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世上没有理想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我遇见你,在介于女孩与女人的年纪。有一种关系,是乔与罗礼。我们不必符合世俗期待,不必走入婚姻,就懂得如何去爱。

我遇见你,在介于女孩与女人的年纪。

乔与罗礼,相识在一场舞会。男生邀请女生共舞的社交场合,毕竟太不适合乔,她拉开小房间的布帘,想要躲进另一个世界。

初次见到罗礼,就在这里。罗礼有一头自然卷,眼神清澈,双手轻插在裤子口袋,看上去有些文弱。乔则相反,她率性而为,挑战那些对女孩的世俗规范,想往哪就往哪,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何必在意。

这样的乔,裙子被烧破了洞,也不是什么怪事。罗礼带着乔,说那我们到走廊跳舞吧,就没人会看见妳的裙子发生什么事。

有点诙谐的浪漫吧。或许正是因为罗礼的特别,乔没将他视为一般男生,而愿意与他成为至交。

在走廊上跳着狂野舞步,从窗外望进去,能看见其他人,而无论他们有多优雅端庄,都无所谓。这个狭窄的走廊,才是我们的世界,其余地方发生的,都与我们无关。


图片|《她们》剧照

罗礼倾心了。像乔这样的女孩,他愿意耐心等待。而这段关系,并不好爱,他得摸索着,一步步试探。在乔需要帮助时,出手相救,乔会给他一个拥抱,然后没有然后,仅止于此。

乔:“你真是个好人!我要怎么谢你才好?”
罗礼:“再扑到我身上来,我还满喜欢的。”
——《小妇人》原着

随着逐渐长大成人,罗礼也开始心急,而乔的抗拒让他心碎。

“乔,我从认识你就爱上你,我无法克制自己。”罗礼追着乔走。像从前那样,乔总是走在前头,头也不回,他跟着她,他就喜欢她潇洒的背影和步伐。是乔,带他认识马区一家,领他走出那栋华美却空洞的房子,他因此不再寂寞。

他愿意给乔他能给的,偏偏他能给的,乔并不想要。

“如果我们真的结婚,会是场灾难。”乔说,她不喜欢他的上流社交圈,他也终将受够她成天埋首于写作。“我们会成为怨偶。”

乔不愿为了婚姻,放弃她想要的未来。同场加映:《她们》爱得像乔一样:我脆弱,我寂寞,但我不为婚姻将就


图片|《她们》剧照

罗礼:“乔,我会好好对待你。”
乔:“不行,我不行,没办法。”

既然乔没活在框架内,他们的关系也不必是。不是一定要谁娶谁、谁嫁谁,我们过着各自人生,从小就辨识了彼此的气息,偶尔相互倚靠,理解对方的奇怪与可爱,再无遗憾。

我们是彼此的红粉蓝颜,无论是爱情或婚姻都太过沉重。我愿意爱你,以朋友的方式,而不愿意承担任何一点失去你的风险。


图片|《她们》剧照

多年之后,他们再次遇见。当乔终于正视这段关系,晚一步地,罗礼已经成为乔的妹婿。

“你说得对,乔,我们不适合在一起。”罗礼对乔说。他更成熟了,外表如此,心也是。

那封写给罗礼的亲笔信,终究没到罗礼的手上。或许乔是有些遗憾的吧,但并不可惜,毕竟她知道自己对罗礼的感情,是友情的再升华,却始终不及爱情。


图片|《她们》剧照

我是我,你是你。我们错过几回,却谁也没辜负谁。

这样多好,你说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