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前也许有喜欢,但没有任何的约定。不把自己栽进去,只从你身上汲取恋爱的感觉。

文|张西

他是个坏男孩。他把我约到了他在的捷运站,然后告诉我,妳别出来,就不用再花一次钱。他把上礼拜聊天聊到的饼干装在小纸袋里,说好要给妳的,说到做到。他递了上来,我笑着接过。他一直都笑咪咪地,我也是。你干嘛一直笑,我问他。那妳干嘛一直笑,他也问我。干嘛跟你讲,我说。那我也不要跟妳讲,他说。

他有虎牙,他个子不高,他那天穿深蓝色的 POLO 衫,他总是可以在我的生活里找到间隙,把自己放进来,他总会说,妳让我担心。我知道他不想恋爱,只是想要恋爱的感觉。你是坏男孩吗,我问他。是,我是坏男孩,他说,我们现在这样很好,不要再更靠近,我是坏男孩,他又说了一次。

我忘记他的眼神了,老实说,只知道看着他笑的时候我会心悸。好巧,我也是坏女孩,我这么告诉他。我假装自己和他是同类,我的意思是,能够使用同一种语言,并且理解彼此。妳是好女孩,他说,妳应该去找一个好男孩。

什么是好男孩,我问他。总之不是我这种人,他说。我知道了,我们不是要进入任何关系的那种关系。


图片|来源

我记得你以前写的诗唉,是关于瓶子的,我说,那时候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我想拉近距离,也想制造距离,当作单向的对话,单向的情感连结。是这首吗,他贴来一首小诗。是,我说。对话如预期般地结束了。现在已经不写了,他说。嗯,我说。看起来我成功制造了距离。(同场加映:【先约会好吗】牡羊座的爱情:如果我感觉孤独,不会让你看见

其实他没有走,是我走了。我不想让他担心。我要走了哦,我说,因为你是坏男孩。他又露出那个让我心悸的笑容。慢慢走,小心不要跌倒,他说。好,我点点头。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他的坏是留了很多的喜欢给我,但留了更多的心思给自己。而我的好也不是真的好,我的好只是想对自己好——不想被他伤害的那种胆怯又自私的好。我们和平、就地解散。

今天很难得经过那个捷运站,望向那个位置只有几秒钟,但还是想起了他。那个总是说自己坏的好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