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昆菲尼克斯凭藉《小丑》夺下本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他也是现实生活中的小丑,从戏里到戏外,瓦昆都有其故事性,也有他可怪可爱之处。媒体喜欢将他比喻为怪咖,但他的怪异与特立独行,也仅仅是因为他有其必须拥护的价值。

台湾时间 2 月 10 日,第 92 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于加州洛杉矶揭开序幕。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凭藉着《小丑》,摘下第 77 届金球奖剧情类最佳男主角后,今次又风光拿到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延伸阅读:《小丑》的社会心理学: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从戏里到戏外,瓦昆都有其故事性,也有他可怪可爱之处。媒体喜欢将他比喻为怪咖,因为他的行为举止总是出人意料。

好比曾经在宣传《小丑》时,因为记者的一个问题,马上掉头走人,也不顾现场氛围;譬如 1 月 10 日,才因为到国会大厦前参加气候变迁抗议活动“Fire Drill Fridays”,而被警察以涉嫌扰乱秩序带回警局;又譬如数十年如一日,为保护动物而拒穿真皮皮鞋,即便正式颁奖典礼也只穿一双 Converse 帆布鞋;在本届金球奖之后,更宣布他将只会穿着同一套西装出席颁奖典礼——他是一位演技精湛的演员,也是一位社会倡议家、实践者,为动物、为环境、为平等、为性别,他一次次利用站上舞台的机会发声。


图片|达志影像提供(AP)

本届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他的一席演说,再次获得台下掌声:

嗨,大家好吗?此刻,我的内心充满感激,然而我不觉得自己因此比其他候选人、房间里的任何人还要高等,因为我们对电影有同样的爱,而这份感情,也造就了我不凡的人生,倘若失去它,我的人生不知道会变得如何。

但我想,上天给予我,以及这个房间里所有人最棒的礼物,就是让有机会发声的人,为无声者说话。此刻,我们正共同面对着令人沮丧的议题,尽管各自拥护不同立场,但我其实看见了其中的相似之处。

无论是讨论性别不平等/歧视、酷儿权益、原民权益、动物权益,我们都在共同对抗某种不公义——反对单一国家、单一种族、单一性别、单一物种有权支配、控制、利用、掠夺,却不受到任何惩罚。

我们失去与自然世界的连结,我们所犯的,是名为“以自我为世界中心”的罪,相信人类是宇宙中心,我们跨足自然世界,掠夺资源,我们以为自己有权力让乳牛人工受精,而当它生了孩子,我们又将之夺走,即便牛只的痛苦显而易见。接着我们又夺走要喂养小牛的牛奶,加进每日的咖啡和早餐麦片里。

我想,人类之所以害怕改变自己,是因为我们以为改变势必伴随牺牲。但人类,是如此有创造力、灵巧、机智,若我们将爱与怜悯奉为最高原则,就能发展对众生、环境皆友善的运作机制。

我的一生就像个流氓,我很自私,有时很残酷、难以相处,但我很感激在这里的所有人,愿意给我机会。而当我们尽力而为,支持彼此、共同帮助彼此成长,而不是用错误互相抵销,当我们教育、引领彼此走上救赎一途,才是人性的展现。

在我哥哥 17 岁时,曾写下这句歌词:“用爱救赎,随之而来的将会是和平。”
谢谢大家。

等了 15 年拿下奥斯卡影帝,他也是现实生活中的小丑

从 2019 年底到 2020 年,瓦昆·菲尼克斯的声势随着电影《小丑》推向高峰,他大可站在镁光灯下,理所当然地享受众人的掌声,可是他选择将自己缩得很小,把舞台与灯光让给那些没有办法说话的人们,也让给那些未被看见的社会角落。


图片|达志影像提供(AP)

于是 1 月 5 日获得金球奖剧情类最佳男主角,他说“我们该为气候变迁做出牺牲和改变”;1 月 19 号接下美国电影演员协会奖,他说“我是站在我最爱的演员——希斯莱杰的肩膀上。”;2 月接下英国影艺学院奖最佳男主角奖,他点出影界“太白”的问题:“我必须说,自己的内心十分冲突,因为我的许多同夥演员,值得获奖,但是他们却没有相同的权利⋯⋯我想我们正在传递明确的讯息给‘有色人种’:你们不被欢迎。 我们对这些有许多贡献的人们传递这样的讯息,而我们却能从中获利。”

他明确表示,没有人希望被救济或给予优惠待遇,但每年“白人”仍能从中获取利益:“人们都需要被认可、被感激与尊重⋯⋯我没有尽力去确保自己工作场域的多元共融性,但我想,比让影视剧组多元更重要的事,是我们必须真的去了解系统性的种族歧视。”

人们口中的怪异与特立独行,也仅仅是因为他有其必须拥护的价值。

《小丑》里,有一幕是亚瑟与电视主持人莫瑞在争执,亚瑟说:“你可曾走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吗?你可曾离开这个录影间吗?人们对彼此叫嚣,没有公平正义,没有人在意其他人,你想像汤玛斯伟恩,会在意我这种人吗?他有为自己以外的人着想吗?”(延伸阅读:《小丑》的疯狂背后:无家、失爱、创伤,足以造就一个心碎的反派

尽管有人质问小丑的暴力,是否存有某种煽动社会仇恨的意图,然而每当听见瓦昆在颁奖典礼上的致词,以及他选择走上街头,参与各个抗议示威现场,为多元平等、物种生存权而奋战,我总在想,或许这正是我们必须去聆听的声音。

如果世界有爱,小丑的存在便不再只是一种悲哀,而瓦昆的存在,正好证明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