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总会遇上一些不愉快,会想抱怨几句。但在你向别人抱怨同样的事情前先想想:除了抱怨,还有什么事是我能做的?

文|梁爽

不要抱怨同一个问题三次以上。

上周没忍住,动了一次怒。好友又跟我抱怨部门同事干得少还爱邀功,这事她跟我说过三、四遍了。第一次,我虽然也吐槽干得少还邀功这种行为,但觉得职场大了,什么人都有,做好自己的事就行;第二次,我建议她,要么让老板了解实情,要么劝同事改正,要么自己无视;第三次,我直言,你盯着别人自然也会干得少,说同事做的工作少,潜台词是自己做得多,也是邀功,和同事一样。

上周,她又找到了新素材,描述同事有多讨厌,我彻底烦了,对她说:“如果这事没进展,你就别再跟我提了。”

好友怪我和她男友一样,不懂安慰,没有情感共鸣,只知道冷冰冰地提意见。我说我性子急,受不了别人不停地跟我抱怨同一个问题。(推荐阅读:是压力还是亲密:我的工作烦恼,该与伴侣分享吗?

想起之前我开导嫂嫂,情真意切地说了三个小时,春风般的安慰、谐星般的幽默、角色化的分析、易执行的建议,面面俱到,环环相扣。结果挂电话时,她说:“虽然日子还得照旧,但说出来好受多了。”

我一秒气炸,敢情说了半天只是为你舒缓心情,可我明明想解决问题。

面对失望,既不改变,也不接受。与其这样在死胡同里兜转,不如去做些有建设性的事,改变自己的心态,改变双方的关系。

做点修养身心的事、感兴趣的事、擅长的事、有意义的事,或者能赚钱的事⋯⋯你总得做点什么。


图片|来源

做事有没有建设性,会产生不同的生活样貌

女伴以前每次与我见面,都会诉苦,讲起她单位里那些论资排辈、人言可畏的事。后来她主动争取到出差学习的机会,去北京工作了半年。最近见面,她两眼放光地讲起新环境和新朋友,着重说总部同事很厉害。主管陪同外宾,七、八个小时下来,全程微笑,礼仪一流,没有抓头拨发的动作,没有龇牙咧嘴的表情;同事开会或交谈,普通话标准,讲话不带“嗯啊嘛”之类的语助词,词句简洁准确,态度谦虚得体。与她接触较多的同事里,有人英语很溜,下班还去学习第二外语;有人辛苦健身,只为能穿上礼服参加晚宴。

她说这半年加班很累,但在更高层次的圈子里,学习到牛人的言行举止和思维方式,让她迅速成长。等再回到基层工作后,因为见过系统宏观架构,所以她更能理解基层工作的意义。

以前听她吐槽,我恨不能拨快脑里的时针;现在听她讲新生活的所见所闻所感,每一帧都舍不得错过。(同场加映:转大人练习题|海外实习能刷履历?关键是你有没有“本事”

如果她没有做有建设性的改变,不把死气沉沉的生活按下暂停键,开启“热气腾腾”的活法,我哪能看到如今眼里有好奇、话里有向往的她?

见的人越多,越受不了牢骚满腹却不去改变、觉得生活没意思、工作没激情的人。减肥喊了几年,肥肉没少一斤;羡慕别人肤白貌美,平时防晒都懒得做;体检乳腺增生,又放任坏脾气上头。

林志玲坠马受重伤后,医生说她能恢复,她就不再喊疼、不再抱怨,留着所有精力恢复身体。

皮克斯的安德鲁.史坦顿说:“如果你面前有两座山头,不知道该先攻打哪边的话,那就尽快做出选择,赶紧采取行动;一旦发现自己攻错了山头,那就赶快去攻另一座。在这种情况下,错误的行为只有一种,那就是在两山之间举棋不定地跑来跑去。”

想得太多,优柔寡断,是对自己的巨大损耗。越在这个时候,越要明确目标,赶紧止损,做出有建设性的改变。


图片|来源

成熟的人做选择,不成熟的人做反应

精选几条读者疑问:

“快毕业了,就读的科系不喜欢,不知道能找什么样的工作。”

“和男友分手,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碰到比他更好的人。”(同场加映:大脑心理学:明知“下一个会更好”,但为什么还是放不下?

“以自己的情况和条件,不知道考研究所、就业、出国哪个合适。”

我围绕着“去做有建设性的事”,给出细化方案。

不知就业方向,瞎想没用,假期去实习打工,哪怕不知道想做什么,至少知道不要做什么。

跟男友分手了,惆怅没用,锻炼身体、调节心情、反省自己,培养出更好的自己,迎接下一任。

选项多,挑花眼,纠结没用;列出利弊得失还选不出,就跟着内心走,坚定地做出你的选择。

每次回答读者提问时,我都会想起《奇葩说》导师之一黄执中“成熟的人做选择,不成熟的人做反应”的论述。

当问题不太严重,你预感这样下去不对,于是主动喊停,这叫有建设性的选择,你要下决定、做取舍;当问题严重到让你忍无可忍,被迫翻脸,这叫反应,你在能做选择时不选,拖到最后就只能承受后果。

在能选择时,按照自己的目标和意愿,做有建设性的事情。不要拖到选择窗口关闭,只能被动反应。


图片|来源

沉湎于情绪,会妨碍你做有建设性的事

前段时间,我爸妈过来同我们小住。

我鼓起勇气对妈妈说:“当我知道您生病时,我很内疚。这些年在外面,没能陪伴在您身边,因为,我俩都要分头去做有建设性的事情。您只须宽心勇敢对抗病魔,注意饮食,规律作息。我要心理强大,不要成为医生说某个指标不理想,就先吓晕的人。我要好好工作,让您住在想住的地方,花钱不再有顾虑。我要好好生活,不做那个让您在养身体之外,还要操心的人。”

这两年,我遭遇了许多人生变故,自诩理性的我,也经常敏感、纠结,困在情绪里,难以自拔。

趁着还没被情绪淹没,我逼自己点开《奇葩说》中谈论生死的那集。这集最让我触动的是,节目接近尾声时,主持人马东泛泪回忆父亲马季离世时的情景。马季走后,因为事发突然,马东释怀不了。有天他突然梦到父亲,父亲在梦里对他说:“我今天才真的走了。很高兴跟你做一世父子,有缘再聚。”马东说这是他潜意识里的放下。(推荐阅读: 我一定要刻意遗忘你吗?家的心理学:面对亲人或爱人的“死亡恐惧”

这段确实戳泪戳心到极致,但马东在短时间内调整情绪,用不知是哭是笑的声音逐一念完广告,嘉宾和选手也整理心情,回过神来。

有情绪是正常的,可马东没让自己陷在情绪里,而是履行商业契约,做好主持人的分内事。

有时候感慨成年人日程表排得太满,连发泄情绪都得掐着码表算时间。但在我的经验中,沉湎于负面情绪,比去做有建设性的事痛苦多了。就算只走了一小步,时间也会带你去往更好的地方;哪怕错了,重新定位、重新规画路线也来得及。

余生不长,做情绪的主人,做有建设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