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掷地有声。一个女性生下孩子,又选择重返职场,为何这个社会仍旧冷言冷语地要她“不如回家当全职母亲算了”?

文|丹心

朋友 A 的姐姐怀上第一个宝宝了。

结婚五年,在三十八岁的高龄怀孕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个奇迹。本是开心的事,过后一连串的并发症逼得她不得不在医院待个一两个月,预备安全的生产。十月怀胎她都是心惊胆跳的,工作上的压力也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因她住院而必须分担的工作量也让一些同事上司唉声叹气。在担忧胎儿的健康的的同时,公司的气氛让朋友 A 的姐姐一直担心能不能保得住这个饭碗。延伸阅读:【丁菱娟】做个职业孕妇:谁说孩子跟工作要二选一?

“做母亲一直是我的梦想,我想要好好孕育一个生命,好好的抚养我的孩子长大。”这是当她和我分享喜悦时,对我说的话。那时候她脸上的光芒和笑容藏不住她的幸福,休了两个月的产假回到职场后,她却总是眉头深锁,闷闷不乐。

上头开始刁难,总在要下班前和她开会、给她工作。她就只能在洗手间拨电话和老公说,没法一起去接孩子了。而早产的孩子体弱多病,她和老公已是分着拿年假,轮流带孩子去看病。同事们依旧闲言闲语,让她不如回家当全职母亲算了。

可她仍旧卯足全力,在多个专案上成绩亮眼,其他部门的经理对于她的能力则是赞不绝口。

朋友 A 以为这能向他人证明她的能力依旧,亦能补足在职场上缺席的好几个月的空白期。这麽拼命,仿佛在职场上高龄怀孕是一种罪,而生下孱弱的孩子是一种惩罚,得用尽一切力气去向他人赎罪。

“若是我不在二十多岁时那麽拼命工作,早一点结婚,事情会不会有些不同呢?”她很是无奈的笑着,问到她家看孩子的我们。

朋友 A 说姐姐的头发掉了很多,人也不那麽明朗了。听闻年尾的绩效评估进行期间,上司直接给了她很低的考评,理由是拿了太多年假,没有顾及到同仁的处境。她知道后崩溃大哭,哭了一夜。朋友说姐姐第二天起身后不再提起绩效考评的事,把孩子交给奶妈后便上班去了。

“今天是第一次我觉得我的姐姐好瘦小,她的背影飘啊飘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朋友 A 红着眼睛,直瞪着摆在眼前已久的摩卡。


图片|来源

朋友 A 将在明年走入婚姻,她也是一心期待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母亲。

“如果我在成为母亲的当儿和在成为母亲后,也遇到和姐姐一样的事,我该怎麽去应付?我不觉得我有我姐姐坚强。”良久,她缓缓地吐出这些话。

我看着坐在对面的她,我们都曾经对未来抱着美好想像,一起期待着步入职场,步入婚姻,然后成为母亲。

我安抚着她,或许一两年后情况就会不同了,那时候的世界或许会对我们都善良些。

她不语。

或许我们心里都明白,那美好光景,还在更遥远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