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同居这么久,虽然没有名义上的称呼,可是也习惯彼此都有在的生活了。如果要把一个习惯从自己生活当中一次挖开,我想我应该会死掉吧?”同居很久、在一起很久,没有办法把这样的习惯从生活中移除到底该怎么办?也许你该先从“搬家”开始!

为什么改变那么难?

有一个朋友 Amanda,我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跟她见上一面,算是一种我们之间的仪式吧,每一年每一年,她都跟我说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改变,可是等到下一年我们见面的时候,她依然停留在原点。生性温柔慈悲如我,当然是不会酸她“去年讲的都是屁喽~”,可是一年又一年下来,就算我没有说,她也觉得很罪恶*——为什么隔了这么久了,这件事情还是没有改变?

她想改变的到底是什么事呢?

大约在我刚认识他的时候,她认识了一个和她“心灵交会”的男孩,刚开始还不错,但过了热恋期,她渐渐发现两个人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随着时间一年两年,她觉得自己在这段关系当中,带着面具,好辛苦、好委屈、过去总是习惯忍耐和迁就着他,却在这样的关系里,一待就待了 11 年。天啊, 11 年耶,撇开青春岁月不说,等于这段日的他,内心有一部分都是停滞没有前进的?这时间都足够让 iPhone3 “进化”到 iPhone 11 了!

“我觉得对我来想最困难的是,我们同居在一起这么长一段时间,虽然没有名义上的称呼,可是也习惯彼此都有在的生活了。我知道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了,可是就像是寄生兽一样,他的某一部分已经侵入我的内脏了。要把一个习惯从自己生活当中一次挖开,我想我应该会死掉吧?”他说,一脸苦笑。

“那看来只能找怪医黑杰克了。”我们两个一起苦笑。我想起多年个前辈跟我说,有一个不过一段关系没有办法很快地结束,其中一个方式就是慢慢让它“坏掉”,就像“足膜”一样,他会随着你清理过后的时间在一个月内,一点一点的把外面的角质层给剥落。具体上该怎么做呢?星期天我听到一个在感情上面同样困住好多年、最终成功“逃脱”的朋友,他分享的方式是:搬家。


图片|来源

挪出空间,你的心才有安放的地方

如果你跟他的状态是同居或者是你有很多东西放在他那里,你只能一点一点的把一些东西慢慢地带到另外一个地方,一边整理两个人的东西、一边检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关系。推荐阅读:分手之后的 Final Push:我们的感情在分开之后仍然很美好

你可以先就在你和他共同居住的地方,最好位于房子的正中央,闭上眼睛想一想这个房子里面有哪些东西,是你一定会带走的?如果想不起来,就代表它不重要,先把一些重要的东西慢慢带走,如果这些东西是你这些日子还会用到的,可以暂缓,从第二重要的开始清理起。

《冰雪奇缘 2》里面谈到,水是有记忆的,但对我来说任何东西都是有记忆的。你之所以还没有办法离开,是因为你还没有办法放下你跟他之间的种种记忆。每一个物品都充满着一些相处或生活的回忆,所以要挪动它,就会显得如此困难。

“有时候我们嘴巴上面说搬家很困难,所以暂时没有办法改变目前的状态和生活,继续跟这个人在一起。但真正的情况是,我们还想要抓住这段关系里面的许多东西,所以放不下。所以,并不是因为搬家麻烦,而是你在心理上还没有准备好要搬家。”

一个资深的前辈曾经这样跟我说,当你还把目前和他一起居住的地方当成一个家的时候,尽管目前的关系里面有非常多的冲突跟委屈,但这里还满足“最基本的安全感。”你害怕离开之后,再也遇不到可以爱你的人、你害怕从此之后就会孤独一生,所以这一个曾经说要给你一个家的人,就像是你的浮木,难以放手却又好想解脱。

很多在感情中跌跌撞撞、千疮百孔的人有多的跟我说,他要的不是一个爱人,而是一个“家”,一个可以真正给他温暖、包容、关怀、和接纳的家。因为他的原生家庭有太多的不如意,而待在这个人身边,多少勉强还能够呼吸,还有一个人可以关心,嘴巴上说“可能是习惯了吧”,实际上他是这个习惯本身,就可以带给你一点点基本的安全感。

可是你在脑袋里面非常清楚,这个人不是一个可以一直走下去的人。内心充满种种矛盾,该怎么办呢?

选一条,比较容易走的路

根据萨提尔冰山理论(没听过的可以看这里),把一个人的内在分成不同的场次,实际上也是我们在协助人面对困境的时候,很可能会和个案一起工作的的六个层次:

  • Affection : 情绪。最常做的做法,就是连结自己的情绪。让自己静下心来,感觉自己在这段关系当中到底有多痛、多委屈。毕竟人是需要够痛苦会改变的。

  • Behavior :行为。这是这篇文章的重点,如果你觉得已经想很多了,那么就不要再想了,直接把一些你家中最重要的东西搬走就可以了。问题是,要搬到哪里呢?原生家庭或者是朋友家都是一个选择,如果你不想麻烦别人,那么其实可以先去租一个小套房,先把东西搬过去。当你的物品慢慢脱离他的生活,你对这个环境的依赖也会减少许多。

  • Cognition:改变你的想法。其实一个最重要概念是,倘若你觉得分手很难,那是因为你觉得要在一次把所有的东西都断干净。但实际上,分手不是一句话或者是一天当作分界,从此以后两个人再也不联络,而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换句话说,在分手之前、提出分手、还有讲出这句话以后都会有谈漫长的过程要经历。

  • Desire :感受一下你内心真正的渴望是什么。在这段关系里面,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想要的那个东西,有被满足吗?你们有彼此满足吗?每天每天留意你的需求,渐渐的把自己的界线给抓回来。

  • Expectation:如果上面是心理上的需求,那么这个就是实际上的需求。比方说,你希望在几月几日的时候搬家、几月几日的时候提分手、你希望分手之后两个人谈了一些条件是什么等等⋯⋯。跟渴望不一样的是,你必须具体的列出这些东西,包含时间地点还有细节,最好还要告诉一些朋友你的计画,这样会让你更容易去达成这个目标。

  • Self:把重心放回自己身上。其实在萨提尔的理论里面的Self指的是灵性或者是对自我的觉察等更深的意义,不过在这里我把它稍微做转化一下,先把重心放回自己身上就好了。不要再去想着要替他做点什么、不要再帮她做决定、不要再付出过多的力气才发现上,多一点时间留下来爱自己。


图片|作者提供

你可以想像一个双层三角型(如下图),如果你觉得某一个方法很空泛,那么可以尝试看看其他的的五个方法,一个人习惯改变自己的路径不同,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里的每一个方法都可能是推动你改变的钥匙。推荐阅读:分手之后的 To Part:人群若有方向,总往分离的方向


图片|作者提供

而这个过程,也是一个回家的过程。

虽然你表面上看起来,是搬离一个让你熟悉的地方,但实际上你也才真正顺着自己内心的渴望,回到你心灵的家。

“那些最终离开对方、慢慢慢慢把物品一个一个搬走的人,通常都会跟我说件事情。一开始他们觉得好多东西要搬,但真正思索下来,自己你要留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当他们走到这样的阶段,也代表他在这段关系里面想要抓住的东西也不多了。”前辈说,原来离开一个人最困难的并不是你有很多东西放在那家,而是你有很多自己,放在他那里。

回家吧。那个充满矛盾的关系当中回家、从那个充满纠结的自己回家、从那个你舍不得又放不下的人身边回家,回到那个原本就很好的你自己,呼应你内心最真实的渴望。

毕竟,就像三毛所说的:“心没有栖息的地方,到那里都是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