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逆媳的经验谈,在找工作时,发现现今的女性,面对年龄这道关卡,状况并没有比上一辈好多少。

文|有仁

女人 40 一朵花?还是人生的终结?

我今年刚满 40,婆婆最近常语重心长地苦劝我:“女人呀,一旦到了 40 岁,工作也就到头了,不如花多点时间和心思,把小孩给照顾好。”

身为逆媳,当然立马转身开放网路上的履历。想当年我 36 岁的时后,才刚开放履历而已,马上就有 5 家公司的面试邀约——最后还收获 3 家公司的录取通知。3 年半后的今天,我多了几年的主管经验,然而,这次开放履历后,即使有 2 百多家公司看过我的履历,却没有一家邀我面试。

后来先生告诉我,婆婆在她 40 岁那年遇上了工作瓶颈,也曾感叹说自己人生结束了,以后只能将希望放在儿子上了。

这时,我才惊觉,现今的女性,面对年龄这道关卡,状况并没有比上一辈好多少。延伸阅读:为你挑剧|《罗曼史是别册附录》:37 岁错了吗?照顾孩子,却被称游手好闲

不只是性别天花板,还有年龄的天花板

《年龄骚扰》一书里提到日本 70 年代时,曾要求女性 30 岁就得退休;就算现在的日本已有保障女性的退休年龄的法规。但实际上,女性仍时常被迫提早离开职场。

不只日本,台湾也一样,许多女性一但到了 40 岁,即使体力没差多少,工作经验还更丰富了,但工作机会却少得可怜。有的面试官更会以年龄为由,拒绝 40 岁以上的女性。年龄及性别歧视给女性筑起了一道道看不见的墙,让许多女性,在育儿期后,最后不是干脆放弃回到职场,就是只能做体力活。


图片|来源

不仅是外观上的“厌老”,更是攸关性别的“厌姥”

这样的心态看似是“厌老”,其实根本是“厌姥”,“厌姥”的心态,是社会普遍认为女性在停经后,会变得很歇斯底里、无法共处。

我曾碰过一位中年男主管,每次开会以 6 小时起跳,当中有 4 小时是拍桌咆啸脏话及人身攻击(比如女人最麻烦⋯⋯);另外,他酷爱朝令夕改的程度,根本到了员工需要有通灵的本领才能预测。

但就算是这样,我的同事们在讨论要不要跳槽时,还是会说:“算了啦,要是下个工作遇到了女主管怎么办,女主管会很情绪化耶。”每次听到他们这么说,我都很想问: “哈啰,你们每天被 4 小时的脏话洗礼加满点的人身攻击,为什么这一切对你们来说叫就事论事很理性???”

答案很明显,因为主管是生理男,所以他的发飙是霸气外漏。男主管情绪控管能力不论再差,也不会被同事背后这样议论:“男人嘛,就是情绪化。”或是,“哈,他一定是更年期。”

台湾职业妇女的两难

职场妇女们不仅要面对已经存在,甚至被说到烂的性别歧视,诸如不平等的分工、职场性骚扰,只要年龄到了,不同的人生选择也伴随不同标签。

单身熟女们在职场上,会被议论是她是因没人爱,所以才成了心理不平衡的姥姥;需要准时上下班接送小孩的妈妈们,则是对工作没热诚的打混员工。(然后当妈妈专注在事业上,又会被指责不够爱小孩,以后小孩会变坏)。

现在台湾 30-40 岁的女性,受教育的程度已经和男性相差无几,也越来越不会/不愿因育儿放弃工作。但 40 岁的女性不但要奋力在家庭和事业的夹缝间求生,还要面对这一道叫做“不再青春”的枷锁。

当“女性年轻才有价值”这道魔咒,强碰上“人总会老”的生理铁律下,产生的矛盾绝不只影响女性的就业或育儿意愿而已,对整个社会都不会是好事。

女人们,改变现状从回答自己几岁开始

“年龄骚扰”作者“田中光”提出的解决之道,是建议女性与其把大把的储蓄花在医美上,还不如坦然面对我们本来就会迈入中年、老年的事实。

年纪增长本来就是自然定律,哪有甚么好可耻的,我们完全不需要好像自己做错了甚么一样,羞于让人知道自己的岁数。唯有当越来越多女性开始坦荡荡的对世界宣告自己的年纪,才能有助于打破“女性只有年轻才有价值”的社会氛围,我们也才有机会,让身边更多人正视女人本来就有不同生命阶段的事实。

妳害怕变老吗?觉得问妳几岁的人很白目吗?“妳今年几岁?”这个问题,正是我们破除女性年龄歧视的开始,女人们,就让我们一起勇敢的说出来,自己几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