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追求效率、结构化拆解问题,真的只会有好处无坏处吗?让在麦肯锡工作的她告诉你:方法与效率,并非世间唯一的修行。

文|邱天

在麦肯锡工作时,我在方法论上受到多年的训练,既有正式的理论学习,也有实际工作中的反覆打磨。我开始逐渐理解麦肯锡的人才培养方式。

  • 定下尺度:把日常工作中的每一件事,都画成格子般细密的图纸。
  • 手把手教:专案上,学徒式地传帮带(传授、帮助、带领),让年资更长的人展现出训练有素的强大力量,从而设定一言一行的尺度。
  • 细密反馈:每件事、每一天、每半年、每个专案,不断地会有人告诉你应该如何去做,如何可以做得更好。

这些方式确实是极为有效的训练,因为它们给要求、给方法、给范例、给反馈、给激励。日日如此,从不松懈。(延伸阅读:麦肯锡的职场心法:能够精准定义问题,问题就解决了一半

我自己,就是这样训练出来的一件作品。

然而,这样训练的结果会有坏处吗?

有的。

1. 它让事情变得不再有趣

按照结构化的方法,问题分解到一定程度后,在具体的研究、执行中智力的成分会下降,很多工作变成了体力活。

  • 安排旅行是件开心的事,但它很快被肢解成十件类似“今天要研究一下当地气温,决定带什么衣服”这样的无聊小事。
  • 研究战略是精采的事,但它很快被肢解成十件类似“下载这几家竞品财报,分析重点指标”的无聊事情。

每一个新挑战都很精采,而当你形成一套方法后,职场上很多(幸好并非所有)挑战就都长得差不多了。

“搞数”有“搞数”的方法,“搞人”有“搞人”的技巧,“搞字”有“搞字”的规矩。

方法论固然让你更有效率、更从容不迫,也会让人的生活“专案化”。

当你定义目标、分解任务、计画安排每一件事,甚至从逛街到阅读时都用这套方法论,那是多么高效率又可怕的生活。

2. 它让我变得容易失去激情

熟悉我的人,或许会不相信,因为我看起来一直都热忱而敬业。让我解释一下。

任何一件事都有“有趣”和“无趣”的成分,接受其中“无趣”的成分,是成熟的标志。毕竟我们不能像小孩子一样,一遇到无趣,丢下就跑。

那么也许会有人说,要找到让自己觉得特别有意义的事情。

问题是,如果我们乐观一点,会发现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有意义的。

造汽车有造汽车的意义,做金融有做金融的意义,搞教育有搞教育的意义,每个公司与机构的使命后面都可以拖半句“让世界更美好”。

“让出行更舒适,让世界更美好。”“让理财更简单,让世界更美好。”“让外卖更方便,让世界更美好。”……

若我们认为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值得付出,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呢?习惯性地埋头苦干,认真敬业地把每一件事情的无趣和有趣部分都做完、做好,是否真的就是自己想要的呢?


图片|来源

3. 它让人有一种控制欲,一种对不确定、不可能积极对抗的态度

在麦肯锡的七年里,我建立了一种“can-do”(能搞定)精神,即遇到任何问题撸起袖子就上。正因为结果不可控,所以要竭尽全力控制过程。(所有的老板都爱这样的人,我也喜欢这样的团队。)

我们相信没有什么问题,是用学习、方法、勤奋、坚韧和智力不可以搞定或者尽可能接近搞定的。

我这样考 GMAT,这样做行销,这样招聘,这样做公益,也这样管孩子。然而,这世界上,有些事情谁也控制不了。如果说这三年我在职场上有什么长进,那就是对万事多了一些“尽人事,听天命”之心。

在麦肯锡,我们常说,“只有拿不到的专案,没有做不完的专案”。而现在我知道,“做得完”、“做得到”和“做得好”是不同的事。

诚如美国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的毕业典礼演讲所言:

我愿你时而运气不佳,这样你会明白运气在人生中的角色,明白你的成功并不完全是理所当然,而别人的失败也非咎由自取。

4. 它也让我变得着急与不容错

有一次,我在看一个自己没有参加的会议纪要,我觉得这份纪要归纳不够清晰,很想直接回覆过去:这个纪要写了等于白写。看上去规规矩矩的表格,有时间、地点、人物、议题,但这些议题的重点是什么,开完得出什么结论,然后我们要做什么……并不太清楚。在我的职场生活中,这种不爽出现得非常频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按照麦肯锡的方式(或者我的方式)做事,我自己也做不到。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事情,按照麦肯锡的方式做都是对的。

我克制了一下,没有回覆。如果是两年多前,我会让新来的同事把一封邮件改三遍,上纲上线到哭。

但是,坦白地说,现在的我也只是比以前好了一点点。

5. 总结一下:无趣、无情、无畏、无耐心,糟不糟糕

某个清晨,我在大理休假。天空中有一线粉红的晨曦,洱海丝绸般的灰蓝色在远处起伏,伴随着屋里女儿与先生的轻鼾声。

我戴上耳机,开始看李一诺(比尔及梅琳达.盖兹基金会中国首席代表)的影片分享课程── “诺言”。开篇一诺就说道(大意),在通往所谓成功与幸福的路上,有知识、方法,更有思维方式、价值观与自我认知。这句提纲挈领的话轻轻触动了我。它和洱海一样在寂静的清晨在我内心起伏。我一直深知,自己对方法论有领悟与实践,而人到中年,恐惧、焦虑、纠结,依然在静静地与我同行。

方法与效率,并非世间唯一的修行,路漫漫其修远兮。爱恋、敬畏、诗意、勇气、天真、宽容、清醒……那是效率不能教我们的事。

而这些才是珍贵的事。

在战场上一件件穿上的盔甲,愿能一件件再脱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