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和他继续在一起就好了。”有这样的想法的你也许可以思考一下其他实现自己的方式。

文|廖梓铃

横跨十八年的经典爱情电影《Before》三部曲,我们共同历经爱的破晓、日落与午夜。本系列将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主角 Jesse 与 Celine 的故事,带给世人爱情的反思。此篇将探究关于贪恋旧爱,或是寻觅新爱背后的心理运作。

《爱在日落巴黎时》(Before sunrise)是最美的续集。当年,在一列驶向维也纳的列车上,我们相遇,碰巧心动,于是爱上,就在维也纳街头,就在那一夜之间。后来,你准备飞往美国,我踏上驶往巴黎的列车,挥手不忍道别,离开前,我们相拥相约半年后再见。

后来女孩失约了,这份相遇成了这九年彼此心中最深的遗憾。

事隔九年,我与你又在巴黎书店相遇。从青春洋溢的二十几,走入成熟稳重的三十几。你成了畅销小说家,成了别人的丈夫与老爸;我成了环保倡导者,成了战地摄影师的女友;我的婴儿肥退去了,你额头却有了皱纹,多了胡渣。我们笑着说,可能这叫成熟吧,心却说着,成熟的代价怎么这么重,才过了九年,多了些许皱纹、成了负责大人,却忘了什么是生活、什么是浪漫、什么是享受。

看着眼前的你,就好像连结回当年的二十三,对未来充满盼望的眼睛,对爱充满热情的我。于是我想,会不会是当初我们错过的缘故,会不会是这篇故事在错误时机结束,若回到九年前,我与你在那一天再续前缘,如今的我们会不会比较幸福?(同场加映:我一直没有结婚,不确定是不是为了继续相信爱情


图片|来源

那天巴黎日落前,他们的相遇如同真爱再度降临,过去人们嘴里谈的真爱,岂不就是在千万人之中寻寻觅觅,最后发现你才是令我余生圆满的唯一?

在感叹这份重逢如此美丽之余,我同时也发现他们对彼此的思念始于某种特别的情节:

我总想写一本书,有个男人非常沮丧,他想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骑车飞越南美,事实上他坐在大理石餐桌上,吃着龙虾,有着不错的工作,妻子也很漂亮,但这并不是他真正要的——Jesse

我跟我妻子分分合合,有天她怀孕了,我们就结婚了。她很美,也是好老师,好母亲。但我感觉我现在的人生,像在办个托儿所,与我以前约会过的人,我开始怀疑,爱的意义真的只是负责吗?——Jesse

我本来一切都很好,直到我看到你那本该死的书,所有陈旧的往事都被翻了出来,我回想我曾经浪漫过,我对世界曾充满希望,对照现在我不相信爱情,每天平庸的过着,坐在情人旁边心不在焉,因麻木而痛不欲生——Celine

那些对生活与婚姻的抱怨里,有种甜蜜,好像那天我没遇见你,如今我才落得这副德性;似乎没有拥有你,是生命失去浪漫与热情的原因;只要没有你,我就无法实现我所向往的自己。那种苦闷,说是生活,却像被困在牢笼里,于是人仰起头问着,生活只能这样吗?爱会是救赎吗?你是能拯救我的唯一吗?其实你不是爱着他,是怀念当年跟他在一起的自己。(延伸阅读:“爱情需要承诺,但承诺不等于婚姻”:婚姻是我们最好的归宿吗?


图片|《爱在黎明破晓时》 剧照

对旧情人的思念里,有着对某种自我的贪恋

婚姻治疗传统观点认为,外遇的发生是与现有伴侣关系出了问题的症状,于是在另个情人身上寻找温暖。但美国婚姻治疗师 Esther Perel 从临床经验发现,对某些出轨者而言,无论寻找前任,无论探寻新爱,他们婚姻本身美满依旧,却依然有了外遇。

Perel 决定将问题焦点从既有伴侣关系出问题,拉回出轨者个人身上,试图了解,为什么他们选择这么做?为什么选择这个人?与旧爱联系的感觉如何?在探寻新恋情的过程中满足了什么?

Perel 后来发现,这些人透过执迷旧爱或是寻觅新爱,来探索失去的或是探询另种新的自我认同。

人会对自己未曾探索过的身份与选择感到殷切地思念,尤其活在重复的日常、固定的角色中,将滋生一种死亡感,人透过贪恋过去或寻觅新爱,就像给自己新的机会去窥探遗失或新的自我。

比如说,有位五十岁的案主从小习惯当个优秀听话的学生,结婚后成了位负责的妻子、母亲与工作者。负责任且忠诚的她,却与一位来家里工作的园艺师搞了婚外情。他们在公园长板凳上、电影院里做爱,她知道这段感情该结束却苦于无法断开,因此进入了谘商。后来她才意识到她与那位园艺师体验到叛逆、任性、大胆,游走在规则边缘的狂放感受,这对她来讲是份新的经验、新的自己,就好像五十岁她如今才迎来迟到的叛逆期。而她是爱那个男人吗?不,她只是厌倦当个顺应负责的角色,透过婚外情来展现过往总是压抑的叛逆与任性的自己。

Jesse 与 Celine 在那九年对彼此难以放下的情感里,是生活日渐走入某种稳定,绑了角色责任却失了年少的热情;是选择封闭自己的心,把爱与浪漫都留在九年前那一夜的思念里。在仿若濒临死亡的如今,好惦记着当年被他柔软贴近,被捧着连家人情人都看不见的渺小自己;好怀念当年的热情洋溢,向往浪漫,勇敢无惧,幻想后来,可能耀眼,可能无限。当年,对照如今的无趣单调,无形中更滋养了当年的梦幻,也暗自认定只有对方能拯救自己脱离枯燥乏味的生活。(推荐阅读:重来一次会更好?研究显示,这样的复合比较容易成功

所以说,你贪恋的不是他,而是当年与他在一起的你自己;更重要的是你相信,只有与特定的他一起,你所偏好的自己才能现身。

我也认同在我们生命中,或多或少都会经验到在某些关系里自己似乎特别重要、充满活力与信心;但反过来又怎么能不去怀疑,何以一定要跟某个人在一起才能体验某种版本的自己?何以人生走到现在不再热情、充满麻木,是与没跟对的人在一起?又何以当这份关系无法继续存在时,我就无法实现那份我所渴望的我自己?

关于生活与自己的不满,或许拯救者会现身,也可能不会。而现在的你自己如何,又或是将来变得如何,大部分确实是你自己的责任。(同场加映:为什么会梦到前任、被追着跑?梦境解析:你的梦反映你的真实心态


图片|来源

从寻找拯救者到认回自己:让那份感觉在你心中存活吧

我们每个人都是从关系中认识自己,从依赖他人,走向依靠自己。对旧爱难以言喻的执着,来自于从他身上寻求自身的完整,就如同对方的生命被你视为完整自身的舞台。但带离你离开如濒临死亡的生活、连自己都不欣赏的模样,那个拯救者,何不就是你自己呢?

你的人生,总会有其他的选择,你也绝对是你生命剧本的主导者。而在尽责扮演各种角色同时,也别忘问自己:

我会不会长久以来都固定在某种既定角色?我是否只允许自己呈现某种面貌?如果不这样,我有什么害怕?这是我想要的吗?我有哪些未满足的渴望?若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与生活,与其寄托真爱、盼着某段美好关系现身以作为实现新自我认同的机会,反而站在对自身渴望的瞭解上,相信自己有所选择,持续追问自己,我如何在不管那些关系是否存在的前提之下,依然让那些我所渴望的感觉、偏好的自己持续在我心中存活?我与现在的伴侣能为这份渴望做什么?

有天或许,你生命中不再需要拯救者,也不需在意真爱是否现身,你都能学着照顾自己的期待、让自己过得精彩,那时你才是自己生命的主人,真正的自由才能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