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生活》的主角总是在重要的人前掩饰自己的脆弱。但让他人知道自己被需要,是才能让彼此更加亲近。

文|夏超

“你不需要我?没关系啊,因为我更不需要你。” 我在生活里确实遇过这样的人,“满不在乎”是他们穿在身上的盔甲,而让别人发现自己的需要,则是比要他们命还难受的一件事情。最近一部英剧《伦敦生活》就尝试探讨了这种人生状态。

这部英剧由菲比.沃勒-布里奇自编自演,在今年下半年上映。剧不长,只有 6 集,每集约半小时,因女主角奇葩而大胆的行事风格和本剧直击人生现实的力度而受到广泛关注和好评。

这部剧的英文名为 Fleabag,意为睡袋、廉价的旅馆、邋遢的人等。Fleabag 是女主角的绰号。她在剧中没有确切的名字,我们就将她简称为女主。那麽来看看这个故事。

有人看上去肆无忌惮,把自己活成了一把刀子

女主是一位伦敦女孩,和朋友合夥开了一家咖啡馆,但后来朋友因意外去世了,剩下她一个人打理。咖啡馆的生意非常惨淡。有人来这里可能什麽东西都不点,只是蹭电蹭网。

有了一份自己的事业,本应好好打理,然而女主对待工作可说是漫不经心。咖啡馆里养着一只天竺鼠,时常跑出来,顾客觉得很不卫生,被纷纷吓走,但是她只是淡定地将它抓回笼子继续饲养。

难得有顾客点东西,结果她漫天要价,顺口来一句“伦敦就是物价高”,甚至还说没零钱,贪图这点小便宜。当有人询问店里是否有义大利烩饭时,她谎称有,随后就到超市买了一份快餐,到微波炉里热一热来冒充。

女主很抠门,不讲情面。当姐姐来店里看看,顺便要了份面包,夹了两片番茄,她也不忘记宰一把。她就是这麽做生意的。

女主还有个怪癖,就是喜欢随手拿别人的东西,拿姐姐的衣服,拿继母的雕塑,拿约会对象的钱,甚至还拿姐姐家的卫生纸。

女主还很毒舌,很少顾忌别人的感受,常常冷嘲热讽。她和姐姐很少见面,有一次两人相聚在一次女权演讲会上,她因一点小事对姐姐曾经喝醉酒做的丑事说个不停。


图片|来源

有一次,她急忙跑去信贷公司为咖啡馆贷款,出了一身热汗。她以为毛衣里还有一件衣服,脱到一半才发现只剩胸罩了。贷款审批员以为她要诱惑自己,女主就直接来了一句:我没有勾引你,你看你长得那样。


图片|来源

而实际上,女主在与男友分手后的确四处勾引别人,挑逗男顾客,勾搭计程车司机,坐在马桶上,盘算自己有哪些约炮对象。一旦有男人搭讪女主,她就激动地不得了。无论对方长得多丑,年纪多大,她都精心准备,可说是来者不拒。

性观念开放是一回事,但另一方面,女主还鄙视真情。有一次,女主在公车上被一位挤眉弄眼的男人搭讪,她开心地给了联系方式。当她出来和他约会时,羞涩的男人对她示爱,想要和她谈恋爱,她不仅不领情,还不屑地骂对方可悲。

此外,女主还是一个重口味又非常闷骚的人。有一次,男友用她的电脑想查一件衣服的讯息,结果发现她的搜索栏中全是“变态、乱伦、大屁股、颜射”这一类词汇。

这就是绰号为“Fleabag”的女主,活得邋邋遢遢,又肆无忌惮,无所畏惧,不在乎社交关系中的惯常礼节,随心所欲,心直口快,像是一把刀子,将人们视为正常的生活划得支离破碎。

我一定不能让你们知道 其实我需要你们

选择了如此特立独行,那也要面对由此带来的种种困难——生活有时好像就是为了让人学会低头,学会承认自己的无力——可即便是在这些时刻,强悍的女主也不愿向别人展露自己的窘迫。

她一个人开咖啡馆后,需要运作资金。当贷款失败,她想到向富裕的姐姐借钱,但是她酝酿了很久,难以开口。而当姐姐看穿了她的心思,主动问她是否要借钱时,女主立即否认——毕竟被别人看穿是一件多麽不酷、多麽窘迫的事情呢。

姐姐又关心地问起咖啡馆的情况,她谎称一切都很好。当两人要离开,姐姐想要给她一个鼓励的拥抱,结果女主以为姐姐要打她,迅速将姐姐伸出的手臂挡开,退缩两步,还打到姐姐的脸。她说以后不要随意抱她,自己根本不需要。

后来姐姐在店里看到了负债的信件,女主仍旧是一副“我很好,不管你的事”的态度。既然如此,姐姐当然不方便硬要帮忙。

明明非常需要这笔钱,但女主为了不在姐姐面前丢脸,强装着。推荐阅读:致爱里的疮疤!《花甲男孩转大人》:就算会受伤,也要去爱

女主对待爱情的态度也是如此。她很喜欢男友,但总展现出一种你对我来说可有可无的样子,很不体贴。

做爱时,男友无法满足她,她就直接推开他自慰起来,还在男友身旁看着欧巴马的演讲自慰,男友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对待,就提出了分手。


图片|来源

分手时,男友有个习惯,要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拿走,顺便将女主的房间打扫一遍,试图擦去自己的痕迹。女主开玩笑地说,当家里需要打扫卫生,她就用分手来解决。因为她觉得,两人过几天就会来复合的,有恃无恐。

没想到,男友真的要彻底分手了,女主苦等无果,想要复合,但男友已找了新女友,不愿回头。这时,她才后悔莫及。延伸阅读:明明很爱他却口出恶言?13 张图表带你理解萨提尔冰山理论

后来,女主又通过约炮认识了一个帅哥,时常联系,还带他见过家人。家人对帅哥连连称赞。慢慢地,女主有些喜欢他了。当帅哥说自己可能爱上了一个人,女主就开心地以为是自己。可惜的是,帅哥最后说的是,他不愿再和女主保持炮友关系,因为他要对另外一个女人负责。

女主听了很伤心,但她怎麽会展露内心的感受呢?她只是若无其事地撒谎,说自己的前男友随时都能回来,让帅哥不必为自己担心,还为他祝福。当他走了,女主才卸下伪装的笑容,黯然神伤。

看到这里,你应该已经发现,这位女主几乎从不袒露那些可能会让自己显得虚弱的感情。别人看穿了她,想要帮助她时,她甚至将这种帮助视为对自己的怜悯,而不愿接受。

她假装自己的生活风平浪静,暗地里又为自己的无力感到羞耻。越是身边联系紧密的人,她越要在他们面前展现出强者的姿态——“我不需要你们”,在她下意识的心意里,似乎觉得,不需要别人,才是强大的一个状态。

这当然是一个错觉。很多人都以为,帮助别人是拉近自己与对方关系的途径。这没有错。但接受某个人的帮助、向某个人寻求帮助,也是让你们之间建立情感连结的重要途径,因为对所有人来说,知道自己是被人需要的,都是一件愉悦的事。

当你把你无助的、软弱的、甚至狼狈的一面放在一个人面前的时候,你们之间的距离是史无前例地近。那一刻,有很多讯息都得到了传达,比如你对对方的信任,比如对方也可以同样的把自己交付给你。而如果你始终不会这样做,可能说明,这段关系更多关于你和对方之间的权力竞争——我不能是两个人中更需要对方的那个人——你需要这种“赢”的感觉,甚至超过你需要他。

但这很容易会令人作茧自缚,它只会造成你与他人之间更多的隔绝。最后你很可能会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需要他的事实;对方真的认为我们不需要而不再给予,我们又感到委屈和孤单。

无法示弱,也无法接受他人示弱的一家人

当我们在剧中试着为女主的这种矛盾而纠结的人生寻找原因时,我们发现她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之中:不懂得向他人示弱,也不懂得如何对待他人的示弱。

先说说女主的父亲。有一天,女主终于无法按捺糟糕的心情,在淩晨两点跑到父亲那儿寻求安慰。父亲问她怎麽了,她在门口支支吾吾,终于说出了憋在心底的话。她觉得自己贪婪、堕落、自私又冷漠,痛陈自己活得很糟,希望能从父亲那里获得一点人生智慧。然而,父亲只是冷漠地回了一句:你这是随你妈。

父亲叫车催她回去,还不让她上楼。因为他在妻子死后又再婚了,女儿们和继母关系不好,他想尽量避免冲突。实际上,再婚后的生活不开心,新妻子控制欲很强,他害怕惹她生气。有一次,他将食物打翻在地,想赶忙捡起来,生怕被妻子发现。


图片|来源

在新妻子的展览上,女主将酒杯摔碎故意捣乱,惹怒了父亲。他痛斥女儿的幼稚,声称自己过得很快乐,自己值得这样的幸福。接着,他就跑到路边偷偷哭泣。当女主出去遇见父亲,两人难得聊起了人生,有和解的迹象,而当女主的继母走过来,父亲又立刻严肃起来,让女主赶紧离开。

父亲为了维持当下看似美满的生活,不愿向更真实的沟通中迈出一步,又将自己的痛苦和脆弱掩盖起来。而女主的姐姐也是这样的人。

姐姐为了维持成功、有教养的形象,有时连个脏字都不敢说。她的老公奔放大胆、满口胡言,她不敢带他会见朋友,而且老公在外面不检点,夫妻关系并不好。有一次,女主的姐姐在开车时受了刺激,心中积累的压力一下子奔涌出来,开始痛哭,随即又压抑回去,对着女主说:我很好。

她也总是隐藏自己真实的需求。她和老公很少有性生活,但自己本身对性很有需求,女主在姐姐过生日的时候买了成人用品给她,她却否认自己需要。即便是后来,两人住在一起,女主发现她随身携带着成人用具,姐姐还是尴尬地不愿承认。 

后来,姐姐获得一次很好的晋升机会,去芬兰做高管。女主鼓励姐姐离开这里,离开她那不美满的家庭,还说出了姐夫曾在聚会上调戏自己的事实。然而,姐姐犹豫再三还是留了下来,不但相信丈夫没有越轨,还痛斥妹妹说了谎。她这麽做,只是为了维持一个完整的家庭形式。她不愿离婚,不愿承认自己犯下了一个人生错误。

这样的一家人都在疲惫地维持表面上的美好生活。让生活看起来正常有序的开展,假装自己过得很好,对他们来说是如此重要,以至于他们无法接受自己或别人对这样的生活加以拆穿。

当陷入困境,家人本应是最值得信任的人,最应该寻求帮助的人,结果这一家人,因假装幸福而不愿对彼此坦诚,最后变得隔阂重重。

当女主想要找人倾诉时,她最先想到的不是家人,而是死去的闺蜜。即便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她也比在家人面前更容易流露真情。推荐阅读:王小苗专栏|我们渴望被爱,也渴望被爱的是真实的自己

但其实,一个幸福的家庭并不在于其中的每个成员时时刻刻都过得体面——生活里始终会有狼狈不堪的时刻,这是一个谁都无法拒绝的真相——而在于当有人陷入困境时,家人之间能够坦诚、理解,会是彼此最坚定的支持。


图片|来源

像女主这样的家庭不在少数。其实我也没有完全想明白,为什麽对有的人来说,对别人说“我需要你”会是这样一件充满羞耻感的事情。为什麽他们必须要以“无懈可击”的强硬姿态展现在人前。他们想让别人、更想让自己相信,自己的身上没有软肋。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我——为了维持这个虚幻的信念,他们不惜把所有人推出去。

可能归根结底,这些人的世界里,不曾体会过“信任”这件事。他们看起来是无法信任别人会尊重自己的脆弱,不相信他人会对自己的需要给出善意的回应;本质上,他们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能够是一个为人所爱的人。推荐阅读:【为你点歌】不是不相信爱,是不相信自己值得被爱

你觉得呢?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