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是衰尾查某”“没有结婚不是罪过,但是她因为没有生过小孩,不知道这个心。”总统大选将近,对手在攻击蔡英文时,屡次发表性别歧视言论惹议。政坛的性别歧视为什么这么常见?女性政治人物在从政时有何困境?性别观察,带你细细剖析。

距离 2020 总统大选,只剩下 26 天,社会对候选人的关注度逐渐提高,政治也成为网路上讨论声量最大的话题。现任总统蔡英文投身这次选举,盼能连任。

当初在 2016 年,蔡英文以得票率 56% 顺利当选总统。作为世界第 19 位女性领导人、台湾第 1 位女总统,蔡英文打开民众对于政治人物的另一种想像。

现在女性什么都可以做。总统可以做,三军统帅也可以做。

蔡英文

事实上,全球最年轻总理桑纳・马林 (Sanna Marin) 上周才在 12 月 10 日宣誓就职。除了她本身是一名女性,即将由她领导的联合政府中的五个党派,也都由女性来担任党内领袖。此外,2019 年,女性更在芬兰议会占比 47% 。

延伸阅读:“平等,是所有事情的基础”芬兰最年轻总理桑纳・马林的女性领导力

我们不需要被别人定义。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坚持投入,你就是自己的女一。

蔡英文


图片|来源

当愈来愈多女性投入政治领域或站在领导位置,我们能看见女性影响力如何改变世界。然而,在现代社会中,女性政治人物仍然常遭性别歧视与性别刻板印象对待。

“没有生过小孩,不知道这个心”政坛的性别歧视

2019 年 12 月 12 日,国民党副总统候选人张善政表达对新住民健保的意见时,提及竞争对手蔡英文:“不好意思说蔡英文没有结婚,没有结婚不是罪过,但是她因为没有生过小孩,不知道这个心。”

此话一出,立刻惹议。根据自由时报报导,蔡英文竞选办公室发言人林静仪认为,张善政应该要向全台湾所有男性、女性都道歉,他言论不仅歧视没有生育的妇女,也歧视没有生育经验,但是有照顾孩子能力的男性们。

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杨世光说蔡英文“没资格谈下一代”:为何人们总是纵容性别失言?

至今,部分人仍抱持着“女性就该结婚生子”迷思,否则她就可能被视为另类。

何以蔡英文没有结婚生子,就无法同理母亲呢?难道每一个男性政治人物,也都有育儿经验吗?

“你成为父母,不代表你能自动理解其他父母。如果你已婚且是双薪家庭,要理解单亲母亲的生活,你还是得拥有同理心。”
“Being a parent does not automatically mean you will understand even other parents. You will still need empathy in order to put yourself in the shoes of a single mother living on benefits if you are married and running a house on two salaries.”
—— 英国知名政治记者 Isabel Hardman


图片|来源

这样的批评与观点,也反映了某种程度对于女性政治人物的粗浅理解与粗暴。蔡英文没有生育小孩,但不表示她不懂得尊重小孩或对此事毫无理解。

2019 年,分别发生两起温馨小事。 7月时,一位家长希望蔡英文能在女童衣服上签名留念,蔡英文认为应该经过女童同意,展现对孩童的尊重;又在 11 月 2 日,一位小女孩亲手绘制卡片送给蔡英文,蔡英文不愿意给记者拍摄,只说“我自己看就好”,引来网友赞赏。毕竟,面对年纪小的孩子,大人经常忘记尊重二字,蔡英文却仅记于心。

结婚或生育选择,从来都不是评判一个人具有同理心或工作表现专业与否的标准。

女性政治人物困境:没有成家,可以治国吗?

张善政的发言,强化了对女性的性别刻板印象,也能从中看出性别迷思。

蔡英文没有结婚、没有生子、没有“成家”(等等,谁说单身一人、与猫狗同住就不是家?),依然可以治国。

在《这是爱女,也是厌女》一书中,就提及女性从政的双重困境。“女性政治人物,必须表现出阳刚的特质(果断与不畏冲突)的特质,但这种所谓的领袖特质又被视为是性别角色上逾越与不自然的;但若不具备这些阳刚特质,又被认为不具备领导特质。”

简单来说,在社会主流价值观下,“男性性别角色”与“领袖角色”特质相同(自信、主导、野心);“女性性别角色”却与“领袖角色”特质相反,导致女性从政或担任领导人时,容易陷入双重困境。

从 2018 下半年至 2019 年末,我们已经在政坛上亲眼看过许多针对女性的性别歧视言论。

推荐阅读:【性别观察】从“后宫”到“政治淫妇”,政坛何时摆脱女性噤声与性羞辱

  • 2019 年 11 月 21 日: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将台湾比喻为“小姐”,和中美日关系为“坐在桌上打麻将,三个男的跟你打”。
  • 2019 年 6 月 4 日:辜宽敏说蔡英文“可以退位当‘国母’,让年轻男孩继承。”
  • 2019 年 4 月 26 日: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郭台铭说妻子是后宫,“后宫不要干政”。
  • 2019 年 4 月 26 日:作家吴祥辉说蔡英文是“政治淫妇”,将其定义为:“公然出卖党提名的同志,公开和党的竞争对手勾搭,十足的政治通奸者”。
  • 2018 年 11 月 17 日: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影射陈菊是“肥滋滋的大母猪”。
  • 2018 年 9 月 19 日:新北市市长侯友宜对女性主持人说:“年轻妹妹,你长得不太安全”。
  • 2018 年 8 月 4 日:高雄市市长韩国瑜说“男人以天下为家,女人以家为天下” 。
  • 2018 年 8 月 1 日:台北市市长柯文哲,说〈一日幕僚〉影片点阅率破千万点击,可以让幕僚“学姊陪吃饭”。

“裙装”经常是对女性的集体想像,从洗手间标志可见一斑。而辜宽敏说:“穿裙子的不适合当三军统帅。”更加彰显对蔡英文“性别身分”的歧视——因为蔡英文几乎从未穿过裙装。辜宽敏批评的,不是蔡英文从事政治工作的所作所为,而是她的性别。

“性别歧视的意识形态通常包含了各种预设、信仰、理论、刻板印象,和广泛的文化叙事,透过某些方式来呈现出男女大不同,而如果这些不同为真、被传诵为真,或是至少可能为真,便会使得理性大众更倾向于支持、参与这个父权逻辑下的社会框架。”——《不只是厌女》。凯特・曼恩。

当政治人物公开明白地发表性别歧视言论,不该以“失言”二字轻松带过。个人的即政治的,性别始终存在于日常生活中。

如果连蔡英文总统都会因为自己的性别身分,遭受他人批评,那么普通女性在生活中有多常受到性别歧视,也就可想而知了。

希望有一天大家叫我总统,而不是女总统。性别,不应该是评判个人表现的决定。

蔡英文

从蔡英文的例子来看,一位女性元首或领导人,是否必须更不能出错、更符合大家的期待,才可能获得原本就应得的尊重?期盼有天,我们终于可以拿掉歧视的视角,还给女性元首一个公平的对待。

当台湾出现第一位女总统,确实意味着性别平等往前一大步,但仍远远不够。希望未来在台湾,女性投入政治领域、成为领导人,都不再是会被拿出来大作文章的“异象”。就像芬兰内阁一样,让更多女性有机会在政治场域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