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本是人人称羡的医师娘,意外发现先生外遇之后,人生变得分崩离析。且看她如何修复支离破碎的心,找回失去的自己。

W 小姐与前夫是大学时的直系学长学妹,他也是她的第一位男朋友。而当这段关系长跑 12 年,终于走到结婚这一步时,未来的先生是医师,加上公婆明理大方;W 觉得自己是全台湾最幸福的女人。

但 W 没想到会在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发现先生外遇。“我以为那时候的一切都是按照我们的计画在进行的,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试着问出原因、试着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对方只希望一切赶快过去,不再提这些事。

可 W 越问不出来越慌,起伏不定的情绪引发无数的争执。在抽丝剥茧的过程里,翻出来的事实,让两个人的关系伤痕累累。当揭露出来的故事越多,W 就越不知道怎么看待眼前的人。“我觉得我不认识他了。”W 不知道他讲出来的话有多少真实?她不再跟他讲什么话了。

W 说:“可能我们都太年轻,不知道怎么面对处理这种事,错失了最好的修复时机,也用错了方法。……修复关系真的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要觉得女生问题都是找碴,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拖了两年,清理不干净也下不了决定。某天 W 意外发现第三者送先生的礼物放在公用的橱柜里,打开盒子看见署名和日期,最后的希望瓦解。“他说他们已经分手了……”W 一夜未眠。

W 去看了心理谘商,哭了一场。决定提起诉讼。


图片|来源

从发现先生外遇到委托律师完成诉状,W 小姐身边的人主要分成了两种声音。

W 的妹妹们心疼姐姐的遭遇,力主离婚并采用强硬的手段抗争到底。她们对于姐姐迟迟没有作为,有时也感到气愤。但是总有太多事情要考虑,W 不希望自己仓促行事,后悔终身。

一部分的人则力劝 W 不要离婚,要为小孩想。只要先生继续拿钱回家,W 做好自己的事,谁也不能赶她走。婆婆更是多次劝W 放下,否则会把先生越推越远。“你一个人不高兴,搞得身边的人都不高兴。”、“你自己放不下,没人帮的了你。”

可是 W 已经不想要这个男人了,也不想守着所谓正宫的名义。与她结婚的是那个曾经真心爱她的人,心不在,维持这个家有何意义?“婆婆的态度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人……,只有她的小孩、孙子重要,媳妇只要维持全家人的完整就好。”W 无法理解什么才是“完整的家”。更何况这种相处关系,夫妻之间没有真心,只剩猜疑和失望。孩子不会察觉吗?孩子要怎么理解何为“家”?

在众人意见南辕北辙的状况下,一位深交十多年的大学同学 L,成了少数平静回应,也平静了 W 的人。听完整件事情以及可能的决定之后,朋友 L 回应:“如果觉得要离婚就离婚。你一直都是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想好了就好。”这样的陪伴,给了 W 小姐相当大的支持。 

发现第三者送先生礼物的那一周,W 小姐去看了心理谘商。才了解自己一直以来如此地压抑是为了什么。

身边有那么多人告诉她该怎么作,只是那些都是从“正宫”、“妈妈”角色出发的建议,众人看着 W 却也对 W 视而不见。好像当一位女性结了婚、有了小孩,她只剩妻子或母亲的身份,“自己”已经在众人的视野中消失。

“大家在意的都是家庭的完整、小孩的未来,但没有人真正在乎我的感受。”W 泛着眼泪。

“在这段过程中,我已经失去自己很久了,我想要把自己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