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字餐桌故事,有没有一道食物,总会让你想起某段记忆。求学期间,我最爱吃的一道菜肴,就是酱烧茄子。有趣的是,我只爱吃母亲的酱烧茄子,在外头餐馆试了几回,不是酱油与糖比例不对,就是茄子炸的过老,更甚之会加入其他肉类与蔬菜,喧宾夺主,我总是寥寥吃入几口后便放下碗筷,失去兴趣。

文|Kate

母亲是贫穷人家里的长姊,自幼便随着阿公在外讨生活,生成强悍坚毅的骨干,不畏苦难的信念,总是一手张天支撑着父母与弟妹,令人景仰又带点畏惧。

古早时,阿公在水泥工地里吆喝着工人们做事,母亲便一同起个大早,提着沉重菜篮,娇小双手挥洒锅铲,好给工人们一顿粗饱。自此后,母亲便练就烧得一手好菜,远近驰名。

身为女人,母亲在婚姻与家庭之路上并不顺遂,她一人独自将我抚养长大,期许我长成比她更为卓越的女人。因而,母亲对我十分严厉,于督促我在做人处事与学习伦理之上毫不松懈,唯独在吃食方面,她非常地宠溺我,总是不嫌厨房里闷热的油烟,烧出一道又一道我爱吃的菜肴。

求学期间,母亲总是起个大早为我张罗便当,我喜欢拎着还温热的铁制便当盒进入学校,将便当神圣地放入蒸箱,在座位上雀跃的等待午餐时光到来,一待中午,听到便当盒们叮当作响便觉幸福。

当时,我最爱吃的一道菜肴,是母亲的酱烧茄子。茄子,是很多小孩惧怕的菜色,更别说再度闷热的蒸煮过,容易黏糊成一团,更加的卖相不佳,但我就偏偏喜爱这一味,总是吃不腻。

推荐阅读:【吃与爱】肉蛋菜乌龙面:白衣黑裙,成长的滋味是清淡而甘美

母亲会先将紫色茄子放入油锅里大火炸酥,接着以蚝油与少许糖煨煮,起锅前拌入九层塔增添香气,令我魂牵梦萦的酱烧茄子即可上桌。我喜欢将带点甜咸滋味的酱烧茄子与白饭搅和在一起,放入嘴里是无可取代的人生美味。

有趣的是,我只爱吃母亲的酱烧茄子,在外头餐馆试了几回,不是酱油与糖比例不对,就是茄子炸的过老,更甚之会加入其他肉类与蔬菜,喧宾夺主,我总是寥寥吃入几口后便放下碗筷,失去兴趣。

长大之后,与母亲关系渐行渐远,两代之间观念差异,母亲的强悍作风常让我吃不消,而我亦是传承了她的倔强,往往不肯低头就范,在母女间形成难以跨越的壕沟。

推荐阅读:【吃与爱】母亲的笋丝焢肉:想起这道菜,表示该回娘家了

直到某日在餐馆,我再度品尝到酱烧茄子,赫然发现其实餐馆里的酱烧茄子并不坏,我不喜欢并不是因为师父烧菜的方式不对,而是因为他们并不是我母亲的酱烧茄子。

母亲的酱烧茄子烧的是她对我说不口的温情与关爱,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她的情感,因此透过一道又一道我喜爱的菜肴来关心与呵护着这个女儿。

妈,快过年了,我想回家吃您烧的酱烧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