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本周为你挑选:如果他们知道我真正的样子,还会不会喜欢我?我愿意冒这个风险吗?还是要继续戴着面具?

亲爱的海苔熊:

好像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是可以放心的依靠别人、信任别人。但从小学某一次被全班孤立后,就再也找不回那段时光。下课时间,昨天还很相信的“朋友”三三两两聚集,用我听得到的声音毫不保留的批评、评价,我想要质疑想要澄清,却被冷处理,再没有比这更无力的失落。

这批同学跟着我一路升学到国中毕业,一开始觉得好不公平,想要求助,可是老师们、爸妈都觉得只是误会自己解开就好。渐渐的发现我只要“学会不要去感受那些四溢的恶意”就不会这么难过了。所以我开始学会去装傻、装笨去娱乐、讨好我的同学们;开始学会去完成所有他们要求:作弊、帮他们写作业到半夜,因为好像只要这样他们就会多跟我说一两句,就会愿意在分组的时候不落下我,只要我能自己完成小组作业。

上了高中终于摆脱那一批同学,但从此我所认为的朋友好像都只把我当成求助的对象、可以宣泄情绪、倒垃圾的对象,当他们对我没有需求的时候,之前的依靠与羁绊好像就不见了。一次次被抛下后,我才发现原来只有长成大家希望的样子,才是唯一的解答。于是一步步照着主流社会希望的成长考上好大学、好科系,然后在每个早晨都得戴上乐观、坚毅、开心果但同时又是倾听者的“面具”去因应每个需要。

可是在夜深人静被迫面对自己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好失败、好弱,好怕现在奠基在假面上的关系哪一天会因为大家看破我其实不是那么好的人就全部碎裂⋯⋯。

好想要去抱抱以前好无助好无助,把枕头哭湿,然后想到还要上学就焦虑到失眠的自己;好希望有个人能告诉我这样就够了,就算我的世界全然的腐烂也好希望有个人能与我一起面对。

一直都觉得自己好奇怪,明明那些事好像对小朋友来说都很正常,就只有我一个人记了这么久,还让它一直不断影响自己,自己长成这样好像也是活该。第一次老师在普心的课堂上分享你的文章,回家久违的哭了一场,然后就一篇篇的读了下来。真的很谢谢你的文字,在我想要放弃再继续努力支撑的时候,成为陪在我身边的那股力量。

曦澐(点播时间:2019/6/23 上午 1:24:55)

曦澐:谢谢你的来信点播,Chloe 心理师曾经跟我谈过,在青少年时期曾经被霸凌和排挤的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很容易觉得自己不好、低自尊、甚至会习惯性地讨好别人 [1],戴上面具,就像你所说的,每一天每一天,都好怕好怕自己真正的样子会被他们看见,可是戴着面具又好累,而且不论是怎么样的你,好像都很孤单,没有人能够理解你的感觉,你只能强颜欢笑,像小丑一样的过日子。

像这样子长大的孩子,经常心里面会有一种疑问是:“如果他们知道我真正的样子,他们就会不喜欢我了⋯⋯我愿意冒这个风险吗?还是要继续戴着面具?”延伸阅读:“真实的我,会有人爱吗?”做自己前必须考虑的两件事

我觉得你很棒的一点是,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自己悟出了一个道理:长成大家喜欢的样子,是唯一的解答。这样子的你,陪你走过了那段时间好不容易的风风雨雨,所以就像你说的,很希望回头去拥抱那个无助的自己,因为如果不是他那么勇敢、如果不是他“研发”出面具。或许你也无法走到今天。

然而,过去让你活过来的“能力”,可能随着时间,不再那么适用于你现在的人生了,所以你越来越会觉得痛苦、越来越害怕被拆穿。如果让自己陷在上面那种矛盾里,那才是真正长期的悲剧。因为,倘若你习惯性觉得自己很失败、很弱、习惯透过别人的眼光来任何自己,那么很容易会陷入下面的两种困境,反而使得你很难交到真心的朋友 [2]:

  • 你担心如果有一天不再搞笑、不再帮她做事、不太开心,大家就会不喜欢你了。但事实上,因为你的“搞笑、努力、长成大家喜欢的样子”,吸引到的都是那些透过你的面具、来对你有所需求的人,想认识“真正的你”的人,反而没有机会认识你。

  • 而如果你继续戴着这个面具,他们就会像吸血鬼一样,不断地侵蚀你的自尊,只要你每一次透过讨好和完成别人的需求来获得别人的肯定和关注,你就让你的自尊又少了一分,除此之外,你还可能对这个过程产生“上瘾”——毕竟每一次当你做出这些行为的时候,立即带来都是一种“放松”或者是“被喜欢”的好的后果。

研究显示,当你可以做真诚的自己,你也比较容易喜欢自己的样子;当你愿意呈现比较脆弱或是比较负面的一面给朋友看,也才有机会被这些朋友给接住 [3]。

想像一下,有一个城堡外面看起来好像富丽堂皇,里面却在闹火灾,国王非常的操心,好希望有人能够来救火,于是传 Line 给救火队,但救火队说必须先拆除外墙才能够扑灭城墙里面的火焰。但国王却犹豫了,因为这个城堡的墙壁非常坚固,曾经帮城堡抵御了许多的外敌,他舍不得把这些墙给拆掉,只能在城堡里面心急如焚,像热锅上的蚂蚁。如果你是这个国王,你会怎么做呢?

心理学 OK 绷

或许你会说:这些我都知道,但我就是不晓得该怎么样拿下面具啊!那个恐惧实在是太大了,我好害怕好害怕如果拿下面具,就会跌入万丈的地狱跟深渊(所以现在这边还不是地狱吗?)倘若你有这样子的担心,那么恭喜你,因为你点播的这首歌里面,其实有解答,让我们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角度,顺着歌词来看你的故事。

  • 过去:“整个世界在腐烂  腐烂的都与我无关 这黑暗 我多习惯  习惯到不再需要看”这是你所存在的世界,你早就习惯这些黑暗,明知这一切都在腐烂,不想看,却还是得面对。所以你写信来,来面对那些你一直知道却一直逃的黑暗。你很勇敢。

  • 现在:“Don't you stay? 多看我一眼 无视我的脸任何疲倦  看穿我最脆弱的防备 沈默以对 都无所谓 任何角落都没差别”你好希望好希望有人能穿透你脆弱的防备,穿越城堡的围墙,来到你身边,就算只是陪着你一起哭,也好。

  • 未来:“If you stay  陪在我身边 凝视我的脸所有狼狈  照亮我阴暗的每一面 不顾一切 包围一切  光线里别让我走远”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你多希望多希望“他”不要离开,可以拥抱你,包围你,用最温暖的光线,和你一起走过所有的不堪与狼狈,一个也好,这是你最深最深的渴望。

你知道吗,“他”,其实就是你。先前有提过拥抱自己的一个方法是“对镜”[4],你可以先阅读完下面这段话之后,再闭起眼睛练习:想像自己在一个巨大的森林当中,慢慢走着,一面踩着上的落叶,一面缓缓的向前行,远处有一个房子,你走进那个房子眼前看到一个好长好长的楼梯往上,你慢慢地顺楼梯往上爬,不知道爬了多久,眼前出现一道门,你把它打开,眼前是一个客厅,在这个客厅的么一面墙上,有一道门,你稍微环顾客厅之后,再近进这道门,轻轻的把门打开,然后在房间里面,你会看到一个镜子,试着

  • 描述一下在这个镜子里面你看到什么?

  • 当你看到镜子里面的东西,你内心有什么感觉?

  • 你会想要跟镜子里面的东西说些什么?

先前我在讲座带这个活动,许多人会选择过去拥抱那个内在的自己,不论他们多么丑陋或者是邪恶,看起来多么不讨人喜欢;也有一些人,在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之后,就放声大哭,因为他们发现:原来过去都把目光放在别人怎么看自己身上,自己从来没有好好跟自己在一起,这样的感觉然后他们觉得很哀伤、很心疼、很希望可以安抚镜子里面的那个自己。

就像你最后一段所说的,你好想要回到过去,去拥抱那个时候受伤的自己,其实你已经具有这样的能力了,抱着抱着,或许你的自信就会慢慢像种子一样发芽、长出来!如果你觉得这个练习有点奇怪、或者是你看不到任何画面,那么也没关系,可以像我最近的文章所说的,到公园里面去找一颗树,跟他说说你的委屈,然后每次讲完一句话先暂停一下,等他一下,你觉得他可能会说些什么话来当作回应?这是一种自我对话的技巧,同时也因为你抱着这棵树,你内心的一部分也会接收到大地之母的滋养。延伸阅读:“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树吧!”拥抱植物的疗愈法则

在你担心没有人爱你的时候,大地还爱你;在你害怕被身边的人讨厌和看穿的时候,大地虽然知道你真实的样子,但并不会因为这样就把你驱离,而透过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拥抱,你会的拥抱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敢拥抱那个真实的自己。

所以,就如同歌词里面副歌不断唱着的一样:你愿意为自己留下来吗?为那个好受伤、好孤单、好需要人家安抚的自己,默默地留下来,静静的陪他身边,然后看天空的星光,慢慢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