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无法保证一路顺遂。但这些难题,也许会为你将来人生带来好的影响,不完全是没有意义的。

文|达达令

我闺蜜的母亲前段时间生病了,因为老家的医疗设施不好,医治很久也没有见效,于是闺蜜就把母亲接到大城市就医。

这几个月里,她每天早上六点起来陪母亲去医院挂号问诊,排队拿药,安排好母亲打点滴的事宜,她就飞奔去赶公车到公司上班,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她就回到租屋处陪母亲聊天,缓解母亲的忧郁心情。(延伸阅读:长照怎么做|如果长辈吃药看心情,不稳定服药

有一天她打电话给我,说她这两年存的钱全部都花掉了,还不够给她母亲治病,于是她又向自己的亲戚借了五万块钱,她告诉我她现在全身上下加起来就三千块钱了,而且这个月的房租还没有交。

我很担心她,可是她却慢慢的分析着自己的情况给我听:一是等到交房租的日子,我的薪资刚好发下来,这样就不会出现资金断层了;二是跟我关系很好的同事和客户之前都说约我吃饭,我一直说没有时间,现在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蹭饭了,这样想着这个月的饭钱又省了不少。

闺蜜告诉我,也就是说,我这个月还熬得过去,能尽量不跟你借钱就不跟你借,还有我现在就要开始帮我的两个弟弟存学费,九月份就要开学了,幸好这几年高中的学费一直没涨,我也算是感激的啦!

我跟这个闺蜜有将近十年的情谊了,这些年里尤其是这两年的时间,我们讨论过很多关于自己梦想清单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们都属于那种做着很多白日梦的人,她告诉我很多她的愿望清单,每一个开心的日子都会跟我描绘她所向往的那些美好的期待,即使这一刻我们还蜗居在自己租来的小房子里,即使我们每天还挤公车地铁奔波在上班的路上,即使我们总是周而复始的被家里的各种家长里短搞得鸡犬不宁。

可是也是因为这样,这些年下来我们都磨出了一个状态,就是上一秒刚刚哭诉完最近的不好经历,下一秒就会开始激励自己依然要热爱生活,依旧该玩乐该高兴,该好好工作都去一一经历。

我想说说我自己的故事。                                                               

大三那一年我参加体检的时候也得了一场病,我开始去医院检查验血吃药,那段时光应该是我生命里最忧郁的日子了,我每天夜里失眠,不是害怕自己会死掉,而是害怕自己的将来一无是处,我害怕不能找到好的工作,不能遇见更多的朋友,我害怕自己不能建立家庭,我害怕自己不能旅行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个时候的我觉得自己的未来就是一片黑暗,然后想到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这种恐惧感就像置身于深海里无法呼吸的那个自己,看身边的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我却没有办法动弹,我大声哭泣叫喊,却没有任何人听见我的声音。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罹患了忧郁症。


图片|来源

这个故事没有激励人心的结局,我是自己把这个困局解开的。

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喜欢看美剧了,跟很多悬疑剧一样,《灵书妙探》(Castle) 里的女主角贝克特也是个多灾多难的人,生活里各种措手不及的事情都会向她袭来,她需要处理很多人的遭遇,以致于她很压抑慌张,可是后来男主角开导她的方法是:你不能奢望一下子就解决所有的难题,你应该先集中一个人的问题,解决好了再去解决另一个人的,否则如果所有的事项都堆积在一起,那你一件事情也完成不了。

于是我开始试着梳理我当前的困局,我开始调养自己的身体,不再去想未来的事情,然后定期去医院做检查配合治疗,同时保证这个学期的作业能够完成,期末考试能够过关,那段时间里我还说服舍监大叔让我养了一只小狗,让自己保持欢快的心情。(延伸阅读:上次开心的笑是什么时候?紫微斗数教会我们的孤独学

我把健康放在我此时此刻的第一位事项,同时兼顾着不要把学习弄糟就好。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年,大四的时候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那个时候我开始投入精力参加实习,完成论文,以及奔波找工作,一切跟其他的同学没有不同。

等到毕业那一天很多同学在聚餐伤别离的时候,我心里回想了一下,幸亏我这个最糟糕的状态发生在大三,否则如果是毕业季的话,我根本没有办法想像自己如何承受得过来。

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我开始用这个逻辑去处理很多遇到的困难以及思维里的困境。

比如刚进入职场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尽可能多的锻炼自己,这种锻炼并不仅仅是在具体的工作上要多做事少废话,这种锻炼在于我要说服自己不去羡慕那些薪水条件比我更好的同学,因为我目前做的这一份工作恰好还算是我比较喜欢的,从这一点来说我的上班愉悦感要重要得多。

比如说我在郊区住了一年,每天六点起床转三趟地铁赶到公司上班,夜里回到家过了十点但是因为薪水不高不敢上馆子,于是吃了好几月的速食,我当时给自己的安慰就是,这也是我生活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只要我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改变。(推荐阅读:30 岁后的低潮,《山田孝之的痛苦与荣耀》:我到底为什么而工作?


图片|来源

也就是说,从大三那一次的经历开始,对于同一件事情我不再拿负面的情绪去对待它,虽然很多人的说法是想法的改变,我开始用乐观的一面去面对事情,但是真正的想法是我自己在心里已经明白,正是因为我心里有梦,我要先把我不想过的生活过过一遍了,那样我才能走上一条追逐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