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对话千层派 Pin,聊政治,是为了找回更多连结。她相信郑丽君说过的这句话:历史的进展不是一个人往前走一百步,而是一百个人一起往前走一步。

不想若无其事地回到生活⋯⋯有了“最意外的一年”

因为真的好在乎,她和老板谈,把全职工作转成兼职,想把更多时间心力花在“对话千层派”上。Pin 李品汶,今年 27 岁,她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年会有这样的轨迹。

“想邀请更多人展开对话,愿意去投票!”

2018 到现在,她曾两次在公共场合哭到停不下来、找到生平第一份领薪水的工作、有了好几个难忘经验、组了 20 人的志工团队、办了 30 场活动、面对面接触 500 位参与者、在做的事被“报导者”、“商业周刊”、“德国之声”报导过。

这篇文想带你一窥她这段经历的转折。读完后,希望你一定要去投票,也愿意拉人去投票,因为“历史的进展不是一个人往前走一百步,而是一百个人一起往前走一步。”

创业之旅要结束了

2018 年四月,她准备要在会议里和夥伴说:公司、创业要告一段落了。

从学生时期和朋友一起创办 FRNCi,而收入真的撑不住了,上次要领钱的时候,发现个人帐户只剩 74 元。内心焦虑,平常在夥伴面前又要摆出没事的样子。

不想去上班,不想面对同事,想避开和大家一起吃饭,状态糟到不想进自己的公司。

有一天,和共同创办人吃完饭各自回家,坐在永康街的公园长椅,眼泪突然开始流,经历、感受一个接一个浮出来,停不下来,哭着哭着吓到了路人。

他们把公司收起来,准备找自己生平第一份工作。

她制作了一份问卷,询问朋友们对她的印象、适合做什么样的工作。不只收到回覆,Pin 也和 26 位朋友碰面聊天,也陆续有朋友提供工作机会,26 岁,她找到生平第一份领薪水的工作。

“除了焦虑,我还可以做什么”

八月时,她有了一段印象深刻的经历:平权公投,要在一周内收集 15 万份连署书。

“怎么可能做得到?”把能做的都做吧,她私讯了四百多位朋友,个一个敲,一个一个解释、回覆,约的成的,碰面拿连署书给他。

有三分之二有回覆,一半有回覆的朋友已经连署,另一半答应她会连署。

“你没敲我的话,我不知道事情有这么紧急呢。”有朋友对她说。

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因为自己的行为,更多人知道、愿意关心一件事。

把亲友都敲完后,她到了街头,在忠孝新生、信义商圈、板桥,加入宣传志工的行列。

也曾经被路人当面说:“你们就是有病、不正常。”面对面宣传,有时是一整天,有时是傍晚到半夜,每天回到家很累。
依然很有动力的原因,是一大群不认识的人,在全台湾不同的地方找同一个目标努力着。

“那我做得没有很多,可以做更多。”那一天在板桥站外宣传,突然听到夥伴欢呼,连署书数量达标了!原来,全台各地那么多小小的力量凑起来,可以影响到这么大的事。

九月开始上班,下班后固定运动、电影、参加各种活动,她终于知道什么叫“下班后的生活”,也开始体验到每个月 5 号领薪水的期待感。

时间快转到 11/24 号晚上,即使事前就已经知道所谓的“爱家”公投阵营拥有的资源、使用的手段,不敢抱有期待,看到投票结果,还是很难过。

怕吵醒妈妈,她躲在厕所哭,哭到了清晨。

隔天,戴着墨镜挡住哭肿的眼睛,在捷运忠孝新生站的手扶梯上,看着一个一个擦身而过的路人,想着:“这个人投了什么⋯⋯?”觉得好像是被冷漠和敌意包围,默默地,眼泪又开始流。

悲伤、愤怒、无奈,在一周内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她决定把这看成人生中提醒自己重大的一课。

她手臂上多了一个刺青:“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台湾需要的是每一个即使失望但不轻易放弃的积极公民,除了焦虑之外,到底有什么我能做的事?

有什么我能做的事?

11/24 那天晚上,和朋友有一串讯息对话:

“你有去投票吗?”

“哈哈哈,没有呀,你又不是不认识我。”

当下,她有股冲动想暴打朋友一顿。那不是很要好,以为是“同温层”的朋友吗⋯⋯怎么会?

她在脸书上发了一篇文,诚征“没投过票、不一定想投票、浅蓝”的人,陆续收到了回覆。

第一个聊的,是那位想暴打一顿的朋友;接着,和夥伴一起去访谈不同立场的人们,那是一个刷新世界观的经验。

原来真的有人对柯文哲的印象停留在 2014 年。

原来很多人不知道“和平协议”是什么,不知道国民党在粉专说要把这放入党纲。

原来“资讯来源⋯⋯都是和家人看 55 台,我觉得很中立呀”是真的存在的。

那有哪些我们能做的事?

找到了中选会提供的资料:四年前的总统选举,20-39 岁的族群里,每 2.5 个人就有 1 个人没去投票,青年族群的投票率,比老年族群低了两成左右,是一个可以切入的点。

想聊的是政治,想找回的是连结

政治好像是一个很可怕的话题,光是在社群媒体分享新闻,妈妈就觉得 Pin 是“偏激”、“政治狂热”。

许多朋友,有一样的兴趣、类似的生长环境,以为是同温层 ... 聊了以后,才发现同温层又有好多层,不对话就都不知道。

Pin 邀约了可能和自己有同样担心和困扰的朋友,2019/04/21 那天,有十多个人出现在聚会。有在电视台工作的朋友、有待业中的朋友、有设计师、有街头艺人⋯⋯自我介绍大概就有两个小时。

有夥伴分享,自己的朋友曾在 2018 年大选当天,成功说服爸妈改变投票立场:

那天早上,他坐在客厅里等爸妈出门,说:“儿子有一个一生一次的请求,可以听我说吗?”

他们聊了五个多小时,大概不是任何一个论点或数据说服爸妈的。出社会之后,也许这是第一次他全心专注地和爸妈有这么长时间的对话。

想聊的是政治,找回的是连结,共同点是在乎。

后来团队命名为对话千层派,筹备以“对话”心法和技巧为主题的工作坊,也开始经营社群媒体。

夥伴人数,从最初的三人,来到八人,再到后来的二十人。大家都是以志工的方式进行,有庞大的工作量,其中许多事情都是 Pin 在处理。

因为觉得这件事好重要,又忙不过来,她犹豫了一下,就和老板谈把全职工作变成兼职,把更多心力放在对话千层派上。

工作坊在三次修改后,逐步定型,有更多的夥伴加入,从两个礼拜一场,变为一个礼拜一场,至今已经有 30 场,累计 500 人次参与。

社群媒体,第一个发布的对话懒人包“怦然心动对话术”有 152.5K 触及人数、5556 赞、974 次分享。也和“家庭诊聊事”、“你今天关心长辈了吗”等团队联系上,彼此分享资讯。对话千层派的资讯,有被报导者、关键评论网、报橘、商业周刊、DW中文-德国之声报导过。

Pin 觉得2019年是“最意外的一年”,对话千层派未来会怎么走,也要时间去验证。

“我们可以为台湾做些什么?”是 Pin 最在意的事,青年族群的参与和投票率,是对话千层派团队的共同目标。

感谢你读到这里,希望你一定要去投票,也愿意拉人去投票,因为就像那句 Pin 很爱的、由郑丽君说的“历史的进展不是一个人往前走一百步,而是一百个人一起往前走一步。”

历史的进展不是一个人往前走一百步,而是一百个人一起往前走一步

郑丽君

2018 年 7 月开始这个追踪计画时,我们没有想到会记录到这样的故事。

最初只是邀请十位故事主角,请他们:

01. 先录一段影片,给两个月后的自己

02. 两个月后看影片,并录下表情

03. 分享这两个月内的实际进展,包含了惊喜、无奈、烦恼、满足...

04. 再录另一段影片,给两个月后的自己

05. 持续一年

累积起来,会是“最__的一年”?对 Pin 而言,这是最意外的一年。

一个人的梦想,就只是梦想。一群人怀着同一个梦,就成为真实

约翰蓝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