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失能家人可以被取代,甚至改成完美的订制商品,那么真实的他们,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图片|来源

(阅读上篇:陶晶莹专文|婚后生活,经常让我想起与先生初识的日子

文|陶晶莹

如果失能家人可以被取代,

甚至改成完美的订制商品,

那么真实的他们,

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可欣到家的时候,海宁和孩子们也都刚刚回来,虽然已经不用张罗晚餐,但她还是不想错过那一进门的拥抱时间。即使拥抱越来越短,也越来越敷衍。

儿子先冲上来抱了一下可欣,然后边大叫“快点上线”就匆匆离开,女儿面无表情地例行公事抱了一下就去打开电脑,海宁排第三个几乎要撞到女儿,匆匆在可欣脸上亲了一下便戴上 VR 眼罩,然后,他们三个就离开了。

所谓的离开就是,人在心不在。

老公和儿子沉迷在线上游戏,女儿神祕地不断更新密码,流连在社群网站,然后,客厅里就只有他们偶尔传出的尖叫声和咒骂声,可欣就这么被晾在一旁,看着她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家人。

可欣也不是全然不爱这些科技产品,毕竟,自己大部分的家务都被机器或 AI 代劳,生活的确方便了不少,个人时间也多了起来。但是家人的喜好各有不同,分别栽进不同的虚拟世界,一去不回头。 渐渐地,没有了共同的话题、没有互动、没有晚餐时间分享一天的生活,更没有心事的交流、眼神的接触。

过去家人们出门上班上课,可欣都会在门口一一拥抱他们,左脸亲一下、右脸亲一下,然后说声:“妈妈爱你!祝福你今天开心。”而对海宁,可欣会用力地拥抱他,然后深吸一口他的气息,说:“希望你今天好好的。”是一个爱的仪式,也是一个开启美好一天的习惯。

后来,孩子们赶着上课,渐渐对亲吻拥抱不耐烦,自然而然便省略了这个动作。

可欣在一次积怨已久的大爆发后订下了家庭规范,希望大家至少回到家要打声招呼或拥抱,虽然那次规范的更多,像是全家人每天一定要在饭桌上一起吃晚餐聊天一个小时—后来变成半个小时的心不在焉,或是孩子说今天有小组报告要上线讨论,又或者老公要加班赶不回来吃晚餐等等各种藉口给莫名取消—可欣已经习惯了被忽略、被呼拢、被消失。

她曾经尝试找乐子,试着追剧。

什么爱情偶像剧、宫斗剧、历史剧、悬疑剧,日夜颠倒不停地追,那些浓烈的爱恨情仇啊尔虞我诈的,确实可以调味生活中的平淡,但是眼睛越追越酸,而且老是坐着一动也不动,筋骨都要生锈了。

可欣结束追剧时,海宁很紧张地替她找过下一个打发时间的兴趣,与其说是为了可欣,不如说是为了他自己。因为海宁知道,只要可欣有事做,他和孩子就可以放心大胆地玩任何他们想玩的。 于是,可欣试过 VR 钓鱼、健身、球类对战、跳舞,一开始是挺好玩的,但后来她发现自己只是在客厅中央戴着眼罩手舞足蹈时,又觉得无聊了。

她怀念以前全家一起去露营野炊看星星、一起去钓真正的鱼、一起去看电影或音乐剧,回家的路上还能讨论剧情,或是讨论下次是否应该再多买一份爆米花⋯⋯ 有一次,海宁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似地,拿了一个新游戏软体给可欣:“亲爱的,有救了!”可欣好久没有看到老公如此开心了,她好奇是什么新玩意儿又能救什么,救他?还是救自己?或是救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