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笑着对你说没事了,一直期待他能够复原你便欣喜不已的相信,却没想到那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次微笑。

文|南宫仁

“昨晚睡得好吗?今天心情觉得如何呢?”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太多安眠药,昨天也睡得很好呢,哈哈哈。头痛的情况也好像好多了,其实在加护病房时觉得很不舒服呢,现在转到一般病房来以后,可以看看窗外的景色觉得好像活过来似呢。”

“听说你有接受精神科的谘商,觉得有帮助吗?”

“这是当然的啊,精神科那位医生真的相当亲切呢,之后我也会定期来接受治疗,我还有家人呢,一定要好好战胜这一切才行啊。”

“听说你今天要出院啊?”

“对啊,回家以后稍微休息一下,要赶快回到工作岗位上了,比起医院,家里要来得舒服多了。”

泰然自若的神情与口吻,这也是大部分患者的故事,所以我批准了他的出院申请,没来由的关怀多跟他说了一句。

“我也曾经历过很多很艰困的过程,但是现在的我已经克服了,所以才能站在这里照顾生病的人。遇到这种事情,内心有着无法说出口的苦,我当然可以理解的。但是一定可以克服这个难关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回人生活力。”

他的眼神显得有些犹疑。

“喔,原来医生你也曾经经历过低潮啊,难怪你看起来相当谦逊呢。不管是谁果然都有无法说出口的难关呢,就算不知道别人的伤痛,如果能有一颗温暖的心,就多多少少可以理解对方的痛苦吧。医生你能和我说这些,真的让我更加感谢。”(推荐阅读:【人类图气象报告】忧郁与低潮,让我们更认识自己

“不会的,只要能对你稍有帮助的话,我才更加感谢呢。”


图片|来源

我吩咐了一下出院的事情之后,就下去急诊室开始其他的工作。不久之后,那名男性病患办好了出院手续,来到急诊室跟我打声招呼。

“现在要出院啦。”

“是的,我现在要回家了。”

“已经预约了两天后的精神科门诊呢,那时候请你再来一次急诊室,因为不知道药的副作用是否残留,要做些简单的检查。那么,到时候再见啰。那时候来的话希望能看到你充满活力的样子喔,也希望你能放轻松一点喔。”

“喔,了解了,谢谢医生这么帮忙且照顾我,一定要再来拜访你的。医生你也辛苦了,以后也一定要打起精神继续加油喔。”

他轻轻握着我的手说着,在他的手中,似乎有着一股温暖的力量传递着,看着他快步离开医院的背影,不同于我平日熟悉的工作,有着完成了另一种不同事情的感觉。

他离开之后,医院显得有些冷清,急诊室来了擦伤病患两名,肠炎病患一名躺在那里,还有一位来消毒已缝合伤口的病人已经回去了,时间如同平时一般快速流逝。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左右,一一九救护车担架推车推进了急诊室,听救护人员说又是一名自杀的患者,从七楼一跃而下的他,被缓缓地推入冷清的急诊室里,救护车的医疗人员判断已经不需要做心肺复苏术了,只是为了做最后的确认而送来医院,就只是单纯的移送而已。打开白布确认大体,只要确认一一九救护人员说不需要心肺复苏数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可以送下去太平间,准备葬礼后事。大概每隔几天就会有一个,以这样血肉模糊的惨状来到医院,用必死无疑的方法结束自己生命的大体。从他扭曲变形吊在担架外的腿来看,救护人员做的判断是正确的。

我没有犹豫地掀开白布,两条腿的脚踝不仅往不自然的方向扭曲着,其中一个脚踝甚至可以说是垂吊在床外,将患者的腿往上一抬,就像球体关节人型玩偶一样全身瘫软,又可以折曲,“扣”的一声,我将他的腿放回原本的位置。按了按他的身体,发出了喀啦喀啦的声音,左手骨也碎成了三块,血肉模糊的脸,从左边颅骨到脸部严重凹陷进去,感觉整张左半边的脸完全不见了。为了正确判断头部损伤状况,我压了压软烂的头部,仔细确认脸部的状态。而我,很快的,没花多久时间马上就认出了那惨不忍睹面孔的主人。

是他,是那不久前还握着我的手离开医院的他。

在加护病房睁开双眼,在知道自己自杀失败之后,他必须找到更确实执行死亡的方法,多余不必要的表露可是会搞砸事情的,他暗自下定决心,抓紧最后机会使出浑身解数发挥出生平最棒的演技,身体中涌出想死的渴求,刻不容缓。也许在病房里躺着的时候就已经计画好这一切,带着这样的念头撑到最后的一刻。

他让医护人员安心顺利让他出院,也让家人看到他的模样得以安心,他一边聊着今天要举办的家庭聚会和晚餐的菜单,一边亲自开着车回家。他的家是在走廊型公寓的七楼,告诉家人他先回家休息一下,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刻了。他从那个位置,那个最后他所在的场所,自家门前的走廊,丝毫不犹豫地跃身一跳。当他的双脚落在空中的那一刻,想必他肯定觉得自己这次一定会成功吧。(延伸阅读:在他自杀前,他就已经死掉了:“病由心生”都是真的

他寻死的渴望巨大到无法臆测,反而看起来就好似渴望地想活下去,他并不是戴上面具走出去的人,而是戴着面具进来的人。


图片|来源

在那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总是在虚空之中看到一张左侧碎裂的脸,他的嘴就像尸体一般惨绿,闭得紧紧的,整张脸显得不完整。但是有时候,那剩下的半边嘴会对我说话,他说人际关系才是真正的地狱,托我的福,他在地狱里过得很好。

我既是一个放任他死亡不负责任的医生,也是一个曾经企图自杀的经验者,我在这样的事实中感到旁徨。反覆思量对他的治疗过程的每一瞬间,不管怎么怎么做都不觉得有办法能将他救回来,但是这么一来的话,我也找不到让我可以理直气壮继续生活下去的理由,没有任何东西或是事物可以阻挡如此深沉的忧郁与一心求死的强烈渴求,这事件难道不是在暗示我未来命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既定的悲惨结局吗?我感到我内心深处有如火焰一般蔓延扩散的忧郁与渴求。

忧郁,果然是有着各式各样恶魔的脸孔,而且我们无法得知那忧郁深渊的尽头到底在哪,自己都无法了解自己的处境,又怎么能判断他人的深度呢?

从未像那时一样对死的渴求如此强烈,在那深渊中,我总是和那只剩半张脸孔的人一起吃饭、一起聊天,继续不停的工作,无法停止下来,人群也不断、不断拥入,我独自发现他们的面具,暗自大大吃惊,无止尽的感到恐惧。这个故事对我来说像是留下了一个象征,是如此的致命,我将永远怀抱着这件事继续活下去。(推荐阅读:“我曾经自责自己的懦弱”非忧郁或焦虑者也会认同的那些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