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活过得还好吗?是不是在思考的自己的新年新希望呢?那么环视一下你的家吧!也许会听到哀求的声音。

“前几天,幸子死了。”

这是一篇刊载在日本女性媒体“ telling,”的文章的头一句文字。被这般诡异又惊悚的开头所吸引,我继续读下去。

“幸子是我家冰箱的名字。”什么嘛,白吓出一身冷汗了。

“我想幸子应该是自杀的。毕竟她那么新,不可能坏掉。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郁闷了起来。她会不会是因为我最近都不理她,所以才舍命向我抗议的呢?”

她告解说,那段时间她过着手游不玩个八小时不罢休、重看《王者天下》和《柯南》的颓废生活。

“往幸子的内部一看,羽衣甘蓝已经黄掉,令人不禁怀疑它是不是枫叶;儿子在秋天从学校带回来的地瓜也变得又皱又碎。”

“神呀佛呀幸子大人死掉的爷爷奶奶对不起,我竟然过着这种生活。”


图片|来源

作者叫做佐藤友美,是位职业妇女。很多人会问她如何兼顾家庭与工作,她回答:“我会优先做只有我能做的事、我必须做的事,还有我想做的事。”她不擅长家务,所以找清洁工帮忙;因为照顾小孩不是人干的苦差事,加上她认为在幼儿阶段没有“只有我才能做的事”,因此请别人帮忙带孩子。

然而“害死”了冰箱的她,也曾经是个非常坚持自己煮饭的人。

“持续地吃外食、任由食材腐败、嫌麻烦而不吃。这样的生活如果一直持续下去,我好像会从末稍神经开始坏死。”

不用做的事尽可能不去碰的她,唯有在煮饭上有着莫名的执着。对她来说,有没有让自己和家人好好吃饭是她最重视的事。也因此,面对幸子的死,她感受的消沉也更强烈。

为了不再体会这样的消沉,佐藤友美毅然决然买了一本标榜“简单、可以每天持续”的新食谱,试图重拾从前对烹饪的那股热情。

让我们试着告解与扫视现在的生活

各位的家目前一切安好吗?冰箱还活着吗?里面的东西都还好吗?还是空荡荡的?床单还是干净的吗?有没有沾上各种毛发,油油腻腻?衣服都乖乖地待在衣柜里吗?还是散落在家里的各个角落,当椅套?

我先来告解吧。前阵子我买到了一款不得了的游戏,每到假日几乎无法放手,家事老是拖到最后一刻才做,也因此荒废了我的饮食。早餐一杯豆浆或牛奶,午餐把冰箱的剩菜挖出来,有多少吃多少,晚餐同理,只不过吃得更少,只求晚上不会饿到睡不着。一个月下来,虽然瘦了几公斤满令人雀跃的,但每次久违地好好吃一顿饭之后的感动,让我不禁反省起我的生活方式。(推荐阅读:赶上死线的快感令人上瘾!小心“拖延症”缠身

时在年末,除了反省,我毅然决然也采取行动,希望把握 2019 的最后几天,逐渐养成从前的好习惯。

首先,是好好面对我家的“幸子”。打开冰箱,发现除了买给我家天竺鼠的甜椒、小黄瓜等生菜之外,只有生米和调味料。虽然宠物是拿来疼的,但饮食比天竺鼠来得差真是令人不胜唏嘘。于是我洗了米,到合作社买了些好处理的青菜,切成丁后丢下去和生米一起煮。很朴素,又完全不需要技术的这碗饭,也许是象征了新生活的开始吧,吃起来特别满足。


图片|来源

不希望家具纷纷弃你而去的你,不需要因为家中的惨状而感到过度惊慌。在今年结束前你可以做的,是向被冷落、不被善待的家具展现改变的诚意,那怕只有一点也好。不需要为了做四菜一汤而感到慌乱,甚至只要煎个荷包蛋,带给你的家电一道曙光就好。

除了开伙之外,我也开始从事一些久久没碰的兴趣。契机是在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沉睡在抽屉中长了一层灰的电绘板。幸好它还没陷入永眠状态,不然我也成了害死别人的凶手了。太久没用电绘板,手抖到不行,画出来的线条简直惨不忍赌。但光是做了你想做却迟迟没去做的事,就已经有足够的成就感了。

我也开始听起一些新认识的艺人的音乐,试着去排歌单,试图将游戏在我的生活中的比重降低到正常值。

我也扫起了散乱在地板上的牧草(天竺鼠是很挑食的),将衣服和散落在各处的漫画归位。

圣诞节已过,今年进入最后倒数,各位许了什么样的新年新希望呢?若你有想整顿生活的念头,却又不知从何开始的话,先着手年末大扫除吧!在这过程中,你也许会听到你的家具、家电,家里的各种物品,将你必须许的新年新希望嘶吼出来。在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好好关照他们吧!(推荐阅读:一年将末,你会给过去这一年的自己打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