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在即,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为自己的想要的社会做出选择,为自己的选择作出承担。请不要轻易放弃,不要轻易放弃自己和世界,我们与你一同经验着这一切。

先不谈民主(democracy)的政治形式,改为心理学的方式去思考其潜在意义的话,我们会发现,当人们说一个“民主社会”的时候,其实是说这个社会是“成熟的”(mature),这种成熟反映了每一个公民的“心理成熟”或“情绪成熟”(emotional maturity),比如包容不同意见与取向,或尽可能理性地彼此讨论与沟通。

这种从不成熟到成熟的民主光谱,其实根植于人们的内心。人们透过投票,来表达内在斗争(inner struggle)的结果,因为外在政治场景被内化,与内在世界的各种力量互动角力起来。因此,投票的方式,表达了每一个人内在斗争的解决方案。我举几个亲身经验或听闻的例子:

  1. 一位男士希望台湾不会被中共统一,但又认为和平协议或统一能带来更多商机,他的内在拿不下决定,所以他给自己的答案是“两个党都一样烂”、“我看破政治了”,而没有要回家投票;
  2. 一位女士多年来无法接受自身的同性恋倾向,她亦因为在关系中一再遇到拒绝自身需要的情人而求助谘商,而她总是幻想有人能够拿掉她的同性恋倾向,所以她决定投给支持反同志(教育/婚姻)的候选人和政党,因为连投给同志友善的政党,都让她“受不了自己”;
  3. 一位泛蓝的阿姨认为政治十分肮脏,也没有强烈要去投票的意向,但她一直有着一颗对年青人关怀的心。有一次她认真听了年青人的担忧,比如他们在香港反送中事件的见闻经历后,她动了恻隐之心,决定要投给承诺保住台湾主权与保障年青人未来的政党。

由此可见,人们是以内心的斗争来感受外界,对不同政见取向作出认同与投射。在选举之际,每一位选民的内心都暂时成了一座政治舞台,并经验着各种挫败感。同场加映:台湾女性政治人物金句盘点:只会攻击性别,不过是害怕女人比你优秀

但如果我们因为失望、无奈与恐惧就不去投票,其实也可以说我们“放弃了自己”。


来源|unsplash

在最基础的层面,民主的意义,是成熟的个体能够以选票来表达他内心斗争后的结果。因此,不同政见不是问题,而是我们能否为自己的内心负起责任?我们是否准备好用投票来跟证明自己已达到“成熟”的基本门槛?延伸阅读:给香港少年少女:我们在最坏的时代生活,也在最好的时代反抗

请记得,民主是一个成长、长大、变成熟的历程,而回家投票,是当中不可或缺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