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刘柏君,今年 3 月,大家熟知她是台湾第一位棒球女主审,其实她现在更是努力在推广女子棒球。她很坚信,台湾人是有能力,将 NGO 的能量推广到世界。

刘柏君今年 3 月刚登上联合国纽约总部。

“我们都知道,一位女性要取得领导职位上有多么困难,我们不仅要好,还被要求比其他人更好。”

这是她在联合国纽约总部上的演讲,直指女性困境。她成为台湾第一人,获颁国际奥会女性与运动奖世界奖座,被联合国肯定她在女性运动领域的努力,还在访谈中告诉媒体,台湾人可以回馈这个世界。接着刘柏君又马不停蹄地,投身在自己的多重志业上,到各地各大棒球比赛担任主审、又出书又演讲倡议、推广女子棒球、举办棒球营,在励馨基金会新北物资中心协助个案。

也许大家对她的印象还只停留在灵媒,或者是台湾第一位棒球女主审,但名号之于刘柏君,好似没那么重要,她总是默默做着自己想做的:推广棒球、支持女性运动培力,于是哪里有机会、有资源,就往哪里钻,这次在第四届世界妇女庇护安置大会,也是。

专访前,刘柏君才刚与性别倡议者 Eve Ensler、联合国基金会的人交流,哪些可以互相帮助的,彼此分享。她骄傲地说,世界跟台湾在做的事情很接近啊:“其实台湾的 NGO 能量很强。台湾人不管对公益、公义都非常热情,很愿意参与社会。”延伸阅读:专访 Eve Ensler:“父亲强暴了我,而我从未等到他的道歉”

以前的刘柏君,安静且坚定地做事,但现在,不能只是默默地做了,她很坚信,自己越是用力发声,就能鼓舞更多女孩,参与自己喜欢的运动。

我们有职棒,职棒里没有女性

1992 年,刘柏君因为女孩子的身份,被老师阻止打棒球,那一年她 13 岁;2008 年,她克服众多棒球界的性别歧视,成为台湾第一位全国性赛事执法女主审;到了 2018 年,她入选为富比士杂志国际体坛最具影响力女性。刘柏君不断在开创先例,挑战棒球界性别禁忌 ,为女孩子冲出一条更宽更深的体坛道路,她放眼世界,有正向改变,却也仍然存在巨大隐忧——工作权。

“棒球有职棒(编按:中华职棒),女生咧?去年世界杯女子棒球赛,台湾夺下世界第二,但是基本上选手们都没办法有固定职业。”她不解:“在台湾,你要她们以什么维生?”

棒球选手必须在糊口与技能培养之间挣扎,女性选手更甚,回到整个大环境,还是因为对女孩打棒球这件事不够认识。基础女子选手从培力到推广,各个方面需兼顾,要让大众知道:男生会打棒球,女生也该能打棒球,当知道这件事情很正常,越来越多人关注,就会开始注重女性选手权益。

“美国 1972 年有 Title 9 法案(编按:教育修正案第九条),当政府补助运动项目时,不得因性别而有所不同,比方说补助学校运动经费,用在女子身上的钱要和男子一样。”法案通过时,大众哗然,问女生哪有在运动?可是上行下效,一旦上层给予女孩机会,大家可以看见,美国不管是职业或女性运动,都有亮丽的成绩单。

刘柏君摆手说:“所以没有什么‘女生不需要’,是你没有创造友善的环境。”她相信,当社会愿意给予机会,便会有更多的女性投身运动。

回到台湾,刘柏君眼里有很多的冀望与恳求:“不管是培养优秀体育选手,将台湾展现给世界看,或像参加体育活动,拿下奖项,让国际看见⋯⋯其实运动是很好的,运动是可以超越政治的。”台湾因政治而外交受挫,然而她相信,运动会是另一种方式,突破台湾目前的困境。

我在做的事,不是为了帮台湾拿奖牌

综观台湾体坛,刘柏君是有些无奈的:“我们的体育比较奖牌导向,希望能有成绩。当然得到奖牌,是件欢欣鼓舞的事情。但体育的本质,是为了让我们成为一个更健康的人。”

她常开玩笑说,卫福部该要补助这些钱,因为运动让人更健康,就不会过度使用健保。玩笑背后,却也是事实,运动所带来的好处,不只身体健康,更有心理变化,包括成就动机、团队合作⋯⋯难以在课本上学习到的,运动中可以实践。

她曾与总统蔡英文直言,运动项目绝对需要政府来支持,并用长远计画思考,不能仅靠志工执行,或者让民间与国外资源联系:“我一直很困惑,为什么都是 AIT 和 UN 在找我们做,会觉得蛮无奈的。在台湾找赞助,我很挫折。大家喜欢少棒,一赞助就是办比赛。但鼓励孩子运动,不只有比赛,还要包含运动防护、要念书、要改变观念。”

打开台湾体育班行程表,除了打球还是打球,每年都有棒球季、每月都有棒球比赛,却缺少对普通教育的重视,不仅高风险,也对选手个人的生涯感到可惜。运动在台湾,如同一场赌注,拿时间赌,成了便台湾之光,输了便很可能被迫另择他路。

她更尤其强调女性选手:“所以我觉得我在做的事情,不是在帮台湾拿到奖牌,而是鼓励更多的女孩发展运动。”

有个女孩跟我说,她想当裁判

在职场上,女性往往会有轻看自己的状况,刘柏君点出,在棒球界亦是,所以女性模范存在极为很重要。

过去,我们对棒球界里只有男性身影,没有女性存在而感到正常,于是当一个女孩子想要打棒球时,往往会被以“没有女生在打棒球”的理由打发,正如 13 岁那年刘柏君听到的话。为什么我们会需要女性模范?她的存在,会让更多女孩知道,以性别为名的限制,并不正常,问题就在那里。而有了前例,更多女孩就会有勇气做选择、突破难关,她们会知道,原来女孩都能做到。

然而大家把自己当成女性模范,刘柏君讲起来有些别扭和不好意思。我说看到以前你在采访里,谈到这件事都有些拘谨,她笑着摆手:“以前会觉得,哎呀,只是自己喜欢,不要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就是:‘呃,我只是喜欢棒球而已,你们不要把我推出来’这几年我发现,自己是真的鼓励到孩子,就决定我要站出来。”

几年前,她在十二强战练习赛担任主审,当时国际棒垒特别做了一支影片访谈。一位日本女垒球选手看到影片后,透过脸书联系刘柏君,“她说想要成为跟我一样的棒球裁判。我跟她说,你一定做得到。”并且向女孩表示愿意给予装备帮助。

这位女孩叫佐藤加奈。2017 年,她与刘柏君一起在亚洲杯执法,2018 年一起在世界杯执法。

每一场执法赛事上,刘柏君的存在,对女孩来说都是一种鼓舞。某一年在釜山的世界杯执法,站完主审后,印度全队的女孩子拥抱住刘柏君;以及在 10 月的亚洲杯赛上,斯里兰卡的球员、教练还特别跑去找她合照。

“如果在场上愿意尊重女性专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一定能有改变。而这些都是潜移默化的,不是贴个标语对他说:去尊重女性。”她笑:“我原本以为我只是喜欢棒球,后来才知道,原来我站在那边,也可以帮助女性。”

信念就像灯塔,能推动一个人前进

刘柏君相信运动可以激发人动力,对女孩如此,对个案亦是。

现在,刘柏君在励馨基金会新北物资中心协助个案。她说,来到励馨的案主们,都已是千疮百孔,即便给予再多机会去面对伤口,还是很能让案主相信,自己能过更好的人生、值得被好好对待,“因为她的生命经历实在太苦了。”

所以她相信比起给予物资与协助,更为重要的是找到人的动力、活下去的动机,相信自己可以幸福、改善生活。她表示:“我认为这些动力,就是从运动来的。”

“当人有信念在那里,就像一座灯塔。你会知道辛苦只是过程,都会过去。就像案主,或许遭遇性侵、家暴,若让他相信自己是有希望的时候,会更有力量。我不是说经历的事情就不存在,痛苦依旧会在,负面情绪依旧在,但是至少她有动力。”

信念之于刘柏君,是屹立不摇,能够遥望,亦能抵达的终点 。运动的价值,她看得比谁都还透彻,于是过去选择默默推进,现在她期盼众声喧哗,因为该让人知道的,就不该沈默。

成为台湾第一位棒球女主审、作为台湾女性运动权益的推手,她知道,她不会是唯一一个。

编辑后记

我们在聊女性模范时,刘柏君告诉我,她小时候的 Role model 是释昭慧法师。

“在台湾文化里,尤其是作为比丘尼,她主张废除八敬法,完完全全打破我对性别的刻板印象。”她满是佩服说着。

“我看到她那么勇敢,为她觉得公义的事情发声,我曾跟昭慧法师说,看到她过去挺身而出,才真正感觉到‘大丈夫’三个字,只得是你的行为,而非性别。”延伸阅读:主持同志佛化婚礼,专访释昭慧:我的女性主义启蒙,是佛陀教我的

我想像两个敢言的人,谈性别,谈女权,是从不畏站在浪尖上,而在未来,或许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女性,做着自己想做的事。