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服于父权体制,一定不能示弱,一直都要强悍吗?其实作为一位女性主义者,你可以更有弹性。

文|海苔熊

身为一个生理女性最大的难题就是:在成为自己的路途当中,要如何又不被男人所惧怕?生理性别是男性的我,很晚才懂得这个道理。

许多事业有成的女性,很可能在背后被别人说得很难听,当然,她们在选择这条路的时候,路上是辛苦的,因为一路要不断地“发声”、然后要不断地展现阳性的特质,这样的展现,会让她们身边的男人觉得受到威胁,所以这场仗会打得很辛苦——男人会因为妳不像一个女人而阻止妳前进,而妳会因为想要成为自己、想要实践某一种平等的信念,而在血泪当中爬行。

然后妳变成那种“有点杀气”的女子,被说就是因为太像男人了才找不到老公、被说就是因为太有用了,所以会让男性感到威胁、被说就是因为太有想法了,所以没有男人会愿意靠近妳、喜欢妳、爱上妳。妳跟自己说没关系,反正妳也不会喜欢上那种“只喜欢传统女性”的男性,于是就这样,拿着剑跟盾牌,一直过着母胎单身的日子。(延伸阅读:“我说妳是母猪,妳就是母猪”这个时代,厌女仍无所不在

可是你却没发现,在你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好渴望被爱的小女孩,正在哭泣、正在希望有人能够陪伴她,不要再一直冲撞了,停下来、陪陪她。难道平等与快乐,真的不能两全吗?难道一定要用这种冲撞的方式,女性才能够获得她们要的东西吗?


图片|来源

聪明的女性主义者

过去上过一些性别的课程、女性主义的课程、一直到读了后现代女性主义的书,才发现一个女性最困难的并不是“在不平等的情况下去追求平等”,而是光是在实践上面这个路程,就会让男人备感威胁,把身边的男人都推远——然而,这并不是女人一开始的目的。

所以,我觉得要当一个聪明的、觉醒的女性主义者,要能够顺势而为,明明知道眼泪可以获得男性的同情,可是又是“刻版印象女性”的表现,但当你知道你这个眼泪是为什么而哭、而且很有意识的哭、获得你想要获得东西的时候,那么这个看起来“顺应着男女刻板印象”的行为,就会有另外一层不一样的意义——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选择用聪明的方式,让自己获得这些东西。不知不觉使用这个招数的人我们会说她在利用“父权红利”,可是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是“有知有觉”的、策略性的、在使用这样的方式与男性相处,那你又会怎么看呢?(推荐阅读:为你挑片|《惊奇队长》我情绪化、我不完美、我有时软弱,但又怎样

前阵子在被督导 K 督导的时候,她真的是打开了我的三观,她说在后现代的女性主义者已经不强调“平等”这件事了,因为平等在这个目前的脉络底下并没有办法达成,真正重要的其实是“做一个聪明的女性主义者”——你可以替自己发声,但是又不会被冠上“男人婆”、“一定是嫁不出去才会变成女强人”、“没结婚的女人都有一些问题!”等等的标签,因为她们很清楚自己在做的事情,对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甘愿承担某种程度的风险,而不是挥舞着大旗,只是一厢情愿的倡导平等。但是这中间的拿捏,又是多么的不容易——可是《她们》这部电影里面的乔作到了!(以下大雷,建议看完影片之后再看)


图片|来源

《她们》:优雅地成为自己

乔一直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女子,像少数怀抱着才华想要一展长才,在职业和专业上面有所成就的路途上,不断被这个歪斜的、的男性为主的社会所打压,和她同样年纪的女孩们,人生最好的归宿就是结婚,但她不甘愿就是如此,甚至在最后为她第一本畅销小说《小妇人》要出版之前,还跟“同样在这个大男人脉络底下而不自知”的总编辑斡旋了许久。

在我说结局之前,先请大家想想看如果你是乔,你一直很想要翻转你所存在的社会这个不公平的现象、这个“女人最后最好的归宿就是结婚”的现象,好不容易写了一本小说,结局女主角并没有和男主角结婚,现在出版社的编辑跟你说,这样的书没有人会买,要你更改结局,变成大家所想像的那种“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的 Happy classical ending,你只能够从下面两个选择当中选一个:

  • 拥有这本书的版权,也就是说这本书是你的,你会留名字在历史上,可是你的小说结局必须媚俗,也就是服膺那个“女人一定最后还是得结婚”的剧本

  • 按照你原本临时的方式交出稿子,结局一个字都不修改、女子最后以光彩的职业发展为她生命的终点,但终生未嫁之类的,可是你会失去这本书的版权,也就是说,没有人会知道这本书是你写的,出版社可以随便买,一个买断的概念。

你会选择哪一个?

我觉得她应该是属于聪明的后现代女性主义者,她选择了第一个选项。表面上看起来他并没有打破这个社会的框架,表面上他违背了自己对自己的期待一个诺言,但实际上,正因为他做了这么一件事情,他变成了这故事的拥有者,他的故事才能流传下来,而且,成为一位了不起的女作家,这本虚构的“结局媚俗小说”,反而在她实际的世界里,起了完全不一样的效果——因为他掌握的选择、版权、以及,她在那一刻,成为历史上留名的女性作家——用现实的人生,来实现它小说里面的渴望。(同场加映:《她们》爱得像乔一样:我脆弱,我寂寞,但我不为婚姻将就


图片|作者提供

找回你的选择权

说穿了,乔只是找回她的选择权,用巧妙地、顺应潮流的方式,让男性不会有那种被压迫的感觉,但同时又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回到一开始的那个巨大的难题,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觉醒,并且意识到自己所选择的。你可以选择继续当一个女强人,或者是当一个装睡的小女人,重点并不是你才用了什么样的方式和信念,而是最后你有没有获得,妳一直渴望的样子、妳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是说妳只是表面上说“我对结婚没兴趣”,但内心深处一直还是渴望着有人可以用爱情的方式来爱你。

我在吕旭亚的童话分析《白雪与红玫瑰:甜美的困境》当中突然悟得了一个道理:在父权当道的社会脉络底下,我们要成为的并不是一个自主的男人或女人,而是要成为一个完整的人。既然叫做完整,就必须让自己生命当中的阴性(刻板印象女性)与阳性(刻板印象男性)特质共存在自己的身上,也就不会一面倒偏向“男人婆”或者是“娘娘腔”(当然这是很性别歧视的语言,但为了让大家更容易理解所以特别使用这样的字眼)。(延伸阅读:2019 女性政治人物金句盘点:只会攻击性别,不过是害怕女人比你优秀

当你能够让内在自己想要成功、想要追求事业和表现的那个阳性特质好好的展现,但同时又聪明的利用这个社会目前的潮流,让那个阴柔的女性特征用么种形式显现出来,两者互相合作帮忙,那么快乐和平等,才有可能慢慢在你的人生当中实现。

所以,身为女人的目的并不是要打败男人或者是和男人一较高下,而是优雅的选择自己的战场,成为自己内在世界的女王。

备注:敝熊对女性主义仅是略懂略懂,也才上过几堂课,班门弄斧,了解有限,欢迎各位先进批评指教,很欢迎各种观点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