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掷地有声。在某处遭受排挤的你,不如往外走吧,在某处,一定有阳光普照,能够再次温暖你。

文|丹心

小月在外商银行做了五年,想着要在跨入三十岁时踏出舒适圈、换换环境。来到了另一间声誉更加好的公司,原本的满心期待,在日子过着过着的当儿,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了。

“我也不知道是什麽时候开始的,”小月垂着眼,“不知道是哪一天早上其他同事开始和我大声说话后,事情就越来越糟了。”

随后是女同事间的聚会她没收到邀请,然后是女上头故意在后辈面前对她大声吆喝。

“她好大声的问我为什麽不化妆,这一脸死人样是要给谁看,”小月抬头看着我,双眼噙着泪珠。

小月是从一个小城镇出发到城市的女孩。她一路奋力读书,拿了奖学金完成学业,一路走来战战兢兢,不敢随意花任何一分钱。她不是一个爱打扮的女孩,总是衬衫配黑裤便是一天,而那些衣服也是在大拍卖时买的。她从不追求精致的布料,抑或是动人的牌子,也不曾为了那五颜六色的化妆品心动。努力存钱,也是为了将来能有自己的房子,在陌生的城市。

但她有些动摇了,那一路走来支撑着她的信念快垮了。小月从没想过她会在三十而立之年遇上这些事,都这把年纪了,她莞尔,竟然得思考该不该涂些腮红就为了融入她们。

为了生存下去,她果真去买了一支颜色鲜红的唇膏。第一天就遭她们嘲笑,笑品味笑眼光,她只能黯然的到卫生间擦掉那一抹红,然后独自哭泣。

“现在我能明白你在大学时被霸凌的感受了,”她看着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延伸阅读:走出被霸凌的牢宠:请先理解,这不是你的错

看着眼前缩成一团的小月,我想起吴尔芙在《自己的房间》这书里头的文字:女人总爱为难女人。在九十年后这一句话还是能用在人生的各个阶段和生活的各个层面,想到这不禁感到颤栗。

只是我没想到,读好书步入职场,霸凌还是继续。可是回头看看,我最感谢的岁月便是十八岁初离家被同学兼室友霸凌的那一段黑暗岁月。我终日以泪洗脸,不愿回宿舍,辛苦了母亲成日接纳着我的负面情绪。


图片|来源

害羞安静的我却也因为这一段被霸凌的日子而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我开始接触人群,去尝试不一样的生活。演话剧、写小说、写散文,和准备舞台剧都让我有着很阳光的二十岁,也逐渐的忘了那段被漠视、被故意刁难的时光。

我也在那个时候重拾对文字的爱。我把被霸凌时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角落的日子写成我在寂静里学到的事,记录着人生很特别的一个阶段,时刻提醒着自己那时候的感受和感悟。

“怎麽走过来的,”小月像是想听到什麽答案似的。

“就这麽走过来了,”看着她急切地表情,我禁不住的大笑。我没有什麽秘方去解决被霸凌的问题,那时候的我很无助,除了成日哭泣之外,还真的是一无是处。

可是就真的这麽走过来了,以后你会感谢当初那些霸凌你的人,因为他们,你才会勇敢的踏出第一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当下的感受真的很痛,是撕心裂肺的痛,是痛不欲生的痛,可这些感受总会过去,你会成为一个更完全的人。

你会更温柔的对待自己和这个世界,你会明白其实他们是很可怜的。我们一定拥有一些他们没有的东西,那一些东西让我们不一样,而霸凌就从“呃,她很奇怪耶,跟我们不一样。”开始:

丹心好安静啊,就只是看书,怪胎一个。

小月好俗啊,招聘是怎麽做事的啊。

霸凌开始,却也是我们脱胎换骨的时刻。小月在报读一些提升自己的课程的当儿,也已经开始在寻觅其他工作机会,她说这环境不健康,再待下去心脏会变得愈加脆弱。

“我很害怕,若是下一间公司也是这样,或是更糟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她叹了口气,语气很是沉重,“可是啊,我还是想试一试,”她缓缓地展露笑容。

试试看吧,走出既定的环境去外头看看。那里或许阳光普照,能抚慰你受伤的灵魂,而你也可以过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