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 18 日,伊藤诗织向山口敬之求偿精神赔偿金胜诉。这一路上煎熬,但她还有在媒体前公开支持她的母亲。

性侵幸存者,往往是孤独一人,面对着社会舆论奋战。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声援稀疏。

而这次在伊藤诗织的判例过程中,我们看到,当天场外有相当多的支持者到场声援。

12 月 18 日,伊藤诗织在法院前泛着泪,举起了写着大大的“胜诉”的纸张。

伊藤诗织在 2015 年 4 月,为了和当时为日本 TBS 电视台的记者山口敬之谈实习机会,双方相约碰面吃饭,伊藤诗织随后却失去意识,被带到饭店房间遭到性侵。

起初以刑事起诉,但因证据不足而未果,因此这次改走民事诉讼,以遭受性侵为由求偿 1100 万日圆(约 300 万台币)的精神赔偿金,并公开现身谈自己的经历。最后,法官判定山口敬之要赔偿 330 万日圆(约 92 万台币),并驳回山口敬之的反诉。


图片来源|达志影像/日本时事

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伊藤诗织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与指责。

性侵幸存者在事发之后,往往承受不亚于事发当下的痛苦——遭受性侵却被质疑是否是自己不够检点、或是贪图利益仙人跳;说出自己的经历后,亦可能遭到谩骂与恐吓。在社会眼里,你任何不符合“标准受害者”的举动都是说谎的证据。甚至更多时候,你最亲近的家人也可能背弃你,用和外界相同的语气责备你。延伸阅读:快讯|“妈妈不相信我被性侵”Ellen DeGeneres 回忆年幼被继父性侵经验

被问到胜诉的感想,伊藤诗织表示:“我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不过从法院走出来的时候,我获得了很多来自一直以来支持着我的人的拥抱。我认为我获得了阶段性的成功。”其中一名支持者表示:“真是太好了。日本的司法终于展现了一点良知。”

除此之外,当天还有一位强力的支持者在法院旁听,陪伴伊藤诗织——她的母亲。

我对我女儿的勇气感到骄傲

判决出来后,她表示:“我对我女儿的勇气感到很骄傲。虽然替她担心,但我想称赞她‘做得很好’。”

不只母亲,她的父亲和妹妹也都支持她。有些家人会以“家丑不能外扬”为由要求被害者隐忍。但从上法院到出书,伊藤诗织的家人都不反对,甚至比伊藤诗织来得愤怒。

她母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明伊藤诗织勇敢站出来的理由:“她不愿意把曾经受害的事当作没发生过。她从以前就是充满正义感的孩子,因此我认为她无法隐瞒自己的经验活下去。”母亲的这一番话,印证了伊藤诗织在接受女人迷的采访时所言:“说出真实,是我活下来的唯一办法。我可以失去我的工作,但我不能失去我的信仰。”推荐阅读:#METOO 专访伊藤诗织: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赌的是谁会相信我

最后,她还向山口敬之喊话:“试着去想像你也有女儿,而自己的孩子被性侵时,那股作为父母的被撕裂的痛楚。”和女儿同一鼻孔出气,秉持着对女儿的爱与支持,以言语挥出了强力的一棒。

从母亲的发言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对伊藤诗织的全然支持。当父母选择与孩子站在同一阵线,很有可能也会遭受中伤,也会因为女儿在过程中受伤而心痛。但伊藤诗织的母亲并不畏惧,依然选择陪她。此外,纵使外界不断批评、质疑伊藤诗织,母亲却仍不改她对女儿的评价,坚信她的正义感。不只对内支持女儿,甚至还对外直接向山口敬之喊话,且不是以怒火攻击,而是邀请对方设身处地。多么温柔而强韧。


图片来源|达志影像/日本时事

世界上,有知道过程中的残酷,而选择不拿起武器的性侵幸存者,也有很多孤军奋战、遍体麟伤的性侵幸存者。若这个社会上,有更多人能像当天在场外的声援者和伊藤诗织的母亲一般地同理与支持,甚至不用支持,只要光是试着不以有色眼镜看待受害者,将受害者的种种作为当作是他说谎的证据,相信性侵报案的黑数有望减少,而伊藤诗织的胜利也将只是一个日本社会改变的开端。

“法律、媒体的报导方式和教育,前方还好很多的课题等着我们。希望大家能以这次的胜诉作为里程碑,一起思考这些议题。”延伸阅读:台湾性教育怎么了?苏芊玲专访:台湾的进步,不能只靠悲剧推动

网路上批判留言依在,伊藤诗织还要继续奋斗,他的家人仍然要继续坚持做她的后盾。而围绕着这些课题,我们也有许多奋斗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