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是成败与否无法知晓的领域。女人迷新作者陈韵如谘商心理师,教你拿出踏出第一步的勇气。

文|陈韵如谘商心理师

一切都从走入未知开始,但如果不敢走进去呢?

以前,我不太允许自己逃避,所以无意识中逃走的力道就很强,又因此往往会在失控的状况下出现,然后就会进入自我厌弃、压迫压抑的无限循环。

于是,当个案“不想改变又痛苦”的时候,以前的我会无意识地感到焦虑,这个希望能变好的期待不小心就会减少对他的宽容,正如我无法对待这样的自己宽容。

改变意味着走入脆弱与未知,改变意味着走入混乱中,改变也意味着希望与可能性。

而我最近关于逃走这件事有了新的看法。

那天,个案纠结着问我,每个人都这样告诉我,可是我就是不想改变。

我在那个当下感受到的,是对她的心疼。我看见的是,“如果不知道改变后是不是我想要的,要我如何承受这个改变呢?”(推荐阅读:27 岁再开始放弃,会需要多大的勇气?


图片|来源

改变意味着走入脆弱与未知,改变意味着走入混乱中,改变也意味着希望与可能性。

如果对自己内在拥有的力量、资源、信任质疑,能否存活都不确定了,又怎么敢踏出那一步呢?

就像冰雪奇缘 2 的主题曲《Into the unknown》,虽然听见了呼唤的声音,但还不确定非如此不可前,常常都会决定要忽略显而易见的征兆,因为担心改变的历程,也害怕改变后的结果,在习惯中要去打破原有的平衡,对于不确定即将面临的未知感到焦虑。

因为面对改变的不稳定性,未知就是走入混乱与臣服。

所以迷茫是正常的,恐惧也是正常的。

我在冰雪奇缘 2 中也看到这点,在困难中,别忘了运用你本身就拥有的资源,别一个人扛。

走进到未知里,其实也就是放掉原先预期的定义。

跟随着浮现的声音前往追寻,我们跟 Elsa 一样在探索着:我属于哪里?我是谁?

这个重新看待自己的过程中,我拥有什么可以协助我?

以前会对于过去的失败耿耿于怀,当陷入“就是因为自己做错了,才会失去某些事物的资格”时,对于失败感的指责力道是很强的,这个批判源自于:彷佛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延伸阅读:不确定焦虑:因为害怕,我宁愿主动选择坏结局

放下“非得这样不可”的预设,放开“我就是这样糟糕”的定义,可能也像 Elsa 一样,当那一道声音浮现的时候,对于已经熟悉的过去即将变化感到纠结与担心。

越是紧绷的这个时候,越是需要取得自己给自己的宽容。

想逃的时候可能就是需要拥有支持,才能够承受的时候。

我可以对待自己较为宽容,是从去年的一场大病后开始松动的。

去年我经历了脑血管破裂出血的重大伤病之后,在复健跟复原中,慢慢开始觉察到了这些原本不被我接纳的自己。

而接纳不完美,从承认自己可以做不好开始,从承认当时那个时空环境下的自己已经尽力了开始,从当时有时候我就是会挫折、就是没有办法开始。

逃走没关系,只要你想,随时可以再回来。

接受别人的帮忙没关系,因为,想逃的时候可能就是需要拥有支持,才能够承受的时候。

在经历疾病之后,我最大的体悟就是,勇敢并非不恐惧,而是带着你的资源,拥抱着害怕往前走。(推荐阅读:砍掉重练的勇气:不确定的未来,才是最棒的未来


图片|来源

所以,在冰雪奇缘 2 中呼唤 Elsa 的声音是什么?

对我来说,是真我的呼唤。

而真我随时都在这里等待你接近他,你不用担心他会不见,这个探索也永远不会停止,你只需要靠近自己,忆起你拥有的力量,然后走一小步,就够了。

我想,做为一个支持者,受伤的人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拥抱脆弱也依旧认真在活出自己的人。

受伤的人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拥抱脆弱也依旧认真在活出自己的人。

勇敢并非不恐惧,而是带着你的资源,拥抱着害怕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