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视历史剧《傀儡花》(暂名)于 12 月 9 日释出第二波卡司,其中包含吴慷仁、雷洪、夏靖庭、黄远四位金钟影帝。


图片|公视 提供

公视史诗旗舰剧《傀儡花》(暂名)现正拍摄中,由温贞菱、法比欧、周厚安、查马克・法拉屋乐、雷斌・金碌儿及余竺儒参与演出,剧组 9 日释出最新人物剧照,正式宣布吴慷仁、黄健玮、雷洪、夏靖庭、黄远、张玮帆、郭芷芸加入演员阵容,引起热议。金奖导演曹瑞原继《一把青》后,再度接下艰钜挑战,曹瑞原表示:“演员们长途跋涉来屏东最南端拍摄实在不容易,其中吴慷仁、夏靖庭、黄健玮是再次合作,感谢他们来力挺,这7位不论资历,都是一时之选,在屏东的拍摄结束之后会移动到台南,又是一轮新的挑战。”(推荐阅读:“只要座标在,人生就不会迷航”专访《一把青》女主角杨谨华、天心、连俞涵

《傀儡花》(暂名)第二波卡司网罗 4 位金钟视帝吴慷仁、雷洪、夏靖庭、黄远同台演出,曾以《麻醉风暴》系列深受瞩目的黄健玮也加入,以及透过演员甄选活动脱颖而出的前 HBL 原民球星张玮帆和排湾族女孩郭芷芸,7 人剧照一出立刻引起网路热议。剧情改编自陈耀昌医师同名原着小说,以历史上 1867 年美国商船“罗妹号”(Rover)在恒春半岛南端外海发生船难事件为主轴,描述船员登岸求生因误闯原住民领地遭戫首,美国驻厦门领事李仙得奉命前往调查,而后与琅峤十八社大股头卓杞笃(Tou-ke-tok)签署和平盟约“南岬之盟”的故事。(同场加映:远赴约旦拍片!专访《麻醉风暴 2》导演:要做,就做不同格局


图片|公视 提供

吴慷仁饰演刚接下父亲棒子的社寮头人“水仔”,为了部族生存,常于闽、客、部落间角力与调解,“罗妹号事件”发生后面对外部威胁担心受到波及却又无从脱身、无力反击⋯⋯。吴慷仁看待恩师曹瑞原,敬佩他是个相当有抱负的人。

“一开始的初衷,就是来帮导演忙,没想到角色这么难,拍摄状况比《一把青》难 10 倍。”

他坦言这不是个“好看”的角色,无论在表演上或样貌上都是,“我不知道怎么去演绎那个时代的人,只好身体先去了。”他在进组开拍前半个月激烈减重,体重从原本 70 公斤一路掉到快 59 公斤,每天狂晒太阳让自己黑了又黑,他也故意驼背,驼到让身体自然而然形成一个“问号”形状,每次一到片场就先抓地下的土,他表示:“这样让手指甲里的黑跟脏是最自然的,在杀青前我的指甲缝从没干净过。”

吴慷仁印象最深刻,开拍前曹瑞原导演曾告诉他,“这个角色有趣在于,他是一个人,一个生活在那个大时代的小人物。”吴慷仁的戏一杀青后,回台北的第一个通告就是参加“公视电视募款”,号召民众捐款挺公视制作更多优质节目。


图片|公视 提供


图片|公视 提供

剧中的闽、客头人(首领、领袖之意)由雷洪、夏靖庭担纲演出,雷洪饰演恒春半岛最大的汉人聚落柴城的头人“朱一丙”,个性老谋深算,与饰演保力客家庄头人“林阿九”的夏靖庭因水源问题时有纷争。

雷洪首次与曹瑞原导演合作,开心说道:“我们见面只聊一下子,他就肯定我了。”台语流利的他,为符合时代感,重新调整学习腔调,他也称赞导演很细腻、要求完美,合作愉快。

而夏靖庭本身是外省与客家联姻的第二代,坦言对自己母系的母语客家话其实并不熟悉,因此从头开始学客家语,对手吴慷仁爆料,“有一次语言课,夏哥先,再换我,我在旁边听,心想他完蛋了,结果开拍后他客语变得呱呱叫,对戏从不落词,非常厉害。”

夏靖庭透露:“每天必做功课是将剧本里的台词以客家话朗读一遍,以维持语言的熟练度。”三位金钟视帝在剧中有多场暗潮汹涌的对手戏,互飙演技,吴慷仁打趣形容:“雷洪大哥光坐在那边就很像奸商,他是伪君子,我是真小人,夏哥就是疯子。”盛赞两位前辈的功力。


图片|公视 提供

黄健玮饰演台湾镇总兵“刘明灯”,他继《一把青》后与曹瑞原导演再合作,他表示:“当时只客串一天,就很过瘾,这次再次感受到曹导是一个拥有强大意志力的人,令人佩服。”

剧中刘明灯在“罗妹号事件”发生前一年到台湾任职,治军严谨,谋勇兼资,因为角色必须会骑马,黄健玮先在台北接受了 10 堂课的训练,但他还是没信心,无法让马跑起来,“本来以为骑马戏可能要用替身上场了,但到了恒春之后,在马术极佳的法比欧带领下,让我终于能让马跑了起来,十分感谢。”而之后所有的骑马戏他也都亲自上阵演出。

刘明灯将军是剧中权威的象征,黄健玮为角色增重了 15 公斤,到达人生从来未及之处,“一开始很有趣,因为形象完全改变,但后来满痛苦,觉得沈重,虽然不至于影响行动,有时候也不甚方便。”


图片|公视 提供

黄远演出故事主人翁蝶妹的弟弟“阿杰”,个性敏感,对自身客家与原住民的混血血统,在认同上不时困惑,因缘际会重返部落,更参与“罗妹号事件”从危机化为转机的过程,从迷茫中逐渐成长。

现实中,黄远有一半的排湾族血统,与曹瑞原导演第一次合作,他认为曹导是一个做事情很精准的人。开拍前为了将体态控制到跟角色接近,他体重减了 7、8 公斤,“就是让自己在一个没吃饱饭的感觉。”

此外,拍摄前他努力上排湾族语课,也提早进到屏东恒春做准备,“藉由这次学习到族语,才对族语有更深入的了解,透过拍摄跟大自然接触,非常开心。”他也自曝,虽然在大自然中很自在,但其实很害怕蚂蚁、蜘蛛、蜜蜂、蛇⋯⋯等昆虫,他最难忘一场受伤戏,头做伤妆有血浆,躺在地上时引来很多蚂蚁,当下佯装镇定,其实内心超级紧张蚂蚁会爬上来。


图片|公视 提供

第二波人物卡司也惊喜出现两位清新面孔,前 HBL 球星张玮帆饰演“朱雷”,张玮帆是道地来自屏东牡丹乡排湾族的原住民,曾参与《High 5制霸青春》偶像剧演出,从小在城市中成长的他,一直想要更深入了解自己的原民文化、语言与故事,参加甄选当天,他穿戴整套的排湾族服,果然给曹瑞原导演留下印象,能够参与演出令他感到非常兴奋又开心,“虽然不是第一次演戏,但这次在揣摩角色上要做足许多功课和发挥想像力,是很大的挑战。”(延伸阅读:生在台湾的我们,够瞭解台湾的历史吗?


图片|公视 提供

另一位从甄选中脱颖而出的郭芷芸,则饰演蝶妹与弟弟阿杰的母亲“玛祖卡”,毫无演戏经验的她,光是“在别人面前表演”,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挑战,“更何况我还要开口讲话,一紧张就会发抖、耳鸣,其实拍摄期间我一直在耳鸣状态。”不过纵使再多的不适应,她也克服了过来,郭芷芸表示:“谢谢导演给我们有这特别的机会参与,让我们为自己流的血液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