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拥有多个暧昧对象,对每个人都有所保留,不轻易给出承诺。但那缠绵中的情感,也不一定是假的。

文|壹捌零参


图片|台湾东贩提供

无底洞吞噬了一切,

所以那里什么都有,

有心的碎片,

有无奈,

有不再被想起的人,

有我,

有时也会有妳。

 

无底洞越来越大,

所以自己越来越小,

小的不想思考,

小的随波逐流,

小的不轻易离开,

小的离开了就不再回来。

长在身上的无底洞,

那使你渐渐什么都没有,

有的都掉进洞里,

仅剩的都只是温柔。


图片|台湾东贩提供

洗完澡走出浴室,还光着身子边用灰色毛巾擦拭头发,房间里只开了盏橘黄色的夜灯,你看见她坐在床上,你那张以黑色床单黑色被套黑色枕头组成的双人床,你看着她手里握着你的手机,头没因你靠近而抬起,那个瞬间,再怎么迟钝的男人大脑,也知道了大事不妙。

她在你去洗澡的时候,看了你的手机,这已经成为事实了,你也没有打算问为什么,为什么要偷看我手机,好奇心吗?还是缺乏安全感?为什么可以这样?其实偷看别人手机是一件很缺德的事,这些问题,你都不打算去思考,其实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了,你在心里盘算着,那才没几秒钟的时间,你以一种理所当然的姿态,走到书桌旁拿起香菸和打火机,这是你洗完澡的习惯,打开窗户,就算房间里还开着冷气。(同场加映:给男孩的安全感练习:你没安全感,才会处处想控制对方

你点起了一根菸,抽。

到这她都还未开口说任何一句话。

自然的吸吐一次之后,你将身的正面转向了在床上盘坐的她,此时灰色的大毛巾已经围在你的下半身,接下来是计画的第一步,你一副惊觉不对劲的把刚抽完一口的菸熄了,妳怎么了,对床上的她问着,见她不答,向前也坐上了床,把距离拉近到听得见她呼吸的长度,之后又问了一次,妳怎么了吗?怎么拿着我的手机?轻轻从她手中取下手机之后,没有多余的动作,像是看手机画面或把萤幕关暗,就只是从她手上取下手机,像是一种策略,先绕过问题的中心点,之后你用手轻抚她的脸,一边抬起她的下巴,一边加强惊慌的口气,妳怎么哭了?此刻女孩才溃堤,无助的哭着,问那个女人是谁,那个聊天视窗里,才刚刚道完晚安的,语毕后还传了爱心的女人是谁,女朋友?暧昧?那你把我当什么?

她是我之前追过的女生,你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你知道你站得住脚,就算检视聊天内容,你是个很小心的人,你留着各种余地活着,你知道暧昧这种勾当不一定要流于言表,有时是暗语传达,就像避开所有法律漏洞一般,你不曾给过谁任何承诺,也不曾完全表露自己,这些思绪快速晃过脑海后,你不疾不徐的环抱住她,还轻轻笑了两声,抱歉,是我没让妳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那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是在妳出现之前的事,我不想追她了,现在只喜欢妳,是妳让我不想继续追的,你在她耳边这样说着。(推荐阅读:当代恋爱|Caspering:没意思却继续聊是什么心态?

这便是计画的第二步,像是把糖给想吃糖的人那样,让她知道她很重要,不需要胡思乱想,这是策略执行的方向。

上个月才在一堂中文系的选修课上认识,不到两个礼拜就一起回家过夜了,契机是她家停电,问着能不能来你这借浴室洗澡,也许两个人早就有好感,理由荒不荒唐,看来只要能拉近距离省去那些不必要的时间,就一直都会是可以被忽略的。所以其实也不是情侣关系,对你来说,上过床不一定代表承诺过什么,你总是可以用情感是冲动的,太浪漫以至于不想错过,之类的理由开脱,若是被问起要不要在一起,也能画起未来的大饼,模糊当下不想给谁承诺的窘境。

她看似从原本的悲伤,变成了生气,在你抱住她说完该说的话之后,情绪的转变对你来说是好的,代表她在听,正在消化你给的,是能继续尝试沟通的,你加大了双手环抱的力气,一阵抱紧,之后松开了手,直直看着她,她压着眉头瞪着你,你在她还没开口之前就站了起来,伸手拿起刚刚被你放在床边的手机,示意要递给她,不然妳打开来看看,看到底是怎样,你一派轻松地说着,但心里知道这很危险,你自己清楚得很,手机里还有其他暧昧对象,都是不定时的炸弹,虽然有着各种防备措施和应对策略,但你累了,不想在这个刚洗完澡,舒服放松的夜晚,继续费心动脑。

犹豫太久了,你没多说什么,以最无所谓的态度把手机温柔地放回原处,是她手勾不到的地方,而你牵起她,对不起让妳哭了,是我的错,又一次好好的抱着她,宠溺的拍拍她的头,没事没事,不会有下次了,虽然如此,你知道她还在生气,事情没那么快结束。

计画还有最后一步。

把手从背向下移到了腰,你以单手轻轻抚摸着,额头靠上她的额头,可不可以不要生气了,她才正想回嘴,你就把嘴唇向她耳边凑近,以唇轻轻吻过,她没能讲出一个字,但喘了口气,接着你将身体前倾引导她躺下。

这是言和最快的方式,你一直这样相信着,性,是人性原始的甜,虽然对此的喜好因人有强弱之分,但你知道两人拥抱在一块,无语而缠绵,是最纯粹的美好。(推荐阅读:“抱着我却想着他”惯性出轨者,其实有迹可循?

之后,她先睡着了,你静静看着侧身睡着的她,其实你也是很喜欢她的,你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定下来,也许是讨厌麻烦,也许是单纯的还没长大,还太幼稚,你知道这样对不起她,对不起过很多人,你还是有正常的伦理道德的,也许是心生病了,每每想到这,你就懒得继续多想了,都是过程吧,你从床上坐起,走到窗边,用手指捡起在这之前熄灭的菸,点燃,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