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笃信爱情中的变数,但我不是不相信爱情,爱着你的当下,我是全心全意。李爱玲的新书抢先看!

文|李爱玲

别怕变化,好的拥抱它,坏的干掉它

爱着你,我会因爱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离开你,我也不会沦为苦大仇深的弃妇。

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是位待我极好的老大哥,我初入公司时就是他的下属,多年来感情亲厚。

回总公司培训,见面聊起家常。他说年前患了结石,半夜突发疼痛,满地打滚,在只有老婆陪在身边共度难关的时刻,真切感受到,结发夫妻才最值得依靠。

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对你家小刘好一点,你以后,全指望人家照顾呢。”

我一副傲娇脸。

他念我,“别不服,你还不到年纪,等五十岁之后,你就知道了。”

我跟旁边的女同事调侃,“就算现在对他好,将来也未必就伺候我们啊!”

女人们相视一笑,点头如捣蒜。

我明白,老大哥想告诫我:少来夫妻老来伴。

如同身边无数寻常夫妇,年轻时吵闹半生,离婚常挂嘴边;五十知天命,收起了气盛与不甘,关切对方的健康,照料彼此的病痛,相扶相携走向人生终点。

身为女人,我为婚姻付出如此之多,当然也希望能够如他们一般,执手相伴,行至老年,得至善终。

但同时,我也会在能力范围内,给自己多买几份重大伤病和养老保险。

这其中的真相是:感情是种变量。

曾在都市情感剧中看过一个情节:剧中的女人在婚前,要求先生去公证处做一份永不变心的承诺。剧外的女人看得齐齐咋舌,这种承诺,别说公证处,老天爷也给你保不了。

作家木心的诗里说:从前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有人神回覆:但能娶很多妾。

其实我真心觉得,感情的变数,自古至今,始终不曾减少过。无论车马慢的从前,还是速食爱的现在。

人传欢负情,我自未尝见。三更开门去,始知子夜变。

聪慧的旧时女子,于千百年前,就比我们更懂感情中的变数。才情纵横如唐朝女诗人鱼玄机,写下“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自此艳帜高张。大义凛然如西汉才女卓文君,慨叹“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后提笔,“锦水汤汤,与君长诀”。就连千秋女皇武则天,也曾于感业寺写过“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她们的心,爱过,也冷过。


图片|来源

这世间,任谁都无法掌控的,是人心和感情。

老公的外婆已年逾九十。她年轻时读过书,不缠小脚,至今关心时政。即便如此,十年前在我的婚礼前夕,她依然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啊,动不动就闹离婚。我们那个年代哪有离婚的?谁要离婚,自己就先去跳井了。”

我们的祖辈和父辈,都习惯了用婚姻来定义人生的完整。

所有变数,忍忍都可以过去,所以婚姻对他们来讲,是稳定的堡垒,只要迈进去,无论春暖花开还是风霜刀剑,头不回,金不换。

那只是形式上的稳固。

婚姻从来都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

古希腊哲学家说: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婚姻本就是动态的,婚姻的风险和意外也是动态的。

总有女人哭哭啼啼:明明那么深爱过,男人怎能如此凉薄,婚姻怎会这般脆弱。

感情走到最后,大多数是,男人沉默,女人不甘,非要打破砂锅问一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得不到一个肯定的答案,便如暴尸街头,死不瞑目。

有人说:你这么说,是因为你不相信感情。

不,我相信感情。

我经历过海誓山盟,也拥有稳定的感情和美满的家庭。

正因为相信感情,所以我更敢于正视感情本身的问题,接纳它天然的缺陷。

它不是合同,约定了权利义务,就打勾勾一百年不许变。它不是保险,一旦出现意外,就按约定如数理赔。它也不是储蓄,甚至连保本的承诺都不会给你。推荐阅读:“短暂婚史”:我们相爱,不见得要天长地久

当初做选择的时候,我相信他是那个无论我胖瘦美丑贫富贵贱,都会陪我到白头的人。

我愿意在爱情和婚姻里全情投入,交付信任。真诚以待,也保持独立;用心经营,也接受改变;有锦衣温柔,也有铠甲加身。

因为我懂得,它从来不会因你拿到了通行证,就给你永久居留权。也不会因你投入了青春、感情和精力,就让你高枕无忧,稳赚不赔。

变化永远都存在。

我愿意付出最大的努力,也甘愿承担所有的风险。

爱着你,我会因爱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离开你,我也不会沦为苦大仇深的弃妇。

这就是我对婚姻的变化,唯一的态度。


图片|来源

有人接你,手机也别卸载叫车 APP。

有人养你,卡里也要有自己的钱。

有人说宝贝我永远都爱你,也不耽误你读书、变美、健身、闯事业、买保险。

亲爱的,爱不爱,婚不婚,永远别放弃自己的成长和增值。延伸阅读:亲爱的,如果你爱我,别把我当作你的全世界

女人不停往前走,靠的从来不是励志鸡汤,而是凭真刀真枪真本事。

活成更精采、更强大的一个人,你才能不被变化打败,不被外力摧毁。你才能坦然接受生命中那些不完美,拥抱情爱里所有的不确定。

你才不会卑微地向男人弯腰乞怜,也不必慌里慌张向婚姻要一劳永逸的安稳,亦无须迫不及待让爱情出示此生不渝的证明。

别怕变化,好的拥抱它,坏的干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