期待变低了,转而强调亲子之间是“互惠”的。

在父母与孩子相对位置的转变之下,今日的教养已变成是“以孩子为中心”的任务,父母注重孩子的需要,强调要给孩子“自由发展”的空间,不能改变孩子形状。甚至,当自己与孩子的需求有冲突时,许多父母会倾向牺牲自己、以孩子为优先。

文化交融下,父母角色衍生的矛盾

亲子关系从“尊卑观”转变到“类平辈”观,显现出教养文化随着全球化“‘西’风‘东’渐”,西方的思维被视为新潮的效仿对象,但同时根植于华人文化中的观念也未消失,使得当今许多父母产生的“角色定位上的矛盾与为难”,这群父母骨子里流着华人“父母具有管教责任”的血,但眼睛已望向西方民主自由教养的风。这也是为何现在常常出现以下情境的原因:

“孩子很失控,我想忍住不要骂他,可是又对孩子束手无策,怎么办?”

“老师说我家孩子在学校打了别人,但我相信一定是别人错在先,我孩子一定不是故意的”

“孩子都不回我讯息,但我怕我硬是叫他要回我,他会讨厌我”

有学者指出,当父母却来越强调要尊重孩子自主,就越来越常出现以下三种类型的亲子关系:


图片|鸡汤来了提供;制图|黄佩甄

夥伴关系:亲子之间没有界限,父母直接和当朋友。
常见问题:亲子之间层级消失导致父母失去管教能力,孩子尚未理解成人世界的规则就自由发展,导致容易缺乏纪律。

投射关系:父母的自信建立在孩子的行为身上,例如把孩子的社会行为和学习成绩当作测量父母优劣的标准。
常见问题:倾向回避冲突,深怕对抗孩子会危及孩子对自己的爱,也就变得完全不敢管孩子

共生关系:用大人的思维去理解孩子,认为孩子绝对不是故意的。
常见问题:父母对孩子的爱变成了“宠”,忽略孩子心智发展若未经训练,不会自己变成成熟的大人,孩子若长期缺乏父母的权威引导心智有可能会停留在幼时状态。

这三种类型,简单来说都可以归结于:父母尊重孩子个体自由到“忘记自己可以适度运用权威”引导孩子成长。 因此,这些难题都可以藉由重新定位父母角色来改善。

推荐阅读:人人写程式:亚洲孩子,出生就接触程式语言

重新调和、定位父母角色

或许过去传统华人严酷打骂或控制的教养方式有其不好,但华人父母对孩子的关爱绝对也不亚于西方父母;或许西方亲子之间相互独立自由的方式有其优点,但也会有一些时候出现疑虑。没有哪种文化、哪种教养是完美的,重要的是都蕴含了丰富的爱。

我们可以厘清不同文化之下的父母角色,理解从过去到现在的父母角色为何不同,进而调和出合适当今社会、自己家庭的方式,定位出属于自己的教养风格。

我想要爱你,而不会紧抓着你;
欣赏你,不带评断;
参与你,而没有任何侵犯;
邀请你,而不要求;
离开你,而不会有愧疚;
指正你,而非责备;
并且,帮助你,而不是侮辱。
如果,我也能从你那里获得相同的对待,
那么,我们就会真诚地相会,
且,丰润了我们彼此。

--- 家族治疗大师 维琴尼亚·萨提尔

做个开明父母不等于要放弃父母的权威,挖掘孩子的优点也不等于忽视孩子的问题行为。做孩子的温柔教练吧!搭配孩子的发展阶段、心智能力,扮演相对应合适的父母角色。

孩子还小时可能需要多一点教导与纪律养成,孩子长大后可以多给孩子一些自主选择权。爱孩子,给孩子有自由但也有界限,有朋友般的温情但也别忘记适当的规范和训练。

测验我的教养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