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在哪个国家,只要住在“天龙区”,你的外表和行头就会成为评断你的标准,其中柏金包,就是个上流社会的入场券。

文|Eunice

爱马仕可以说是个奇幻旅程,你永远也不知道在旅途中会遇到什么,也不知道旅程什么时候会结束。但它也不是个人人都要踏上的历程,一路上的旅客也不是人人顺遂,这篇来说说我柏金包的心路历程,预祝大家都顺利买到美包。(推荐阅读:从时尚熟女到年轻人都疯迷: Martin Margiela 与他的爱马仕前卫


图片|作者提供

心路历程

当财富的累积、工艺的进步,演化到一个程度,富过三代的人们懂吃穿后,就有可能开始追求文化与艺术,进而影响到普罗大众的审美观与生活目标。

柏金包虽然是个包,但以价格、工法、商业策略来说,都已经是艺术品等级。这跟手表、汽车同个道理,能看时间、能代步载货,就达到表与车的功能,但他们都有高级版的名表、跑车,被当作珠宝般欣赏与收藏。

直白来说,这是个有钱人的游戏,而且可能会比你想像中,还需要更多钱。

见山是山

以前的我去欧洲几乎算是穷游,那时候觉得“见世面”就是勇闯世界,看各地的自然风景、历史建筑,博物馆可以简单便宜打发大半天的行程,交通、住宿也是安全、方便、便宜就好。(你会喜欢:吃美食不一定要上馆子!五个欧洲特色街食满足旅人的味蕾

至于吃也就是果腹,一样是干净、便宜就好,反正也是当地庶民美食,当然更不用说去研究名牌、比较款式,然后购买精品了,Longchamp 尼龙包就可以打天下,包包不就是拿来装东西的吗?


图片|作者提供

见山不是山

后来生活环境逐渐改变,生活周遭的人也慢慢转换。人生历程到达了另一个阶段后,越来越多人会因为你的外表穿着,而改变看你的角度、跟你说话的态度。

几年前我读到一本畅销的回忆录,《Primates of Park Avenue: A Memoir》,作者是 Wednesday Martin, 一位人类学家也是一位妈妈,刚从纽约市的下城区搬到上东区(相当于曼哈顿的天龙国)。

书里讲到了上流社会、贵族学校众多的隐形规矩,其中一章就是讲到柏金包是“入境随俗”重要的一环。书名的中译是《我是一个妈妈,我需要柏金包:耶鲁人类学家的曼哈顿上东区卧底观察》,其实就是很直捣黄龙的切中重点。(延伸阅读:上流社会的妈妈为何需要一个柏金包?

回忆录里讲的是否都是真的,我不能确认。但是不可否认地,当有一天你接触到一些人,他们聚精会神地讨论那些超难买到的包,并且私下兴奋地分享购买诀窍时,也许你就需要选择融入圈子,还是另谋出路了。

见山还是山

但你以为好不容易买到一个包,就一劳永逸,从此打进社交圈了吗?不一定,你会发现难买的包不只一种,除了有基本的经典色,每隔一阵子还有爆红的季节色,还有各式各样的尺寸,甚至追寻稀有的材质。“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俗语能流传久远,并不是意外。

也许过了一阵子你听到的话题会转变,不再是最新一季特别的颜色、款式。可能变成东西太多,收纳或是搬家的烦恼,或者双面真皮的包包好重,拿久好伤肩膀,甚至有人遭遇宵小的伤心惊恐。也许有人会继续向上攀爬,搜集更多更美的艺术品,也有人看破红尘,改走极简主义,更多人是维持在原本的道路上。

没有谁对谁错,有钱要怎么花是每个人的自由。今天我能拥有,除了花一点时间和努力外,更多的成分是幸运诞生在个不着急吃穿的地方,也才会遇到所谓的“First World Problems”。但愿有一天,我看包还是个包,能够单纯真心鉴赏艺术,也能够随心所欲自在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