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快点回火星去吧!地球是很危险的。”在《少林足球》电影中,当周星驰对着赵薇说出这句话时,相信多数观众都笑了,但如果你对着自己的老婆或老公说出这句话,下场会怎么样呢?中研院民族学研究所的周玉慧研究员,与团队长期研究“夫妻互动关系”,发现夫妻间幽默的后果有好也有坏!

采访编辑|张凯钧、美术编辑|张语辰

幽默不一定都是好的?

要解除抑郁的方法,正是开怀大笑,这也是幽默一词的由来,更是现代人纾压的选择之一。上班听同事说笑,脸书看网红的诙谐影片,交往对象的条件经常会有“幽默”这个选项。但你知道在婚姻里,“幽默”却可能是人间凶器?无意间就会刺碎枕边人透明的玻璃心。

周玉慧与团队的研究中,分析大台北地区 390 对夫妻的问卷资料,将这些夫妻的幽默互动整理成以下四种型态:

1. 第一类夫妻,丈夫运用较多诙谐与自贬式幽默,称之为“夫诙谐自贬型”。
2. 第二类夫妻,妻子运用较多嘲讽与自贬式幽默,命名为“妻嘲讽自贬型”。
3. 第三类夫妻不论自贬、嘲讽或诙谐,丈夫与妻子各种幽默的运用频率都很高,称为“双多元运用型”。
4. 第四类夫妻不论何种幽默的运用频率都最低,称为“双少用幽默型”。

资料来源│〈夫妻互动的社会心理研究──以幽默为例〉,作者:周玉慧 图说设计│张语辰

进一步研究发现:“双少用幽默型”的夫妻对于婚姻的满意程度是最高的,次之是“双多元运用型”与“夫诙谐自贬型”,而“妻嘲讽自贬型幽默”的夫妻婚姻满意度则最低。

得到这个研究结果时,周玉慧研究员自己都感到惊讶:大家都以为幽默受欢迎才对呀!为何“幽默”对婚姻有正面效应、竟也有负面效果?

枕边人的幽默类型

仔细想一想,如果妳是电影《安妮霍尔》里的女主角安妮,每天都面对酸言酸语的男伴艾维,连需要他帮忙时,他嘴巴还是不饶人地嘲讽妳一番呢?或者,你可以像电影《歌喉赞》里的邦普,总是能够欣赏艾美言语之中带有“颜色”的风趣吗?这些在电影里常会出现的幽默型态,置放在夫妻日常生活的朝夕相处中,反而可能无法相安无事。

心理学家史登堡在 1986 年提出爱情三角理论 (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认为爱情是由“激情”、“亲密”与“承诺”所组成。而夫妻相较于情侣,更为亲密,也需要承担更多责任。当两人从半透明的暧昧云雾里,走向日光灯底下的家庭餐桌,每一个举动都可能产生不同的解读。多数幽默的动机是出于好意,但最终决定这一个幽默能不能激起正面的涟漪,关键在于表达的形式、以及对应的伴侣在当下是否能接受与理解这番幽默。

在问卷调查中,周玉慧与研究团队把幽默运用动机 (个人采取幽默的原因,why) 分成三种:利他(制造欢乐气氛、娱乐他人)、利己(情境或压力因应、获得称赞)、利关系(促进关系、减少人际紧张)。

而幽默运用方式 (运用什么形式展现幽默,what) 亦可拆解为三种:自贬(拿自己开玩笑)、嘲讽(带有贬意地开伴侣的玩笑)、诙谐(玩谐音、文字游戏等等)。

上述大台北地区 390 对夫妻样本中,夫妻间的幽默运用方式,以妻嘲讽自贬型幽默为最多 (35.1%),接下来并列的是夫诙谐自贬型 (25.4%)、丈夫和妻子双多元运用型 (25.1%),而夫妻双少用幽默型为最少 (14.4%)。

从下表比较结果来看,通常夫妻运用幽默的动机大多为了“利他”,包含营造欢乐气氛、娱乐朋友、增进自己的人际关系。很有趣的现象是,“利关系”的动机相对较少。显示夫妻搞笑时,大多是为了伴侣之外的他人、或当下的气氛,而相对较少是念及维系夫妻关系。

夫妻四种幽默运用类型,问卷调查结果的变项平均值。资料来源│周玉慧 (2018)。〈夫妻间幽默运用及其影响〉。《中华心理学刊》,60,33-55。 图说重制│张语辰

问及对于婚姻的“充实感”与“后悔感”,如下表,“妻嘲讽自贬型”的丈夫或妻子对于婚姻评价明显低于其他三型。相较之下,双方都不太耍幽默的夫妻,却对于婚姻有最高的充实感、最少的后悔感。

由此调查结果显示,幽默的运用不一定与良好的婚姻品质相连结,尤其是妻子嘲讽或自贬式的幽默,对于婚姻关系反而产生负面效果。


夫妻四种幽默运用类型,问卷调查结果的变项平均值。资料来源│周玉慧 (2018)。〈夫妻间幽默运用及其影响〉。《中华心理学刊》,60,33-55。 图说重制│张语辰

老婆幽默错了吗?

周玉慧与团队的研究结果,与 Crawford 于 2003 年的研究(注一)相呼应。根据前述图表显示,丈夫确实比妻子具有更高的幽默动机与更多的幽默行为。从社会观感来看,说笑、耍宝、自嘲通常被认为应是“男性”所为。周玉慧提到,研究访谈时曾经有一名年轻的丈夫表示:“不希望太太讲笑话,耍宝嘻笑这种事先生来做就好。”

这背后其实受到传统文化与社会观感影响,隐隐透露台湾夫妻对于幽默的刻板印象,仍存在“君子不重则不威”或是“女子必须庄重”的看法。使得台湾夫妻的相处互动中,与其运用幽默不如不用,或是与其妻子运用不如丈夫运用。

另外,周玉慧与团队的研究结果,也呈现一个值得留意的现象。如下图,无论是运用哪种幽默类型的夫妻,丈夫对于婚姻的充实感都比妻子高许多。这提供了一个线索,让人反思:在台湾当代社会中,究竟“婚姻”这件事是对丈夫有利?或是对妻子有利?


婚姻的“充实感”分数,在四种幽默运用类型的夫妻间的差异。资料来源│周玉慧 (2018)。〈夫妻间幽默运用及其影响〉。《中华心理学刊》,60,33-55。 图说重制│张语辰

尊重,当对方的神队友

研究夫妻互动关系的周玉慧,认为夫妻间运用幽默,最重要的心态是要“相互尊重”。像是“死老头”、“娶这老婆没用”这种嘲讽笑话就像包装过的敌意,杀伤力很强。

历年来与数百对夫妻访谈,周玉慧提到,其实大家结婚的原因都不尽相同。但婚姻持续的共通点是:成为夫妻、变得更亲密之后,也要对彼此更尊重。“而且,很多夫妻都不太知道对方的底线”,周玉慧提到,夫妻最好互相告知地雷区,说了就别误踩禁区。虽然不一定会从尘土里开出花来,但至少不会惹起尘埃。


“夫妻对于幽默的展现,需要学习,乱用不如不用。”周玉慧道出长年的研究心得。摄影│张语辰

诗人里尔克说过:“爱,很好;因为爱是艰难的。以人去爱人:这也许是给与我们的最艰难、最重大的事,是最后的实验与考试,是最高的工作,别的工作都不过是为此而做的准备。”这段话值得每对夫妻放在心里。

当妻子为爱勇往直前、突破传统时,无论是为了利他、利己、利关系而发挥幽默,丈夫应该要给予支持的力量,当个神队友、放下不需要的刻板印象,与另一半一起完成“夫妻互动”这个最高的工作。而妻子也要聪明选择幽默的型态,多采取诙谐的方式,避免自贬或嘲讽造成反效果。

婚姻关系因幽默运用类型而大相径庭 ,其中动机 (Why) 与类型 (What) 的交互作用,更展现台湾夫妻互动的特色。虽然仍受到父系社会的影响,而存在幽默主导权的问题,不过周玉慧提到,“家庭和谐”一直是台湾民众相当重视的核心价值。当夫妻双方愿意对彼此的关系和谐付出更多努力,并且谨记尊重对方、选择适当的幽默运用方式,那么明天起床也就还会有一顿好吃的早餐了,无论是丈夫或是妻子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