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想要吃、喝明知道不该下肚的东西的同时,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呢?想要节制,也许首要之务是解决你的烦恼。

文|凡妮莎

前阵子整理我的书柜,意外发现了一本关于瘦腿、按摩的书籍,那大概是将近十年前,也就是我 20 岁左右就买的书。

我的人生,一直都很难摆脱“减肥”这件事。

回忆我的减肥史,大概从国中开始,就曾经抓着大腿边的肉,焦虑地想着如果这团肉可以消失就好了。随着年纪的增长,也试各种减肥法:诸如不吃淀粉、只吃烫青菜,或是只喝汤,还有有名的荣总三日食谱,各种运动法⋯⋯。

但是这些激烈的方法,从来都只是短暂让我的身体瘦下几公斤,只要回归正常饮食、或是稍微贪嘴多吃,体重就会立刻弹回来,甚至比之前的体重更重。


图片|《大饿》剧照

电影《大饿》教会我的事

最近看了电影《大饿》,女主角映娟,是一位体重 105 公斤的女孩,每天要面对的,除了因为身材而带来的各种歧视与霸凌外,更伤人的是母亲的不谅解跟嫌弃。

电影中,映娟不断的想透过各种方式向母亲讨爱,其中有一个片段,是映娟生日那天,亲自做了生日大餐,邀请母亲共渡生日,但是母亲残忍的失约了。

电影的下一幕,就是映娟买了盐酥鸡跟啤酒,在公园边大嗑垃圾食物发泄心中的情绪。

身材与食欲,不止是身体议题,也与人的心灵状态习习相关;当人的情绪及欲望无法被满足,潜意识会转化这股欲望,用其他的方式满足。


图片|《大饿》剧照

你有让自己软弱下来的时刻吗?

很共时的.最近的我也有很类似的体会。

如前文所说,一直在食欲与身材中苦苦挣扎的我,有一天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身上略为臃肿的身体:有别于松软的肥肉,我身上的赘肉是属于坚硬且扎实的。我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直觉的声音“压力胖”。

那一天,我与好友见面,聊起了我的这个困扰。聊着聊着,我的朋友问了我:“你这辈子有过让自己软弱的时刻吗?”我哑口无言。

她告诉我,在她几十年认识我的时间内,不管我遇到了什么挫折,总是会让自己快快收拾起情绪,继续接下来的人生,让自己尽快进入正轨。

失败了,感受挫败之余,马不停蹄地开始思考人生的下一步;失恋了,哭一哭擦干眼泪,封锁对方,不让自己有回头的机会。也许我的字典中,不允许存在“软弱”二字。


图片|《大饿》剧照

身体多余的脂肪,是为了代偿无法负荷的压力

我是长女,从小就被要求要做弟妹的榜样,在父亲过世后,更让我意识到我已不是个孩子,面对事情,要独立承担下来。

这样的日子,久而久之成为了习惯,内化在潜意识中成为了我的信念。与好友的谈话才让我惊觉,我总是将责任往身上一肩扛,甚至压力超出负荷了也没有觉察到。推荐阅读:催眠故事|不明原因的情绪浪潮,是身心提醒你该休息

这两年的自由工作者的日子,让我开始要为自己的收入负责任,于是乎我将所有的重心放在了工作的成长上。生存的焦虑、精益求精的压力,让我无法克制的想吃高热量食物来舒缓情绪,更不用说要腾出时间来运动了。

压抑的情绪,需要找个出口,所以身体接受到了潜意识的讯息,长出了更多的肥肉为我承担起无法负荷的压力。

觉察自己的身心状态 是与身体培养默契的第一步

关于身材的胖瘦,没有一定的标准。我想瘦下来,除了追求身材匀称,也希望自己的身体更健康,有了健康的身体,才有力量做许多事。

经此一课,我意识到自己容易承担过多,但人并非全能,适时的求救,除了能让身边的人有机会可以照顾自己;有机会付出,也能让人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我也开始对于自己的压力指数有所觉察,一旦发现自己没有动力运动了、或是又想吃垃圾食物了,可能就代表压力开始超支了,就学着向外求救,或是放过自己。

开始意识到要与身体培养默契,觉察自己的压力指数后,潜意识就像加饱了油,有了动力为自己的健康努力。

我开始在心里计画的时间内换上运动鞋,让身体动起来;为自己烹煮更加健康清淡的饮食。这一次,我打算慢慢来,不用激进的方式瘦下来,而是微调自己的生活型态,让身体慢慢的跟上。

目前操作下来,我大约瘦了 2、3 公斤,是个很好的开始。很高兴除了体重的下降之外,更重要的是,我离爱自己,又更近一点点了。延伸阅读:心灵牌卡|如何爱自己?找到适合妳的日常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