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闲着没事干,却什么事都丢给新人去做;因为受伤而住院,却被嘲讽是“想休息才装病”⋯⋯。

黑色的影剧世界——“暴力”的垄断利益集团

“最小的!你是艺人吗?居然敢一起吃饭?”

“某个ㄚ头不想混了,居然抓组长的语病!”

“那个工作人员○○啊,休息的时候居然睡在床上唉,疯了吗?”

“我熬夜的话,你也得熬夜才行。”

“喂,你的传闻已经传开了,我会让你连踏都踏不进业界的。”

我在 Kakaotalk 上开设了一个“靠北电视圈 119”的公开聊天室,目的是为了让在业界被刁难的人可以匿名提出,我自己也想听到现场各种声音,所以参与了对话。

“靠北电视圈 119”反应热烈,创立没多久,聊天室成员就已达最大人数上限一千人。讯息数量随时都是满满的“999+”,这股热潮一直延续到“电视工作人员工会”创立,可见大家对圈内各种刁难情境的积怨有多深。延伸阅读:韩剧幕后:电视拍摄的现场,就是凌虐女性的现场

“有种重新回到部队的感觉。”

这是韩光哥在生前曾对一位工作人员说过的话,到底现场有多狠毒才会被拿来跟部队比较啊。

哥哥过世后,为了查明死因而打开手机记录来看。导演组聊天室里充斥着的谩骂只是冰山一角,手机中留有哥哥与导演组主管的对话录音档,导演组主管说出“让你再也踏不进这个业界”这种话威胁哥哥,接连不断的高声喝斥及污辱,足足吼了一个多小时。哥哥只能反覆说着数十次“对不起”。

逼着自己听了两次之后,我再也没办法重听第三次。暴力字眼一个个太清晰,无法从脑海中抹去。

亲身经历过业界的暴力文化后,在各方面真的产生许多苦恼,但有一位同事说了这样的话:

“你不想在这里工作了吗?就当个旁观者就好,不要太敏感全都往心里去。”

拍摄现场如杀人般的劳动强度,让工作者们习惯了粗暴且偏激的态度,再加上学徒制文化的影响,使得整个组织变得极为军事化。

在威权导向的职场文化中,劳工的基本人权被侵害,变成一种理所当然。忍受不了这种暴力的人,会被当成脆弱的适应不良者。反而,故意装得一脸凶神恶煞,一天到晚辱骂同事和下属的人,会被视为是有能力的。

放任“本来就都是这样”的合理化以及对暴力行径的麻木,如此不公不义的氛围,在拍摄现场不断蔓延。


暴力猖獗的拍摄现场。图片|한여정

“我们只是道具而已。”

时代改变了,如今,军队的管理,都比拍摄现场还更人性化。虽然韩光哥过世后出现许多反省的声音,但改变的步伐十分缓慢,到现在都还是会收到许多关于言语暴力的举报。

有人说过:“到了现场,会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 2018 年还是 1950 年。”

从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导演开始,每往下一层,就演变为更严重的辱骂与刁难,这已经成了连续剧工作现场的日常。

制作公司的心态也是个问题,如果有人疲惫不堪了,就会被当成“用过的免洗餐具”一样丢弃。

管理者对工作人员们的认知也到了严重偏差的地步,不假思索地就说出“他们处在一个很好的工作环境里,还可以看到艺人”这种话。

对管理者们来说,工作人员不是劳工、也不是同事。因为是自己找上门的,所以只是用力使唤也没关系的零件罢了。推荐阅读:致台湾观众:韩剧幕后,有很多你看不见的职场暴力

工作人员的处境,有时可能比道具还不如。

甚至,工作现场还存在着“菜鸟就是该死”的恶例。

举例来说,要搬移某些器具时,即使可以一起搬,也一定只会叫菜鸟去搬的潜规则。

看韩光哥的记录发现,在他独自搬巴士上的行李时,主管级 PD 们就只是旁观闲聊。

我想,这就是为了把哥哥洗脑成奴隶的过程吧。只不过是地位比韩光哥稍微高一点的主管,就会说出“我熬夜的话,你也得熬夜才行”这种话来,即使明明没事,也会叫属下待命,或指派完全不相关的工作。

受伤住院时,就一定会听到“想休息才装病”的指责。拍摄现场发生的各种恶言秽语,和连续剧中的优美台词完全相反,剧里的一切美好,竟是用摄影机后面的暴力行为以及百般刁难所堆砌出来的。

被欺压的一方,想反抗?作梦吧,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