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符合这些特质,就是XX婊”“XX婊的几种类型”,这些针对“坏女人”的粗糙分类或论述,其实都在压抑女性作为一个人的主体性。

你听过“绿茶婊”吗?每当提到“绿茶婊”,或许第一时间,大家都会想到《撒娇女人最好命》由隋棠饰演的蓓蓓。片中,一段“不能吃兔兔”的剧情让人印象深刻。


图片|《撒娇女人最好命》剧照

“一看就知道是个绿茶婊。”
“这种绿茶婊,我见得多了。”
“最可怕的,是她们常常会出的杀手锏,男人每次都像呆子一样就范。”
——《撒娇女人最好命》

在 Google 键入“绿茶婊”这三个字,你会看见绿茶婊语录、绿茶婊测验、绿茶婊艺人等等,将近五十万笔搜寻资料。

绿茶婊的定义大多是“外表无害,实则善于心计的坏女人”。这个词来自 2013 年 4 月,中国的“海天盛筵事件”。当时爆发女模陪睡风波,因此有网友发明“绿茶婊”一词,用以讥讽靠性交易上位的女模。

除了大家谈论已久的“绿茶婊”,近年来,甚至出现“红茶婊”、“奶茶婊”、“咖啡婊”等等其他种类的词汇,许多媒体社群或 YouTuber 也以这些主题大作文章。

“她符合这些特质,就是XX婊”“XX婊的几种类型”,此些粗糙的分类或论述,其实都在压抑女性作为一个人的主体性。


图片| Google 搜寻截图

这些词汇都在呈现各种“坏女人”形象,再透过标示这些“坏女人”,规训身为女性应该做的行为举止。透过趣味化的手法,再三重构所谓“好女性”与“坏女性”的分野,甚至拉拢女性加入厌女阵营。

“厌女情节的主要表现形式可能是惩罚坏女人或监督女性的行为。”——《不只是厌女》

谁是好女人?谁是坏女人?

使用“XX婊”来形容一个女性,有什么问题?让我们先从“婊”这个字来讨论。

首先,“婊”指涉性工作者,而后也常被用来形容行为不检点的女性。另外,“婊”也会被当作形容词和动词使用。就形容而言,当你说一个人“很婊”,就是说她很放荡;就动词而言,当你说某个人“被婊”,则是在表达被捅一刀或糟糕对待。

放大攻击女性对性的情欲探索、偏好与喜好,正是厌女文化的展现。


图片|性别力 Instagram

无论如何,“婊”都是具有负面涵义的字词,除了加深对性产业与性工作者歧视,也间接压迫不符合社会期待的女性形象。

当我们使用这个词,来排拒其他女性的时候,其实就是藉由宣示自己“不是像她那样的坏女人”,来巩固自己的形象与地位。

身为女性,还有可能厌女吗?答案是肯定的。性别学者王晓丹在《这是爱女,也是厌女》一书中,提及:“厌女网络靠着拉拢‘好’女人,同时惩戒‘坏’女人的两手策略,取得权力。”

当女性选择以社会认为“糟糕”的方式展开关系,例如:以身体勾引别人、与有伴侣的人谈恋爱等等,都容易被贴上“婊”或“贱”的标签。(你或许会想,如果男性如此,不也会被称作渣男?推荐你阅读这篇文章:“渣男”跟“婊子”,背后的羞辱真的是一样的吗?

排拒异己,不会让我们更好

接下来这段话,想与同样身为女性的妳说。称呼其他与你不同的女性为“XX婊”,像这样“排拒异己”的行动,不仅复制了父权压迫,也限缩亲密关系的可能性。

而当我们排拒其他女性,实质上来说,我们不会过得更好,反而可能危害到未来的自己,限缩自己的可能选择。

当这个世界仍屈服于父权,女性权益的路,就道阻且长。女性主义鼓励赋权( empower ),要对抗从古至今就存在的父权体制,需要女性携手面对。(当然,如果男性能参与,再好不过。)

“不要贬损其他女性,因为她们即便不是妳的朋友,也和妳一样同为女人,这点很重要。这并不表示妳不能批评其他女性,不过,妳必须了解有建设性的批评与霸凌式的贬损是不一样的。”——罗珊・盖伊。《不良女性主义者的告白》。

女性拥有许多面貌,绝非贴上一个“XX婊”标签,便足以表述。

当发现别人想的、做的与我们不同,或是不符合社会价值观时,批评、辱骂、贴标签,也许能逞一时之快,却无助于造就女性更好的未来,反而加深所谓“好女人”与“坏女人”之间的鸿沟。

一旦我们愿意看见这些词汇对女性的恶意攻击,并主动抗拒使用,其实就是让那道耸立已久的父权砖墙,能够逐渐剥落崩解;也让身为女性的那条路,能够更好走,让女性主义行至更长更远的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