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都以获得赞美为生活目标的泰勒丝,态度一转,宣告以往的自己已死,要全心为自己而活的契机是什么?

文|Amazing

去年夏天,我和一位朋友一起到花东旅行,身为泰勒丝粉的他,要求在车上播放她的最新专辑《Lover》,听到一半他突然说,真高兴泰勒丝从低潮中爬起来了,这次的专辑充满爱与正面讯息,和上一张的黑暗风格很不一样。同样喜欢她的音乐却没有热情追踪的我,才注意到原来有这回事。

Netflix 最新纪录片《泰勒斯:美国小姐》(Miss Americana),就纪录了她在《Reputation》和《Lover》两张专辑间的心境转折,如何从在意他人眼光的好女孩,到正视自我的快乐,又怎么从对政治议题噤声的年轻歌手,到勇敢发声的公众影响家。

想被众人肯定的好女孩

纪录片的开头,泰勒丝翻阅从小到大的日记本,坦言自己从小到大的道德准则,就是必须让别人觉得她是好的,“我就是在努力做个好女孩。”她说自己已经养成习惯,得到赞美时就要表现得很开心,“感觉那些赞美,就是我的生活目标。”这是每个女孩的成长日常,透过规训自己,去竞逐乖巧、听话、温顺的标签,当一个好女孩,得到爱与赞美,反之,就会遭受“男人婆”、“荡妇”、“婊子”等各种辱骂,人们还说是你活该。(推荐阅读:好女孩症候群:害怕被人讨厌,是因为妳也不认同自己

想讨好每个人的心情,直到泰勒丝爆红后仍攫取着她,她开始在乎照片上的样子是否够瘦够漂亮,是不是有哪里多了一块肉?她因此得到了厌食症,明明有演场会这样亟需体力的工作,仍限制自己的进食。直到后来她才理解:“妳要吃东西才会有力气,才会强壮,可以完成这些演出,而不觉得辛苦。”“妳如果想瘦,那就不可能有翘臀,如果妳要翘臀,小腹就不可能平坦,这些标准真是他妈的不可能。”


图片|Netflix

随着她越来越红,各种嘲讽与流言从没停止对她的恶意,媒体紧盯每段恋情,猜这位男友会不会成为下首歌的主角。2016 年歌手肯伊威斯特在歌曲中写了一句:“我觉得泰勒丝应该跟我亲热一下,为什么?因为我让那婊子红了。”引发喧然大波。

这不是他第一次攻击泰勒丝,早在 2009 年泰勒丝打败碧昂丝拿下 MTV 最佳音乐录影带奖,站上台发表感言时,肯斯威斯特就中途打断她,抢走麦克风说:“嘿,泰勒丝,我真的很替你高兴,我会让你讲完,但碧昂丝的音乐录影带才是最棒的!”

2016 年肯斯威斯特再次在歌曲中提起这件事,起初大家都相当气愤挞伐他,直到一段肯伊威斯特曾打给泰勒丝告知此事的影片释出,社会风向马上急转,辱骂泰勒丝是虚伪的双面人,假装自己是受害者。尽管她声明自己不知道会在歌中被称为“婊子”,人们仍开始用“泰勒丝玩完了派对”(#TaylorSwiftIsOverParty)的各种贴文,嘲笑她已声名狼籍。

不需要任何人赞美的快乐

这是泰勒丝最低潮的时刻,一直以来都以他人掌声为信仰的她,突然失去了人们的喜爱,她崩溃大哭:“我们本质上缺乏安全感,我们喜欢人们的掌声,因为这会让我们忘记,自己总是觉得不够好。”从小就热爱音乐,拿着吉他自弹自唱的那个女孩,发现世界不再只有单纯的音乐,她付出太多太多从未想过的代价。


图片|Netflix

那一年泰勒丝决定暂别演艺圈,回归生活让一切重新来过,将家人与朋友摆在优先,也渐渐找回对音乐的初衷。不再在意别人怎么想,让她再度快乐了起来,“这种快乐不是我从小习惯的快乐,这种快乐是不需要任何人赞美的。”

2017 年她推出新专辑《举世盛名》(Reputation),带着死而后生的气势归来,主打歌〈Look what you made me do〉,以响尾蛇为复仇意象,向攻击她的人宣告:“我从死亡中重新升起,我总是如此重生。”并且大胆说过去了泰勒丝已经死了,她不会再当那个好女孩。(同场加映:不做模范女生!自然我宣言:真正的好女孩走自己的路


图片|来源

另一首〈Delicate〉中,泰勒丝唱着:“我已声名狼籍,你必须爱真正的我。”诉说她的寂寞心境。MV 中她从一位保镳围绕的巨星,变成没人看见的透明人,终于可以脱下高跟鞋,摆脱一切束缚,开心地赤脚在雨中自在跳舞,享受只属于自己的快乐。我们才发现一位举世盛名的天后,原来想要的也只不过是这样简单的幸福。

勇敢起身改变世界

越来越敢为自己发声的泰勒丝,在 2017 年决定控告电台主持人穆勒对她性骚扰,穆勒在拍照时公然把手放在她的臀部上,却辩称她当下没有及时抗议是她的问题。虽然最终她赢了官司,但是却一点都没有胜利的感觉,“我很气这种事发生在女性身上,我很气有人收钱来对付受害者,我很气所有细节都遭到扭曲。”

这件事彻底改变了泰勒丝的一生,曾经她认为自己只是个年轻歌手,不认为人们想知道她的政治观点,“我觉得他们比较想听我唱关于感情和分手的歌。”但她开始明白有很多受害者不敢说出遭遇,或是说了却不被相信,“下一次有机会改变任何事,我最好清楚要支持什么,和想说什么。”

2018 年美国国会期中选举,泰勒丝家乡的田纳西州选区,由共和党参选者玛莎布莱克本领先民调,她是一位极端保守主义者,反对女性同工同酬、反对防止妇女受暴法、反对同性伴侣,却主张这些是“田纳西的基督教价值”,让泰勒丝相当气愤,并且决定站出来说话。


图片来源|Netflix

泰勒丝为了“政治出柜”,与团队发生争论,他们担心这样会导致粉丝人数锐减,还怕引来人身危险,考虑要购置防弹车,但她仍坚持:“我必须站在历史上正确的一方,就算没有成功,但至少我试过了。”“我不能在台上说同志骄傲月快乐,但是当有人迫害他们却不站出来。”

PO 文发出那天,泰勒丝与母亲紧紧牵着手,慎重按下上传键,向一亿两千万粉丝宣告她的政治意志。此事立刻成为新闻头条,川普回应他对泰勒斯的音乐喜爱程度下降了 25%,但当天登记选民的人数就暴增了五万,比整个月都还多,证明泰勒丝确实发挥了她的影响力。(推荐阅读:【独家】专访 Nina Smart :如果你沉默,你在乎的事情也会沉没

虽然最终玛莎布莱克还是赢得了选举,泰勒丝仍持续相信,只要够勇敢,把权力转往你的方向,就不会永远都像现在这样,并且创作出新歌〈Only the young〉,哼着:“唯有年轻可以尽情奔跑,所以勇敢地跑吧!”鼓励自己与其他年轻世代,不用怕因为年纪小就妄自菲薄,你反而可以更有勇气。

曾经渴望受众人喜爱,当个听话乖巧好女孩的她,如今说:“我不再有噤声的感觉了,我撕掉了嘴上的封条,永远撕掉。”她说自己会穿一身粉红,告诉人们对政治的观感,因为这两者并不该互相抵触,也希望消除自己被灌输的厌女思维,“没有所谓的荡妇,没有所谓的贱人,我们不希望因为多元而被谴责。”


图片来源|Netflix

走过黑暗幽谷,一个更知道自己是谁,眼神更加坚定的泰勒丝蜕变而生,2019 新专辑《Lover》带回爱的能量与信仰,在首波主打歌〈ME〉的MV中,第一幕就是响尾蛇化作了缤纷蝴蝶,她把仇恨转成了翅膀飞地更高更远。一首首歌就像她的日记,随着她成长,不再只有爱恋与分手,更有和解、平等、勇敢与希望。

这就是许多女孩曾经走过、正在经历,或将来会遇到的吧,这个世界会告诉你许多应该和不应该,怎样才符合他们心中的好,想尽办法打击你的成功、嘲笑你的失败,但唯有当你看清他们的意图,靠近自己澄澈透明的初心,才能得到生命真正的淬炼,成为无畏无惧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